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0°
( 33° / 31° )
氣象
2019-07-11 | 臺灣公論報

「韓國瑜現象」的政治效應:問題與反思

「韓國瑜現象」的政治效應:問題與反思

柳金財/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助理教授

壹、前言

「韓國瑜現象」所掀起韓流颶風,不僅翻轉南台灣民進黨長期執政的高雄,也因其網路聲量的高人氣指標,發揮母雞帶小雞的外溢擴散效應,而使國民黨在此次地方選舉中取得大勝利。儘管韓國瑜所掀起議題其政策不免流於空洞化及口號,包括「愛情摩天輪」產業、「投資陪睡說」、高雄人口增長至500萬等說法,論者或以為荒腔走板、無厘頭式政策論述。但卻能以簡單化庶民語言「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激起公共論壇熱烈爭辯,最終搶奪市政話語權及領導權成功。

韓國瑜的政治語言與性格充滿民粹主義式特徵,在短短一年內以一外來者參與港都市長選舉,其選舉造勢場合人山人海被稱為「人民起義」、「機車革命」,此非傳統政治人物所能翻轉。然韓國瑜卻完成這項二十年來,國民黨想要完成的「不可能任務」。這個被韓形容「又老又窮」的南台首善之區,能否脫胎換骨成為「珍珠」,接下去就要看其市政建設與地方治理能力。 韓流不僅影響地方治理,也衝擊選後國民黨的組織結構、權力生態及路線政策競逐。

選前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針對台灣大選,警告外在勢力試圖改變台灣輿論風向。台灣當局則援引美國副總統彭斯演說、國會下設委員會報告,及香港「公民聯繫」團體發佈的「中國銳實力在香港」報告,證明大陸當局確實正施展其「銳實力」,試圖妨礙台灣民主的正常運作,宣稱這已是國際社會普遍認知與公認的事實。然而,有關「大陸因素」或境外勢力介入台灣選舉說法,已引起輿論關注及民眾質疑。

蔡英文政府因執政績效不佳、改革產生「相對剝奪感」,其施政滿意度低於三成,民眾對國民黨政黨認同度高於民進黨。面對「韓國瑜效應」不僅翻轉南台灣也發揮外溢效應,民進黨當局不斷宣稱「大陸因素」介入選舉,但大陸當局多次表達從未介入,但台灣當局及美國紛紛指證陸干擾其民主。然而,從本次選舉結果檢視,民進黨打「中國牌」的影響作用並沒有發揮效應。

貳、蔡英文治理危機與韓國瑜現象

一、蔡英文治理危機

(一)四面出擊改革的成本,產生相對剝奪感與社會分裂:民進黨執政以後進行一系列改革,改變舊有利益結構,例如「軍公教年金改革」導致軍公教階層產生嚴重「相對剝奪感」;勞工階層及中小企業對「一例一休」制度修訂表示不滿;年輕人就業機會減少及低薪狀態等等亦諸多抱怨。民進黨重返執政初期,約5成的政黨認同度,但至2018年1月卻降至28%,10月民眾對國民黨的政黨認同度高於民進黨,這顯示中央執政表現不佳,降低民眾的政黨認同,政黨認同度已倒退至2008年最低潮時期。本次縣市長選舉,民進黨不僅喪失選戰絕對優勢,也強化國民黨攻擊力度。

(二)泛藍力量危機意識,強化藍營選民團結凝聚:國民黨在2016年總統大選及立委選舉敗選後,氣勢一直處於狀態之下,民進黨同時掌握立法權與行政權,尤其設置國民黨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對國民黨的經濟命脈及政治資金來源進行釜底抽薪,導致國民黨正常黨務運作困難重重。同時民進黨當局對救國團、婦聯會組織的處置方式,也引發國民黨支持者嚴重的危機意識。

(三)中間選民期待落空,年輕族群欠缺希望願景:從韓國瑜現象中主要支持者集中在29歲以下年輕人及40-49歲經濟選民、教育程度較高選民有優勢,顯示年輕中間選民對民進黨失望,而將希望投注在韓國瑜身上。通常年輕族群其投票率較低約僅40%,低於平均投票率的65%。若年輕選民投票率偏低,這會造成高支持度、低投票率、低得票率的選舉結果。陳其邁與韓國瑜所提吸引年輕族群的經濟與社會政策,提高經濟增長、降低失業率及更佳社福措施、住宅政策等,這涉及城市有效公共治理及市民幸福感。

二、民粹主義政治勃興

近年來全球瀰漫民粹主義風潮,例如美國出現政治素人及民粹主義的川普總統,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土耳其總統艾爾段、俄羅斯總統的普丁。民粹主義發展致德國組閣艱辛, 極右派政黨「另類選擇黨」成為第二大黨;法國左右大黨在國會選舉輸給甫成立「共和前進!」;義大利民粹政黨「五星運動」成為第一大黨,屬右翼民粹主義「北方聯盟」為第二大黨。最近巴西總統當選人素有「熱帶川普」之稱的極右派博索納羅,亦屬民粹主義型政治領袖。

民粹主義產生與直接民主有關,基本上未必是反民主,但因訴諸於群眾路線,跨誇其詞、迎合民眾胃口、譁眾取寵,然許多政策未經充分論證卻脫口而成或率意執行,未能考慮政策具體可行。民粹主義政治領袖不再溫良恭儉讓,而是否定傳統政治作風、標新立意風格,政治語言直白易懂,善於將複雜政策語言利用通俗、白話的庶民語言表達之,批評傳統建制主義或制度主義。

當前全球各國政治正普遍瀰漫一股民粹主義,其崛起源自於全球貧富兩極化,產生相對剝奪感,透過網路新媒體傳播,提供其社會動員基礎。民粹型政治人物具有「反體制」與「去建制」特徵,能夠有效動員獲得底層與基層民眾的支持,群眾因集體挫折心理導致期待救世主的降臨。無論是柯 P旋風、還是韓流颶風,其產生有其台灣社會基礎及崛起根源於民粹主義土壤 ,皆屬於右翼民粹主義。

韓國瑜作為非典型政治人物,既往曾經擁有三屆立法委員從政經驗,卻能以政治素人之姿重返政壇,可說異數。韓採取平民主義路線去除精英主義姿態,運用草根性風格接地氣,融滲至台灣民間社會。韓流襲捲至各縣市巡迴助選產生外溢效應,儼然成為國民黨新政治明星,與黨內天王想比擬也是「不遑多讓」。韓國瑜做為網路政治新寵兒,透過民進黨傳統造勢方式及柯文哲新媒體選戰行銷優勢組合,重新喚醒泛藍選民危機意識及政治熱情。

叁、選後藍綠政治格局與政治衝擊效應

一、藍綠政治版圖呈均勢格局

這次市長選舉韓國瑜得票率53.87%、陳其邁則為44.80%,雙方落差近9.07%,這樣藍綠政治力量對比關係,仍屬於相對均勢狀態。國民黨在失去高雄地方政權二十年後,重新在南台灣站起來,贏回高雄這對其未來南台灣經營實為「重中之重」。回顧歷屆高雄市長選舉藍綠競爭態勢,在1994年前呈現「藍大綠小」政治格局,1994年代表國民黨參選的吳敦義得票54.46%當選、代表民進黨參選的張俊雄則得票39.29%敗選。

此後儘管國民黨在1998、2002、2006年選舉失利,但藍綠政黨力量對比關係幾乎是旗鼓相當、伯仲之間,以些微差距敗選。國民黨得票方面,1998年吳敦義48.13%、2002年黃俊英46.82%、2006年黃俊英49.27%,均敗選。民進黨得票方面,1998年謝長廷48.71%、2002年謝長廷50.04%、2006年陳菊49.41%,均當選。這三屆選舉藍綠票數差距非常近,在高雄藍綠勢力達到各「半邊天」、旗鼓相當。

真正拉大藍綠力量對比關係 的時間點,是在高雄縣市整併後。2010年選舉兩黨得票率,民進黨籍陳菊52.8%、國民黨籍黃昭順20.52%、無黨籍楊秋興26.68%。2014年選舉陳菊獲68.09%、由楊秋興代表國民黨獲30.89%。從2010年、2014年選舉來看,逐漸形成「綠大藍小」的政治格局,尤其原民進黨黨籍的楊秋興代表國民黨參選,亦顯示出國民黨欠缺政治人才甄補機制。此次國民黨重新執政,未來應重視政治人才培育與甄補。

二、「韓國瑜現象」的政治效應

「韓國瑜現象」在南台灣甚至全台掀起韓流颶風,不僅翻轉高雄選情,也外溢擴散至各縣市,儼然成為泛藍另一新太陽。韓改造國民黨傳統制式選戰模式,利用草根政治、庶民語言,以更本土方式結合網路新媒體,充分運用傳統民進黨選舉造勢場合樣態及柯文哲所掀起新型網絡選舉競爭宣傳形式,終能摧枯拉朽般搶奪南部基層社會話語權。這位非典型具民粹主義特質的政治人物,啟動新公民運動風潮,高雄市長一役已對國民黨產生巨大政治衝擊。

首先,「韓國瑜現象」儼然成為一種新型政治型態。這根源於基層群眾、草根運動及接地氣,是一種新平民主義、民粹主義在國民黨內外的勃興。韓已成為新時代國民黨新政治明星與網路政治之寵兒,其造勢場合、遊行拜票所到之處萬人空巷,點燃群眾熱情;其選舉議題設定,引發公共論壇廣泛而激烈討論。韓流襲捲掀起泛藍選民的政治狂熱及選舉動員力,這股力量不亞於太陽花運動產生白色力量。其選舉造勢有所謂「人民起義」、「機車革命」之稱,此皆非國民黨傳統政治人物所能翻轉。

其次,創造新公民運動促進國民黨草根化發展。韓所運用群眾運動和政治語言同時揉合柯文哲與民進黨特色,創造新形式公民社會運動,爭奪輿論與市政建設主導權。未來國民黨的組織與宣傳改造、青年與文化政策必須更具草根性與接地氣,即使政治領袖產生亦然。過於傳統舊式保守性思維,將讓位於網路新世代創新性與顛覆性另類觀點。欠缺理念引導、熱情激發與跳脫基層草根選戰模式,因流於制式且不具打動人心的競選口號、選戰策略將被揚棄。

再者,衝擊國民黨世代交替與權力結構。「韓國瑜現象」對國民黨選情產生拉拔作用及外溢效果,韓四處巡迴助選,其網路聲量與政治動員能量已高於柯文哲。相較於黨內三大天王前總統馬英九、現任主席吳敦義、新北市長朱立倫亦不遑多讓。同時因韓流襲捲,導致同世代參選人難以發揮指標性意義,同為黯然失色;且新北市長當選人侯友宜,皆難媲美韓流發揮母雞帶小雞的擴散效應。

最後,成為「南霸天」奠定黨內關鍵地位。韓勝選狹其高雄市長之位,肩負深耕經營南台灣能否「藍天覆蓋綠地」重責,黨為吸納此股政治能量勢必委以重任。同一世代競爭對手侯友宜為全台最高票當選人,為前主席朱立倫代理人;韓國瑜出掌高雄市黨部主委最終出線當選,吳敦義為其引領者。選前吳「肥滋滋母豬」之政治失言雖已道歉,且帶領國民黨贏取十五縣市長,但這損傷吳政治形象,未來黨總統候選人之出線勢必需要南霸天鼎立支持。

三、公共政策流於空洞化思考

民粹主義型政治人物往往訴諸務實主義的公共政策觀念,即使其政策論證尚有不足,但在公眾眼中則是認為其政策務實可行,且決策者頗具決策力與執行力。韓國瑜顛覆傳統政治思維,心直口快政治性格,導致政策論述陷入邏輯混亂困境。

例如提出「愛情摩天輪」創造觀光、婚姻、旅遊產業利潤,卻表示「做你愛做的事情,不必再另外上賓館。」在招商引資方面掀起「投資陪睡說」,提出「若有100個工作機會,我就抱你一下;若有1000個工作機會,我就親你的臉一下;若來高雄投資1萬個機會,我就以身相許,晚上陪你睡覺。」後改為「陪泡茶、聊天」。提出高雄人口增長至500萬,也被批評忽視台灣人口老齡化、少子化趨勢。

值得關注的是,國民黨主席吳敦義選前批評前高雄市長陳菊「母豬說」,「那個查某人真夭壽,我不要說是誰,肥滋滋那個,走路起來像豬母」。此引發民進黨支持者強烈反彈,也喚起其支持者危機意識,這些皆影響韓國瑜政治形象。所幸韓國瑜提出寧可乾淨落選也不要骯髒當選,吳敦義也為政治失言道歉,設下停損點,並未對選情造成震盪。

肆、操作「大陸介入」選舉之侷限

此次台灣地方縣市長選舉中,國民黨大勝贏得十五個縣市、民進黨則是大輸僅獲六席。「韓國瑜現象」不僅翻轉南台灣也擴散外溢至各縣市,其高人氣指數與網路聲量,被影射有境外勢力介入。「兩岸議題」確實會牽動台灣選情,然這影響主要是在總統及立法委員選舉層次,對地方選舉的衝擊程度較小。「兩岸議題」涉及「高階政治」敏感統獨議題,而非「低階政治」地方治理課題。

問題是由於台灣地方選舉,已被視為總統選舉的「期中選舉」、「前哨戰」,故難以僅局限在單純地方治理課題,而是上升至中央層次高度敏感的政治議題。民進黨當局指控大陸當局金援特定候選人或釋放假新聞、假訊息,大陸當局宣稱從未干預台灣選舉,批評指控實屬「血口噴人、造謠污衊」,駁斥此說法「純屬捏造」。

台灣選舉期間,民進黨當局指控大陸當局,操作輿論歸責台灣、干擾台灣社會;尤其利用單邊行動片面實施「同等待遇」對台民眾優惠措施拉攏民心、迴避台灣當局公權力監督;在政治外交軍事各項領域,對台灣採取「極限施壓」,以威嚇與統戰、壓制與懷柔兩面手法分化台灣社會。這樣指控影射泛藍與大陸關係過從甚密,其實並不利於建立政黨政治信任基礎,且強化社會對立與認同爭論。

一、宣稱「大陸介入」利民粹動員

民進黨當局一再指控境外勢力不斷干預台灣民主選舉,例如運用境外帳號發出假新聞、假資訊及錯誤訊息;利用點閱人氣數拉抬聲勢,操作特定政治議題試圖影響選情;公開指出大陸境外資金,藉各種方式試圖影響台灣選舉等等。民進黨當局指控大陸當局運用網路戰、資訊戰、輿論戰威脅台灣民主,從而加強危機意識建構,利用選舉宣傳造勢以利民粹主義及台灣主體意識的集體動員,試圖扭轉不利於己選情。

尤其引述美國川普政府對大陸干涉美期中選舉的指控,從而印證大陸介入台灣選舉的真實性,這樣指控不僅加深兩岸嫌隙與衝突,最終惡化兩岸關係發展。從大陸當局角度來看,民進黨當局不承認「九二共識」在先,且採取「聯美日以抗中」戰略,大陸民眾在中華民族主義與民粹主義動員下而有「武統台灣」之聲浪。民進黨當局為確保台灣成為美國印太戰略圍堵中國的「防護員」角色,宣稱既然大陸會介入美國期中選舉,當然也會介入台灣地方選舉,藉此降低泛藍政黨的選情聲勢。「九合一」地方選舉恰恰證明這樣指控是無效,操作大陸介入宣傳反引起民怨。

台灣政黨競爭往往各黨即會操作「大陸因素」,無論是「親中牌」或「反中牌」皆可能衝擊選舉。當民進黨選情低迷時,更會訴諸「反中情結」,試圖將地方層次治理議題操作成統獨爭論,不僅可以藉此轉移中央執政績效不佳觀感、銷蝕改革衍生的反彈力量;也有鞏固泛綠基本盤群眾支持。 然地方選舉中,民眾所關心的則是民生、交通、住房、教育及經濟、環保等具體議題。

民進黨當局在選戰中採取二分法,加劇政黨對立、省籍與族群分化,蔡英文總統呼籲民眾不要選擇「親中」的政黨,而是選擇堅持台灣民主與主權政黨。選戰期間,前總統馬英九提出「不排斥統一、不支持台獨、不使用武力」的「新三不」說法後,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賴清德猛轟「新三不」說法,直批「舊三不」(不統、不獨、不武)反對統一;現「新三不」卻改口「不排斥統一」,質疑泛藍政黨無法捍衛台灣價值及主權獨立。

二、「大陸介入」選舉之侷限性

民進黨當局指控大陸當局慣常在台灣選舉前藉機製造事端,以往是採取強硬方式對台軍事演習,或嚴詞批判。近來則是轉向支持特定候選人、散播假訊息企圖干擾選情。民進黨籍候選人一再指控大陸因素介入,釋放假信息、假新聞。相關政府部門宣稱已掌握特定候選人接受大陸金援來打選戰,情節較嚴重及明顯的已立案偵辦。同時,釋放疑似與陸方介入選舉有關情資已掌握33件,其中 4起移送法辦。

由於上述案件在偵查過程中不公開,因此外界實際上實難以窺探究竟,然在政治選舉中指控大陸力量介入台灣選舉,「通陸門」影射泛藍陣營與大陸當局間曖昧不清的政治關係,未必完全會衝擊泛藍陣營選情。選舉中台灣當局或媒體所釋放訊息大陸介入選舉方式,存在若干侷限:

首先,指控國台辦透過台商金援特定候選人。受限於《政治獻金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候選人不得接受大陸人民或團體的政治獻金,故宣稱大陸改以其他方式金援特定候選人,例如國台辦透過台商送錢給特定候選人,這些台商背後的金主就是國台辦。一般台商至大陸經營企業,主要著重其生產效益及利潤取得,台灣當局指控部分台商支持特定候選人這樣案例並不多見;同樣,大陸當局也控訴「綠色台商」在大陸賺錢,卻支持具台獨傾向候選人。事實上,台商的政治認同及投票取向,未必完全導向泛藍陣營。

其次,指控帶團至對岸旅遊由陸方全程招待。如候選人或樁腳帶團赴大陸旅遊,由陸方全程「落地招待」,形同替候選人賄選。利用舉辦各種各式各樣研習會、討論會,接待樁腳至各地可以定點或多點旅遊,但落地接待其實還需要自己承擔往返機票費用。通常能擔任意見領袖或樁腳的人,其本身已具備一定經濟基礎及人望。必須搭配候選人或支持者提供酬金,僅僅是落地接待的酬謝方式,對於意見領袖、選舉樁腳其誘因並不充分,故其效應十分有限。

最後,指控透過政治團體企圖干擾或影響選情。利用假資訊、假新聞充斥公共領域,影響選民的投票行為取向。民進黨當局指控網路謠傳惡意中傷高雄市長後選人陳其邁之形象與選情之訊息,如網路傳遞陳其邁於公辦政見發表會「帶耳機」闡釋市政理念、造勢場合呼籲聽眾不要提早離開散場、選前夜晚將召開國際記者會。這些訊息影射陳不熟悉城市治理議題及欠缺目標願景建構;也散播傳遞其人氣聲勢疲弱假象及出選舉「奧步」,意圖干擾民進黨選情至為明顯。

三、標籤化地方選舉惡化社會認同

台灣是多元民主社會,媒體在公共領域中各有其立論基礎及觀點,即使媒體所進行民調也有存在機構效應問題,由於藍綠基本政治格局已形成,在政治傾向上藍營選民較為「親中」,綠營選民在政治傾向上較為「拒中」。大陸影響力只會在較傾中媒體產生作用,在具台灣主體意識及本土觀點的媒體其作用其實相當有限,台灣多元媒體生態不可能完全受大陸因素所影響。

若大陸因素過度且不當介入台灣選舉,反而激起民眾反感,根據台灣歷屆選舉結果顯示,確實「兩岸因素」會影響選情,例如總統大選中馬英九承認「九二共識」,而蔡英文不願意接受之,然而這是政策取向爭論與選擇問題。若是採取非常不恰當方式引入大陸因素,例如支持特定候選人、散播傳遞假信息,這將更不利於傾中政黨選情。

這樣的選舉訴求直接批判國民黨的兩岸政策,國民黨接受「九二共識」及以統一為前提。國民黨質疑民進黨利用「反中」策略,挑撥台灣民眾對抗大陸當局打壓之不滿;質疑民進黨是對國民黨加以「抹紅」,汙衊其為大陸當局代理人,試圖在地方選舉中將「藍綠對抗」轉化為「親中與反中」抉擇。大陸當局在選舉期間保持相當低調與克制態度,避免對台軍事演習、與台邦交國建交、重要領導人對台講話過於嚴厲、壓制某些特定藝人或企業,這反淪為「民進黨助選員」角色。

由於大陸當局對台灣具有統一目標及主權意圖,民進黨當局在選舉中影射泛藍陣營與大陸模糊不清的曖昧關係,實際上具有「標籤化」泛藍聯盟形象及「邊緣化」其政治選舉中角色;運用「危機意識」建構,動員台灣主體意識,轉移民眾對其中央執政績效不佳及地方治理困境之關注。質言之,這是將政治意識型態透過民粹動員,轉換成政治選票的支持。

民進黨當局宣稱大陸當局金援特定候選人,不斷釋放假新聞、假消息干擾選舉,此次台灣地方經驗顯示打「中國牌」,固然可以藉此選舉動員組織泛綠選民,但並無法取得中間選民認同,最終選舉結果民進黨大輸,證明這種選戰策略是無效的。這不僅凸顯台灣民主體制之脆弱性,及台灣社會欠缺命運共同體意識,易為境外勢力所穿透。也預示著一個缺乏以信任為社會資本的政黨政治運作環境,正在不斷侵蝕台灣社會團結穩定與國家認同基礎。一個健康成熟且自主的台灣公民社會,應多些理性的兩岸政策辯論,避免繪影繪聲進行指控污名化對方。

伍、「韓國瑜現象」對兩岸關係衝擊

台灣地方選舉結果,國民黨大勝贏取十五個縣市長席位,民進黨則是慘輸原執政縣市十三個劇降為六個,尤其失去台中與高雄兩都。這源自中央執政成效不佳、提名人選不當及改革產生「相對剝奪感」,導致社會分裂、階層對立及政黨衝突加劇。「韓國瑜現象」不僅翻轉南台灣,也產生擴散效應,連帶拉起泛藍陣營氣勢。韓流不僅顛覆民進黨在高雄長期執政地位,此勢必衝擊2020年總統大選,進而對兩岸關係發展帶來一線曙光。

選前韓國瑜即公開表態認同「九二共識」、聲稱「高雄拼經濟」、讓「東西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大發財」。選後表示擬設「兩岸工作小組」,在「九二共識」前提下,友善、開放、不預設立場地與大陸進行經貿溝通,為高雄經濟找出口;中彰投等準縣市長紛紛響應表達「中央不做,我們地方政府來做」,甚至有準縣長提出盼韓儘速召集,儼然成為泛藍地方執政聯盟「總舵主」。國台辦在選後即表明「在對兩岸關係性質、兩岸城市交流性質有正確認知基礎上,我們歡迎台灣更多縣市參與兩岸城市交流合作」。顯見,泛藍勝選後兩岸城市交流所帶來的關係和緩應屬預期之判斷。

首先,在兩岸政策上形成「地方包圍中央」態勢。大陸當局以「九二共識」,作為與台灣友好政黨及政治勢力交往政治基礎。蔡執政後,已有泛藍執政八個縣市共同參訪大陸,商議觀光旅遊、農漁產品銷售等事宜。未來十五個泛藍執政縣市更會加強兩岸交流,形成「兩岸關係地方化」現象,從而以國民黨執政的地方「包圍」民進黨執政的中央。在台灣內部形成「一國兩治」,泛藍執政縣市與陸參訪交流無礙,但泛綠則寸步難行,切斷中央與地方兩岸政策的一致性。

其次,增進兩岸城市治理交流。先前高雄市陳菊主政時,曾力邀大陸五個城市參與港灣城市論壇,對岸集體缺席。台中市主辦東亞青年運動會,也因部分民進黨人士涉入東京奧運公投事件而被取消。蔡英文政府未承認「九二共識」,大陸當局無論是消極反制高市辦理港灣城市論壇,或主導撤銷台中市主辦東亞青運會,皆是禁止與民進黨執政地方進行城市交流。現台中或高雄確定由國民黨籍出任市長,台中辦理東亞青運會或大陸城市參與高雄港灣城市論壇或可能「敗部復活」。

最後,高雄作為民進黨執政大本營重鎮,政黨輪替利加速兩岸關係發展。民進黨籍前市長謝長廷主政時,曾定位高雄與深圳、廈門關係屬「一國兩市」;馬總統執政時 ,陳菊市長尚能多次參訪大陸;蔡總統執政後,高雄已難與大陸城市交流。現韓國瑜當選,大陸當局可能仿「滬台雙城論壇」,設立「廈雄論壇」。滬台論壇形成,奠立在柯市長對「九二共識」的「理解與尊重」;雄廈論壇若能誕生,則啟因國民黨執政堅持「九二共識」。泛藍獲勝,國台辦已喊話「歡迎城市交流」,如此方能「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政策成為可欲現實。

韓國瑜式的民粹主義是傳統國民黨的中國意識,套用民粹政治形式、本土政治語言,注入部分台灣主體意識融合所形成,其爭取對象不僅是泛藍而已,也擴及中間選民。韓國瑜反對台灣獨立、認同「兩岸一家親」,並公開表示認同「九二共識」、與大陸建立區域性南南合作以利「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其兩岸政策較為積極。一般預計,韓國瑜當選後,預計在農漁產品與大陸協商、積極與大陸城市進行合作與交流,例如雄廈論壇等等。

陸、結論

「韓國瑜現象」已衝擊黨內權力世代交替或同一世代政治競爭,這一帶有草根特質的非典型政治人物,已被視為民粹式英雄而被擁戴,這將衝擊國民黨權力結構、甚至總統提名人選更迭。韓流不僅翻轉民進黨長期執政的高雄市,也發揮外溢效應擴散至其他泛藍執政縣市,儼然成為藍軍新共主、新太陽。未來國民黨政治領袖產生,勢必更接地氣能運用庶民語言與公民社會連結。此次選舉藍軍共取得十五個縣市長席位,未來國民黨三個直轄市長應納入國民黨黨中央政治決策核心較為妥適。

台灣已發展相對較為成熟公民社會、多元公共論壇及自由的媒體生態,並無法為單一政黨政見或意識型態所綁架,或許這會產生民意分化與對峙,但不會選擇完全一邊倒向大陸。大陸當局若採取不當介入因素,反而不利於其所支持或傾向的政黨或候選人選情。此次,民進黨在地方選舉中大打「中國牌」,選舉結果卻大敗,此適足以印證台灣民眾較為關心草根性地方治理議題,而非高度敏感的統獨及國家認同爭論。

韓國瑜並不迴避高度敏感政治議題,既反對激進主義式台灣獨立,也不會刻意挑釁大陸當局「一中原則」、「九二共識」,避免在兩岸關係發展橫生枝節。這一點完全不同於民進黨既然承認中華民國,但又斷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甚至黨內激進派有時會提出「撤廢中華民國」、取消憲法增修條文「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大打「法理台獨」之擦邊球。由於國民黨在此次地方選舉取得大勝利,未來若採取「地方包圍中央」策略,將使兩岸關係「地方化」發展更為明顯。以民進黨為首的中央政府其兩岸政策,恐陷入「孤島效應」。

台灣地方選舉實為總統大選的「期中選舉」及前哨戰,2006年民進黨在地方選舉落敗,2008年總統大位拱手讓國民黨;2014年國民黨地方選舉失利,2016年總統寶座讓位民進黨。現國民黨在2018年地方選舉旗開得勝,這不僅可能翻轉2020年總統大選,也醞釀突破兩岸關係新契機。在2018至2020年過度期間,大陸當局對台政策的壓制可能會略為鬆手。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大陸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