臺北市
29°
( 36° / 32° )
氣象
2019-07-11 | 臺灣公論報

民進黨大陸政策演變評述

民進黨大陸政策演變評述

楊建英 劉穎 劉凱旋

一、民進黨大陸政策演變簡述

大陸政策從狹義方面來說,即兩岸關係的定位,屬於政治、法律層次範疇;而從廣義的層面同樣包括兩岸經濟、社會、文化等各方面的交流互動。由於前者起主導、決定性的作用,因此更為根本,本文討論的即為意識形態層面的民進黨大陸政策。

民進黨初創時期是“台獨”主張確立與升級的時期,大致可分為兩個階段:1986-1990民進黨台獨綱領確立;1990-2000由於李登輝成為臺灣地區領導人而進行調整。

1986年9月,民進黨突破黨禁成立,費西平當選首任黨主席,成為臺灣政壇上的一支重要力量。在成立之初,民進黨即在黨綱中明確提出“臺灣住民自決定”,“臺灣的前途應由臺灣全體住民,以自由、自主、普遍、公正而平等的方式共同決定。任何政府或政府的聯合,都沒有決定臺灣政治歸屬的權利。” 而1987年11月的民進黨一屆七中全會即將“自決”升級為了“人民有主張臺灣獨立之自由”。1988年“4·17”議文“臺灣國際主權獨立,不屬於以北京為首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反面條件的形式正式提出了“台獨”的主張。 經過一段時間的醞釀,民進黨五全大會通過“建立臺灣共和國黨綱修正案”增列“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臺灣共和國”條文,提出“依據國民主權原理,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臺灣共和國及制定新憲法的主張,應交由臺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選擇決定。” 這一“台獨綱領”的確定標誌著民進黨成為了一個名副其實的“台獨黨”。

在這一過程中,民進黨國內政治的發展空間也不斷擴大,作為臺灣唯一的反對黨,始終堅持著與國民黨所區別的大陸政策。但由於臺灣憲政體制的重大變革和“台獨”列入黨綱招致的臺灣社會強烈反彈,第二屆“國代”選舉的失敗,民進黨大陸政策20世紀90年代以來開始反省和調整。1992年第二屆“立委”選舉勝利後,為了走上執政之路,民進黨公佈了《現階段兩岸關係與對中國政策》檔,“一中一台”替代“臺灣共和國”淡化台獨色彩;1995年對“江八點”的聲明主張臺灣已經獨立;1988年“中國政策研討會”定位“堅持臺灣為一主權獨立國家”等都在堅持台獨的立場上,減緩了強硬態勢。1999年5月9月民進黨通過《臺灣前途決議文》,雖然主張全方位對話和經貿互惠合作,但將兩岸定位為“兩個在地緣上相近、經濟上互利、文化上共源的國家”,明確提出“臺灣並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片面主張的‘一個中國’原則與‘一國兩制’不適用與臺灣”等“台獨”七項主張, 在簡陋包裝之下依然可以看出明顯帶有“台獨”影子。

2000年陳水扁上臺,掌握了執政權的民進黨更加積極地、有計劃地貫徹落實其“台獨黨綱”,具體可以分為三個階段:

2002-2002新中間路線

2000年-2002年初,民進黨以“新中間路線”為主軸,避免衝擊兩岸關係。突出表現為陳水扁在就職演說中提出所謂“四不一沒有”,即“只要中共無意對台動武,本人保證在任期之內,不會宣佈獨立,不會更改國號,不會推動“兩國論”入憲,不會推動改變現狀的統獨公投,也沒有廢除‘國統綱領’和‘國統會’的問題。”對於“九二共識”陳水扁的態度雖然是多次否認,但提出可以擱置爭議、重啟共識;“小三通”也在這一時期完成了落地實現。

2002-2004大陸政策突然轉向

第二階段是2002年至2004年初,陳水扁的兩岸關係突然轉向,“台獨”的態度明確。最為典型的就是在“公投制憲”問題上,利用政權機器,以“公投捆綁大選”,陳水扁完成了“公投入憲”,完善實現“法理台獨”所需要的法律和政治體制;並將“臺灣前途決議文”上升到了民進黨大陸政策綱領性原則的高度,公然定位“一邊一國”。而隨著2004年大學的再次來臨,民進黨的大陸政策更加激進,將主軸定位為“一邊國”對“一個中國”的選戰,強硬表示“一邊一國民進黨的黨魂,絕不收回”。

2004-2008短暫中間路線後的激進台獨

第三階段是第二任期內的短暫中間路線到徹底拋棄,進入以“廢統”和“公投入聯”為代表的“急獨”、“激獨”階段。2004年泛綠陣營在“立法院”選舉中的失利給民進黨當局帶來了巨大的內外交困的壓力。

2004年5月20日,陳水扁在“就職演說中”被迫改變“公投制憲”立場,將其改為“憲政改造工程”,並將在卸任前為臺灣制定一部“合時、合身、合用的新憲法”作為新的目標。

2005年2月,會面宋楚瑜後發表“十點共識”,提出將“憲法”作為現階段發展兩岸關係所需要遵守的第一準則,並將繼續遵守“四不一沒有”的承諾,還表示要共同推動兩岸關係正常化、凝聚朝野政黨的共識、建立兩岸和平穩定架構,共同推動兩岸和平機制與法制化。在經貿、貨運便捷化,乃至全面三通。但“扁宋會”的共識還未得到履行,陳水扁又再次轉向“激進台獨”的路線。在2006年的元旦祝詞上,陳水扁公然將國家認同問題說成是“臺灣是我們的國家,並不隸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經貿關係方面也開始全面緊縮,改變了過去的“積極幵放、有效管理”的政策,聲稱“政府的角色必須積極負起管理的責任,能有效降低開放的風險。”2月27日,陳水扁終於正式背棄了“四不一沒有”的承若,終止“國家統一委員會”的運作,廢除了“國家統一綱領”。此後,其以“深化民主”、“展現自由意志”為幌子,繼續宣揚“台獨”,積極推動“憲改”和“加入聯合國”,以期實現“臺灣法理獨立”的圖謀。

在陳水扁執政八年後,民進黨又再次下野謝幕,蔡英文擔任黨首再次對政策進行調整。而這一時期也明顯表現出了選舉失敗後的保守到再次競選的改進與調整。

2008-2012蔡英文黨首四年

第一階段是2008年到2012年是蔡英文連續擔任兩屆黨主席,黨內部為了平息就中國大陸政策是否應該與時俱進之爭議時最終決定採取審查報備制,並反復強調“中國政策不是問題”。2009年3月,蔡英文宣佈,民進黨公職不得參加大陸的海峽論壇,民進黨執政時期擔任的政務官或“立委”的黨員也不宜參加,同年7月27日民進黨開除參加大陸兩岸論壇的許榮淑及范振宗兩位資深黨員。但同時,為了應對2012年再次來臨的大選,蔡英文也著手準備新的論述,2010年5月,公開表示“不排除在不預設政治前提的情況下,與中國進行直接並實質的對話,首度就此議題主動公開表態;9月17日,又表示兩岸最重要的是穩定。民進黨如果執政會“延續前朝政策”,“不會橫柴人灶”,這是蔡英文任職後最具善意的表態;2011年8月,民進黨又正式發表“十年綱領”首次系統全面論述兩岸議題,但不能忽視的是,無論如何反復,民進黨始終堅持的是逢中必反的態度。

2012-2016選舉主導下的有限調整

但2012年的選舉民進黨再次失利,黨內要求檢討兩岸政策的聲勢高漲。蘇貞昌擔任了兩年黨首,試圖對大陸政策進行改進,成立“中國事務委員會”使之成為黨內討論兩岸問題的重要平臺;在“中國事務委員會”委員會的框架下花費半年多的時間召開九場討論兩岸議題的“華山會議”,最後一場“華山會議”上,民進黨政治人物柯建銘拋出了“凍結台獨黨綱”的提議。但由於民進黨的“台獨”意識形態和蘇貞昌本人經驗能力的缺乏,大陸政策的調整並無實質轉型,蔡英文再次擔任黨首。2015年4月9日,在民進黨“中國事務委員會”第二次會議上,蔡英文正式提出,“處理兩岸關係的基本原則,就是‘維持兩岸現狀’,也就是維繫台海和平及持續兩岸關係穩定發展的現狀”;在多次否認“九二共識”的同時否認民進黨對“九二會談”的否認表現出了有限的調整。為了選舉準備,民進黨提出兩岸關係三原則,但12月22日“臺灣經濟發展論壇”中“不挑釁、不意外、維持兩岸關係穩定”與25日大選第一場政見說明會上,“溝通、誠信、不做選舉操作”表述的變動,也表明了“台獨”仍是根本的政策主張,緩和的表述僅是為大選做的包裝與欺騙。

二、民進黨大陸政策特點分析

縱觀1986年以來民進黨大陸政策的發展和演變,可以看出民進黨多年來政策思維具有一貫的立場,同時也出現了一定的演變,具體的特點如下:

(一)“台獨”立場是民進黨根本的政治堅持

雖然多年來民進黨內部出現了非常多關於大陸政策的新論述,例如此前所列舉的各個時期的“維持現狀說”、“四不一沒有”、“憲法共識”、“和而不同、和而求同”等等,這些論述提法不同,各有側重,但其共同點就是立足於“台獨”這一民進黨固有的政治立場,尤其是“一邊一國”這一核心的論述,無論是大陸政策趨於保守還是出現緩和,民進黨都沒有放棄這一根本政治堅持。例如2012年蘇貞昌當選黨主席的時期是民進黨大陸政策較為緩和的時期,公開聲稱,民進黨已有兩岸政策“目前需要調整的是態度與方法,而不是改變基本原則與價值”, 但就是這這樣的情況下,他依然多次申明不接受以“一個中國”為前提的兩岸和平協議。這一政治堅持是有民進黨黨綱決定的,是民進黨在島內政治生存最主要的依託,在此後的一段時間也不會放棄這一立場,因此這也成為阻礙與大陸互動的重要因素。

(二)民進黨大陸政策論述出現多元發展趨勢

雖然“台獨”仍是其最為根本的政治堅持,但在多年的發展中,由於民意的走向、執政權爭奪的需要等等,兩黨在政策上也有像中間靠攏的趨勢,民進黨對其大陸政策的表述和闡釋也更為多元和靈活。最為突出的就是對兩岸交流的立場,“不反對”的態度已經替代此前的否定抵制立場成為最重要的共識,綠營高雄市長陳菊分別於2009及2013年兩次率團訪問中國大陸,即使是獨派大佬遊錫奎也公開表示,“在全球化下誰都無法阻擋兩岸交流,兩岸交流不可避免。” 而在其他政策表述層面例如蘇貞昌成立“中國事務部”機構、“華山會議”上柯建銘提出的“凍結台獨黨綱”提議,以及蔡英文提出凝聚內部公示,承認“九二會談”,認同當年雙方都秉持相互諒解的精神、希望兩岸關係往前推進的這一段協商和溝通的經過和事實等。各種跡象都表現了在各個時期,民進黨的大陸政策出現了多元的傾向。

(三)民進黨大陸政策調整緊密圍繞大選

具體分析民進黨大陸政策的調整,基本大陸政策的延續都是以臺灣大選為分水嶺,形成各具特色的獨立階段。在臺灣這樣一個以選舉為奪取最高權力為核心的政治生態中,民進黨作為島內的主要政黨,其最主要任務必然離不開執政權力的爭奪,而大陸政策作為競選中對支持率有重大影響的政策主張,其調整必然是圍繞選舉,為選舉服務的。通常表現為:

選舉前調整

在選舉臨近前有一段趨於緩和的集中調整,在堅持“台獨”立場維護綠營堅定支持者的同時爭取盡可能多的中間選民。2000年選舉前“台獨綱領”重新解釋,向務實、理性的方向發展;2012年選舉前蔡英文著手兩岸政策新論述,提出“延續前朝政策”等善意論述;2016年選舉前進行有限調整等都是為選舉所做的修飾。

選舉後調整

民進黨大量對政策的調整集中在選舉失敗後,整合由於選舉失敗帶來的黨內衝突。李登輝時期民進黨首次出現了“台獨”的新論調;2012年選舉失敗,大陸政策較為務實的蘇貞昌在黨內的上臺等,都是以選舉為主要影響因素的,在選舉失利的背景下,黨內要求檢討兩岸政策的聲勢推動了政策的調整。

執政時期調整

執政時期經歷保守-緩和-保守的波動。民進黨當選後一段時期,通常黨內政策表現地十分保守,這是重申民進黨根本政治立場、回饋選民的需要;但此後即刻需要準備下一次的選舉連任,因此政策馬上會出現選舉前的緩和;當連任成功後,由於規則限制,下一任期必定無法再掌政權,民進黨主席所主導的大陸政策則無需再考慮民意,表現出完全地黨內意識形態。陳水扁時期的中間路線到激進台獨就明顯反映了這一政治規律。

三、影響民進黨大陸政策調整的基本因素

理論上來說,一個政黨的政治發展很大程度上反應了所在國家地區的政治變遷,依託自身的政治調整來適應政治環境變動的需要。分析民進黨大陸政策,可以明顯看出島內、大陸和國際三大影響因素。

島內因素是影響因素中最主要的因素,可從三個方面進行考察:

一是民進黨的意識形態。政黨的意識形態是一個政黨的黨員們共同具有的認識、思想、信仰、價值等,也是該黨政治綱領、方針政策、行為準則、價值取向的思想理論基礎;是該黨確定政策走向及設定政治議題的重要依據。 長期以來,民進黨意識形態具有濃厚的分離主義傾向,“台獨”深深根植于民進黨的建立之初和黨綱之中,因此只要涉及到兩岸議題部分都必然受到意識形態的影響和制約。儘管經歷了2008年和2012年選舉的兩次敗北,民進黨的大陸政策依然沒有發生質的變化,這就是意識形態的影響。

二是民進黨的派系政治。民進黨黨內派系演變經歷了一個複雜的過程,從成立初期的“三大一小” 發展到陳水扁時期的正義連線,民黨內派系鬥爭一直伴隨其發展的全過程,派系之間的鬥爭和妥協的結果,主導著民進黨的資源配置、人事安排、政策走向。而兩岸事務一直都是各個派系爭奪中執委、中常委席位的重要罩門,兩岸議題也成為黨內各大派系政治人物進行權力角逐的重要籌碼和政治鬥爭工具。這些派系混戰,興衰強弱對民進黨的大陸政策產生著絕對的影響,例如在陳水扁執政時期,正義連線成為“第一大派系”,則其堅定的“台獨”理念、深綠正營就佔據了“台獨意識形態”的制高點。

三是臺灣政局的發展。除了本黨的影響,民進黨的發展離不開臺灣民主進程和政治環境的影響,島內其他黨派的制約同樣左右著民進黨大陸政策的變遷。一方面,國民黨及其他泛藍政黨起到了很好的示範作用。國民黨2000下臺後經歷了痛苦的政策調整過程,2005年以來國、親、新三黨主席接二連三訪問大陸,在2005年馬英九就任主席以來持續推進改革之路擴大交流,保持開放務實理性態度,直至2008年重掌執政權,充分證明了國民黨調整兩岸政策的成功,為民進黨提供了很好的借鑒作用。而另一方面,國民黨執政成績的不佳給民進黨“台獨”政策提懂了機會,馬英九任內經濟形勢惡化、執政績效不佳,使大量的國民失望情緒明顯上升,主動流入到國民黨的反面,民進黨無需走中間路線即刻吸引大量選民,使民進黨保持了其保守的大陸政策。

從兩岸關係層面上看,回顧歷史,臺灣與大陸之間始終同屬一國,一脈相承,1949年國民黨退踞臺灣,直至蔣經國逝世,臺灣島內民眾都沒有對國家認同提出過異義。因此,在李登輝上臺挑起國家認同正義至今,兩岸關係深刻影響著臺灣與大陸的政治發展,影響著臺灣島內黨派的政治發展。

民進黨執政時期,其“激進台獨”的大陸政策成為黨內主流的政策主張,對此大陸政府必然不會接受,並強烈反對,通過經濟、政治各方面的壓力來迫使民進黨大陸政策的轉變。例如陳水扁黨政時期,背離主流民意拒絕接受“一個中國”、否認“九二共識”,對應的,大陸方面則開展如火如荼的促統反“獨”運動:一方面主動出擊加大了遏制“台獨”的強度和力度,更加扎實有效。在民進黨當局試圖拓展外交關係時通過與臺灣所謂“邦交國”恢復外交關係等手段,使得民進黨在對外事務上不斷萎縮,特別是2005頒佈《反分裂國家法》直接針對“台獨”,展示維護國家主權為領土完整的決心,可以說“文攻武備”加速和催化了民進黨大陸政策變化另一方面,大陸繼續推動開放兩岸“三通”,出臺各種惠台措施,進一步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努力做好爭取臺灣民眾的“民心工程”等,更是提高了臺灣民眾對大陸的好感度。

民進黨在野時期,由於執政的國民黨的大陸政策相對親和,在這一時期兩岸關係快速發展、和平局面不斷形成、利益不斷連接,大量對臺灣島內政治具有實惠的協定簽署,因此和平發展的觀念不斷深入民間社會,越來越多的臺灣民眾對此表現認可。大陸也適時放棄了與民進黨的接觸,斷絕了民進黨在兩岸關係這一議題中的主動權,在政壇中充當“配角”或者“黑臉的角色”。 這種邊緣化必然不是民進黨所期望的,其大陸政策無法適應兩岸關係發展迫使了民進黨大陸政策的調整。

從國際因素層面看,長期以來,外部勢力一直介入在臺灣問題當中,影響了民進黨的大陸政策,也是造成臺灣問題至今無法完全解決的重要障礙之一。最主要的例如美國,其利用臺灣問題來牽制中國大陸的策略始終沒有改變過。對於美國而言其對台戰略的重要考量就是不能損害美國的國家利益。美國既不希望兩岸關係走得太近,但也不希望兩岸走得太遠,從而使美國能夠從中獲利。例如2012在年臺灣地區領導人選舉投票前夕的關鍵時期,美國在台協會前負責人包道格公開力挺“九二共識”,此舉被臺灣媒體普遍解讀為美國方面釋放出支持馬英九的政治訊號。

同樣,日本基於其釣魚島利益、組建以日本為核心、亞太區域內的“反華包圍圈”,也不斷拉攏臺灣,對民進黨的大陸政策產生了重要的影響。

2016年,蔡英文當選,民進黨重新執掌政權,臺灣島內再次迎來了綠營的時代,捲土重來的民進黨將如何調整其大陸政策也成為了各方關注的焦點。雖然當前蔡英文的主張還很模糊,但通過對前期民進黨大陸政策的梳理和特點的分析,可以分析其政策實質,預測蔡英文的大陸政策基本趨向表現為:

一方面,蔡英文仍將採取以“臺灣前途決議文”為基調的“台獨”主張,維持民進黨的基本價值,無論兩岸關係和島內民意、政治生態如何走向,蔡英文都無法跳脫民進黨長期以來堅持的“台獨”主義的基本論述。另一方面,蔡英文大陸政策將側重策略而非實質,具有較強的欺騙性。由於這是蔡英文執政的第一任期,並將準備2020年的連任,因此蔡英文的大陸政策勢必不會表現地過於激進,模糊化是其根本的政策處理;而通過其選舉中強調的推動民進黨智庫與大陸交流互動等議題來分析,蔡英文明顯試圖通過兩岸交流的假像來回避對兩岸關係定位的論述,試圖在堅持“台獨”不變的基礎上隱藏其核心立場的鋒芒,贏得更好的形象和支持。

2018年年底的“九合一”選舉無論對民進黨,還是蔡英文都是一個重擊。但是,蔡英文受制於民進黨黨綱,受制於堅持“台獨”立場黨內勢力,還有2020年地區大選的壓力,其大陸政策不可能有大的調整或變化。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大陸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