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2°
( 37° / 33° )
氣象
2019-07-11 | 臺灣公論報

中美貿易戰下之兩岸博弈優化策略

中美貿易戰下之兩岸博弈優化策略

陳福川[1]

壹、緒論

今年3月中美貿易煙硝乍起,雙方代表歷經數回合貿易談判,期間達成不墊高貿易壁壘等共識,但詎料7月6日美國逕對中國進口總值34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25%關稅,此舉使得先前談判成果,一夕間化為烏有。在中國被動採取反制關稅措施後,美國旋即回擊160億美元的額外商品加徵25%的關稅,繼而在9月24日宣布實施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增收高額關稅,並持續警告,若不屈服美方的所有需求條件,最終將就其餘價值2670億美元的大陸輸美商品進行全面加徵關稅。由情勢發展可見,以美國總統川普為首的白宮鷹派,操弄美國優先的民粹主義,不惜以鄰為壑,包藏禍心,藉「公平貿易訴求」為舞劍序曲,引發當今兩大經濟體從貿易、科技、經濟、制度,最終走向政治和世界領導之全面競爭。

中國擁有世界20%的人口,卻僅佔全球7%的自然資源,是故維持經貿合作才是硬道理。18世紀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即揭櫫貿易利益,乃使各國專注生產具有相對優勢之產品,提升生產效率,使得各國都享受物美價廉的經濟幸福。然以「天朝物產豐盈,無所不有」的觀念而鎖國,致使長期國弱民貧,雖自1839年鴉片戰爭,英國開啟門戶,乃至1899年美國開放門戶,中國仍處於相對封閉狀態,直到1978年,鄧小平領導改革開放才有顯著的改觀,習近平主席更提出「一帶一路」國際貿易基礎建設,並推動「中國製造2025」,讓新中國的國力日盛。

反觀向來提倡自由貿易的美國,竟重蹈貿易保護主義覆轍,不免讓人感覺時空錯置。更有甚者,在諸多貿易管制選項中,從內部政府採購、行政管制、工業目標、銷售控制、企業寡佔、藉民族意識作消費導引、由國貨條款行進口替代,到外部的自願性出口限制、進口配額、秩序性反傾銷,以至於關稅障礙與禁運等,川普政府竟然選擇蠻橫幾近赤裸的手段,並洋洋得意炫耀,很快將收到數十億關稅籌碼,令人直嘆短視近利,作法愚蠢至極。須知美其名的保護主義,往往傷害經濟最深,史上最大的經濟噩夢1930年代經濟大恐慌,就是因為惡名昭彰的《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設立壁壘,導致僅數年間,世界貿易總額下滑三分之二,超過千萬美國人失業,顯然保護主義即便有所得,亦得不償失。盱衡當前國際緊張局勢,兩岸如何審時度勢,根據外部環境的急遽變化,妥善制定因應之道。本文擬運用博弈理論,探討太平洋兩岸大博弈之外生變數與台海兩岸小博弈之內生變數的優化策略。

貳、學理探討

博弈論(Game Theory)[2],博弈論乃研究對弈者間,在特定條件制約下,運用賽局內各方利益的相互作用,實施對應策略的學科,是有效研究具競爭性質現象的理論和方法。博弈論考慮各個對弈者,彼此預測和實際行為,進而研究其優化策略。在對抗性質的衝突下,形成博弈行為,參加競爭的各對弈者各自具有不同的目標或利益。為了達到各自的目標和利益,各方必須周延考慮對手的各種可能行動方案,並力圖採取對自己最有利[3]或最合理的方案[4]以達「均衡」,亦即全面最佳狀態。在經濟學中,均衡意即相關各方決策點處於穩定值。例如「納許均衡」(Nash Equilibrium)即是一穩定的博弈結果[5]。。

現代博弈論是在1950年代由著名數學家紐曼(von Neumann)和經濟學家摩根史坦(Oscar Morgenstern)予以系統化和形式化[6],目前已成為經濟分析的主要方法之一,通過1994年納許(John Nash)等三位從事博弈論研究的學者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更加奠定博弈論在經濟學應用的重要地位。由於博弈論重視經濟主體,例如企業廠商之間的相互聯繫及辯證關係,有效解放了傳統經濟學的分析思維,使其更加洞悉現實市場產業結構競爭下之行為特質。博弈論的基本類型可歸納下列數端:

一、在賽局或博弈中,每一個有決策權的參與者稱為對弈者(players)。賽局中若只有兩個對弈者稱為「兩人博弈」,超過兩個以上的對弈者為「多人博弈」。

二、每位對弈者可以選擇各項可行的行動方案稱為策略(strategies)。如果在一個博弈中,對弈者都面對有限的策略選項,則稱為「有限策略博弈」,反之則稱為「無限策略博弈」。

三、相互作用的當事人之間是否有一個具有約束力的默契或協議,若有,是為「合作博弈」,如果沒有,就是「非合作博弈」。

四、從行為的時間序列性,博弈論進一步分為「靜態博弈」、「動態博弈」兩類。靜態博弈是指在博弈中,參與人同時選擇或雖非同時選擇但後行動者並不知道先行動者採取了什麼具體行動。動態博弈是指在博弈中,參與人的決策行動有先後順序,且後行動者能夠觀察到先行動者所選擇的行動策略[7]。

五、根據參與人對其他參與人的資訊掌握程度,可分為「完全信息博弈」和「不完全信息博弈」。完全博弈是指在博弈過程中,每一位參與人對其他參與人的特性、策略空間及收益函數有準確的信息,反之稱為不完全信息博弈。

六、以博弈重複進行的次數或者持續期間的長短可以分為「一次博弈」、「多次有限博弈」和「無限重複博弈」等。

博弈論運用數學工具來探討社會學科理性決策的研究方法,亦是從複雜的現象中過濾出基本元素,再對這些元素構成數學模型加以進行分析,而後逐步導入對其形勢產生影響的其他因素,從而分析得致其結果。吾人將具體的問題抽象化,通過完備的邏輯框架、體系研究其規律及變化。以最簡單的二人對弈為例,假設雙方都是「理性」對弈者。則雙方每下一步棋之前,為了贏得競局,須深思熟慮,精心盤算,反覆揣測賡續棋步的各種想法。對於非合作之純競爭型博弈,例如兩個人下象棋,不管贏輸,抑或和棋,雙方凈報酬為零,是為「零和博弈」。在這裡抽象化後的博弈問題是,已知參與者集合,策略集合和你來我往的報酬集合之下,能否得到一個理論上的「平衡」,也就是對雙方而言都是最優化的具體策略?依照傳統決定論的準則,即博弈的每一方都假設對方的所有策略目的是使自己最大程度的損失,並據此最優化本身的應應對策,紐曼從數學上證明,通過一定的線性運算,對於任何兩人博弈,都能夠找到一個最優化策略。競爭雙方以概率分佈的形式隨機使用某套最優策略中的各個步驟,就可以最終達到總報酬最大化[8]。

本文以太平洋兩岸大博弈為外生變數,首先以豬隻博弈報酬(Pigs’payoffs)模型,來解釋外部因素的問題。模型假設豬圈裡有大小兩頭豬。豬圈的一邊有個踏板,每踩一下踏板,在豬圈的另一邊的食槽就會落下食物。當小豬踩動踏板時,大豬會在小豬跑到食槽之前剛好吃光所有的食物。若是大豬踩動了踏板,則還來得及在小豬吃完落下的食物之前跑到食槽,爭吃到部分的殘餘食物。準此,小豬意識到,踩踏板將一無所獲,不踩踏板反而有機會能吃上食物,是故,以逸待勞為其優勢策略。大豬則無可選擇,只能為少許食物,往返奔忙於踏板和食槽之間。

其次,為探討台海兩岸小博弈之內生變數的優化策略分析。本文引用艾克斯羅德(Robert Axelrod)囚徒困境重複博弈實驗[9]。艾氏研究的問題可以應用於國際貿易合作的動機、時機與方法。國家之間的關稅報復,對他國產品提高關稅有利於保護本國的經濟,但是國家之間互提關稅,產品價格就提高了,喪失了競爭力,損害了國際貿易的互補優勢。於是困境就產生在:每個人採取各自的優化策略時,得出的均衡不是柏拉圖最佳境。如果博弈進行多次,只要對策者知道博弈次數,他們在最後一次肯定採取互相背叛的策略,依此類推,在次數已知的多次博弈中,對策者沒有一次會合作。如果博弈在多人間進行,而且次數未知,對策者就會意識到,當持續地採取合作並達成默契時,相較於不合作,對策者都能持續得到更大報酬,這樣,合作的動機就顯現出來,因此最優的策略是與別人採取的策略有關。艾氏以電腦程式對弈的方式類比囚徒困境重複博弈。實驗結果發現「以牙還牙」(tit for tat)[10]策略在三次實驗中都獲得了優勝。歸納實驗中的優化策略的共通特點有「善良性」、「可激怒性」、「寬容性」和「清晰性」。所謂「清晰性」是指能讓對方在最少對局次數內辨識出來,太複雜的對策對制約學習效果不見得好[11]。實驗模型肯定了在由利己主義者組成的現實中建立合作關係的可能性,以及回報、增強關係的持續性等博弈中合作達成雙贏的重要意義[12],此點對於本文,深具啟發意義。

參、兩岸優化策略策之探討

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在《國富論》中的名言:「通過追求自身利益,常常會比其實際上想做的那樣更有效地促進社會利益。」然而從博弈理論的結果得致的悖論:「從利己目的出發,結果損人既不利己也不利他」。因此,吾人可悟出真理是「合作方為有利的利己策略」。達成此一雙贏的結果,前提必須符合論語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亦即,按照你希望別人對你的方式來對別人,同時,別人也應該依照同樣方式對待自己。當全世界都在希望避免貿易戰的嚴重後果,但美國似乎並沒有鬆動對付中國的跡象,大有將貿易戰進行到底的決心。川普的企圖是希冀關稅可令中方感受到更多痛苦,復亦認為懲罰關稅措施實施得愈久,就可以收到更多的關稅來以戰養戰,而且擁有更多籌碼對中國以戰逼和。但川普似乎輕忽關稅帶來的痛苦,包含在美國的企業成本上升、生產廠家轉移生產地而支出龐大交易成本、工人失業、物價上升,造成的痛苦指數的爆表將使兩國甚至牽連全球民眾要共同忍受此一世紀經濟災難。

從貿易戰博弈論觀之,任何一個國家在國際貿易中都面臨著保持貿易自由或貿易保護主義的兩難選擇。貿易自由與壁壘問題,也可引用「納許均衡」處理,這個均衡是貿易雙方採取不合作博弈的策略,結果使雙方因貿易戰受到損害。如果兩國都能達成合作性均衡,即從互惠互利的原則出發,雙方都減少關稅限制,結果大家都從貿易自由中獲得了最大利益,而且全球貿易的總收益也增加了。然而現實的事與願違,在美國的謬誤行為下,引發的中美貿易爭議與傷害,如何撥亂反正?首先分析太平洋兩岸大博弈之外生變數:在前述豬隻博弈報酬(Pigs’payoffs)模型中,如果改變一下外生變數,則整個情勢皆大為改觀[13]。然眾所皆知,當今世界各項規格、標準,幾乎皆由美國制定。月底即將在阿根廷登場的G20,已成外界矚目的焦點,蓋因全球關注的「川習會」將左右模型的關鍵變數的動向,無論是多邊的「WTO改革」或是雙邊的「301條款更新」等遊戲規則的設定。為維持此一上層優勢,川普已多次揚言,如果WTO不進行整頓、糾正不公平貿易,則美國將退出WTO。川普亦復不實指控中國持續補貼本國產業、竊取美國企業科技等,藉題發揮,並威脅嚴厲制裁。種種跡象盡皆顯示,美國對中國步步相逼,其目的乃在掌握關鍵變數的絕對主導權。吾人該如何堅定落實雙贏優化策略,根據艾氏模型的理論,歸納博弈優化策略如下:

一、在有限博弈中,對策者是沒有合作動機,而四海一家的地球村往來日益密切,係屬無限博弈,故宜維持關係。

二、作為永遠合作的對弈者只會被予取予求,針對雙方的行為要做出明確回應。因此,策略隨時靈活調整是非常必要的。

三、要增強識別對手的行動能力,亦即透過資訊的蒐集,知此之彼,方能擬定精準的反制之道。

四、要維持聲譽,凡事「言必信,行必果」,讓對手知道你的底線不容挑戰。若得對方的合作善意,也要明確作出回報,以達顯著制約效果。

五、不要首先背叛,以佔得道德制高點,亦不要藉小聰明汲營小惠小利,行光明正大之道,贏得信任與尊敬,方是長久之大惠大利。

六、互信是雙贏的必要條件,即便是宿敵,只要滿足了關係持續,在某個點上具備了互利的條件,就有合作轉機。

七、預見性也不是合作的前提,但是,當有預見性的雙方默契之後,瞭解了合作的規律,合作進化的過程就會加快。

八、對弈過程中要有耐心,貿易談判要逐步完成的對局不要想一次到位,以促使對方採取合作態度。不必追求在每回合競局中都要獲得最大的報酬[14]。

九、一次性博弈引發的衝突行為,或許會造成沒有機會也沒有還手之力的情形,這是須戒慎之處[15]。

肆、結語

綜合分析與應用,首先在太平洋宏觀面,以美國的角度觀之,利用台灣問題作為談判籌碼,攫取其整體利益最大化的目標,昭然若揭,人盡皆知。根據艾氏模型的理論,首先,基於中美貿易競局係屬無限博弈,我方宜以寬大胸襟來包容川普的狹隘氣度;其次,便於與美方見招拆招,在動態博弈中,做出明確回應,因此,應堅強鞏固習主席之領導中心,以指導調整並貫徹策略;再則,鑒於增強識別美方行動的能力,應積極透過情蒐,取得資訊優勢,以求知此之彼,百戰百勝;最後,利於我方的底線的維護,要讓美方知道,中國是不好欺負的,展現「不好戰但也不畏戰」的態度,以有效制約美方的野心。平心而論,相較於美國背叛潮流,倒行逆施,中國已佔得道德制高點,廣獲國際輿論的優勢與舉世的信任與尊敬。「居其厚,而不居其薄;居其實,而不居其華」,習主席於本月17日出席在巴布亞紐幾內亞舉行的APEC峰會上即指出,關稅壁壘及弱化經濟關係是「短視」且「注定失敗」的行為,一切貿易戰都「不會有真正的贏家」。「國與國只能平等相待、互諒互讓,把人民福祉放在首位,世界各個國家都享有平等的發展權利,任何人不能阻擋發展中國家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並應該致力於加強發展合作,幫助發展中國家擺脫貧困。讓所有國家的人民都過上好日子,這才是最大的公平,也是國際社會的道義責任。」善乎其言!

其次,在台海微觀面,大陸「攘外必先安內」之優勢策略,不言而喻;台灣則應明辨是非善惡,有道是「遠親不如近鄰」,更遑論事實上,大陸是血親比鄰,美國是遙遠異族,殆無爭議!兩岸宜家優勢策略,根據艾氏模型的理論:首先,要有互信,「九二共識」即是良好的基礎,儘管兩岸分治近70年,只要維持「一中各表」關係,在某個點上具備了互利的條件,就有合作轉機;其次,要有默契,「不自見,不自是,不自伐,不自矜」,當有預見性的雙方默契之後,進化統一自然就會水到渠成;最後,要有耐心,兩岸融合要循序漸進地逐步完成,而且不必追求在每回合競局中都要獲得最大的報酬,耐心者莫過於鄧小平的「一國兩制,50年不變」政策,即充分展現了謙讓與折衝。在「互信、默契、耐心」的正面能量作用下,兩岸持續交流融合,「能者,以大事小;智者,以小事大」,既可避免彼此毀滅衝突的雙輸,又可共同創造美好的雙贏。

中國作為泱泱大國,內部經濟變數相對更加繁鉅,面對美國強力挑釁,更應堅定自己的步伐,不隨川普起舞,持續創造內需市場的良好條件。全民同心同德,團結和諧,深信風雨過後的美麗蛻變是指日可待。以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為例,當時中國經濟體系更為仰賴出口,但內需支撐經濟急速發展,消費乘數效果之下,市場生氣勃勃,企業商機處處,在政府強而有力的領導下,安然度過金融風暴帶來的衝擊。殷鑑不遠,中美貿易戰影響國計民生,可預見終致兩敗俱傷。美國學者與業界也提出警告,若持紛爭持續不止,恐面臨鐵達尼號撞冰山般的災難,未來將陷入物價上漲、需求銳減、銷售下滑、景氣凋敝、失業率上升之惡性循環。中國宜乎再次扮演中流砥柱,以國際社會安定和平之「長遠公益」對抗美國國族主義之「短淺私利」,面對國家與世界前途,在新的轉折點,做出正確的優勢策略選擇與意義不凡的卓越貢獻。

[1] 國立中山大學(高雄)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經貿組博士。目前任職國立高雄餐旅大學航空暨運輸服務管理系。

[2]參考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zh-tw/%E5%8D%9A%E5%BC%88%E8%AE%BA。

[3]指報酬(payoffs)最大化。一局博弈的競賽結果,檢視每個對弈者在一局博弈結束時的得失,不僅與自身所選擇的策略有關,而且與其他對弈者所採取的策略有關。所以,每位對弈者的「報酬」是全體對弈者所取定的一組策略的函數,函數的最佳解即最大化。

[4]方案須視次序(orders)而定。各博弈方的決策有先後之分,且一個博弈方需作不止一次的互動決策選擇,就出現了次序問題,次序不同,博弈結果當然亦隨之有所差異。

[5] 所謂「納許均衡」乃指,在一策略組合中,所有的參與者面臨特定情況,當認定其他人不改變策略時,此時他選擇的優勢策略。納許均衡點概念提供了一種非常重要的分析手段,使博弈論研究可以在一個博弈結構中尋找比較有意義的結果。詳見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zh-tw/%E5%8D%9A%E5%BC%88%E8%AE%BA。

[6]Myerson, R(1991),Game Theory: Analysis of Conflict. Cambridge and Londo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7]例如,「囚徒困境」是同時決策的,屬於靜態博弈,而通常棋牌或運動賽局類等決策行動有先後次序的,屬於動態博弈。

[8]通俗而言,這個定理所體現的基本「理性」哲學是「存最好的希望,做最壞的打算」。詳見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zh-tw/%E5%8D%9A%E5%BC%88%E8%AE%BA。

[9]2002年維農史密斯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通過實驗室進行可靠的經濟學研究,從而確立了標準。詳見The Sveriges Riksbank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 in Memory of Alfred Nobel 2002. Nobel Foundation.[2014-02-13].

[10] 這個程式的特點是,第一次對局採用合作的策略,以後每一步都跟隨對方上一步的策略,你上一次合作,我這一次就合作,你上一次不合作,我這一次就不合作。詳見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zh-tw/%E5%8D%9A%E5%BC%88%E8%AE%BA。

[11] 「以牙還牙」就有很好的清晰性,讓對方很快發現規律,從而堅定採取合作的態度。對此,孔子在幾千年前就指出「以德報德,以直報怨」,所謂”直”,就是公正,以公正來回報對方的背叛,從而以一種公正審判來結束冤冤相報的宿命,形成文明社會。

[12]周駿宇(2005)。艾克斯羅德重複博弈實驗及其應用。自然辯證法研究。湖北武漢:華中科技大學經濟學院。第21卷第3期。

[13]例如方案一:減量方案。投食僅原來的一半分量。結果是小豬大豬將都不去踩踏板,大家都將餓死。方案二:增量方案。投食為原來的一倍分量,結果是小豬、大豬都會去踩踏板。誰想吃,誰就會去踩踏板。反正不會一次被對方把食物吃完。小豬和大豬相當於生活在物質相對豐富的社會,所以競爭意識卻不會很強。方案三:減量加移位方案。投食僅原來的一半分量,但同時將投食口移到踏板附近。則小豬和大豬都將拼命地搶著踩踏板,等待者不得食。

[14] 艾克斯羅德通過數學化和電腦化的方法研究如何突破囚徒困境,在模擬中得出的一些結論是非常驚人的發現,例如總報酬最高者,竟從沒有一次的博弈中拿到最報酬。詳見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zh-tw/%E5%8D%9A%E5%BC%88%E8%AE%BA。

[15] 例如美國國債的違約行為,或利用台灣問題為籌碼,引發台海危機,產生玉石俱焚的威懾。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大陸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