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5°
( 26° / 23° )
氣象
2019-09-19 | 中央社

溫昇豪雙料入圍金鐘 樂見台劇蓬勃發展

演員溫昇豪今年憑著2部戲入圍金鐘戲劇類男主角及男配角獎。他曾離開5年到中國拍戲,現在看到台灣戲劇再次蓬勃發展,心裡很激動,日前接受專訪時坦言,很開心此時也身在其中。

溫昇豪今年以戲劇「雙城故事」入圍金鐘獎戲劇類男主角獎,在劇中演出一名曾經遭遇失敗的社會菁英,在台北大稻埕經營柑仔店,所遭遇的故事。

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溫昇豪飾演報社創辦人,一心希望能改革媒體,他在一場無差別殺人案中痛失愛子,與妻子婚姻觸礁,該戲演出讓他入圍今年金鐘獎戲劇類男配角獎。

溫昇豪出生於高雄,在新北三重長大,大學選讀傳播科系,也曾經擔任記者,後來前腳踏入模特兒界,後腳跟著走進演藝圈,成為演員。

高瘦的身形搭配筆挺的穿著,這是溫昇豪在戲劇中最常出現的扮相,他最為人所知的角色,除了幾年前「犀利人妻」中那個回不去了的溫瑞凡、「敗犬女王」裡的學長,還有近期「我們與惡的距離」裡情感壓抑的劉昭國。溫昇豪說,希望接下來還能演活更多角色,讓觀眾記得更多不同面向的他。

接受中央社專訪的那天,溫昇豪談了許多這幾年待在戲劇圈打滾,看到的光怪陸離、鹹香辛辣,熱愛演戲的他,從去年演出「雙城故事」,到今年紅了「我們與惡的距離」,很開心看到台灣戲劇終於爆出一片花火。

去年以前,溫昇豪跟許多演員一樣,面臨台灣戲劇市場的萎縮,為了生計、也為了看看不同的工作型態,前往中國演戲。不過,他坦言,很幸運在台灣戲劇開始蓬勃發展時回到台灣,「我隔了將近5年才拍台灣的戲,我自己也覺得很幸運,我拍完雙城故事,突然感覺到一點,就是台灣整個市場打開了」。

溫昇豪指出,2013年左右,台灣戲劇開始走下坡,以前偶像劇的賣點已經銷不出去,傻白甜的女主角和高富帥的男明星,觀眾已不再買單,但電視台依然被收視率綁架,困在偶像劇的榮光之中走不出來。

「我也跟電視台的老闆聊過這個問題,但他們也不敢冒險,他們跟我說一句我要養員工啦。」溫昇豪表示,隨著網路串流平台的興起,載體開始轉移,收視人口也轉變,台灣戲劇走入一片死寂,「所以製作單位跟電視台也只能說不敢冒險,只能維持現狀。維持現狀的過程,韓劇一直出來,大陸劇一直出來,台灣就被邊緣化。」

然而「麻醉風暴」、「通靈少女」等好戲接力推出,台灣戲劇像被注入新活水。溫昇豪表示,「我們旺盛的創造力都還在,我覺得前期都有人在做,然後公共電視有太多優秀的導演、新創的導演,他們一直都在做這件事情,只是觀眾沒有注意到」。

「我們與惡的距離」爆紅,在劇中演出媒體人的溫昇豪,本來就是個媒體人,他坦言看了內心很激動,「我算是半個媒體人,即使我現在的工作,我也是媒體人,我能夠做這樣的事,寓教於樂,我覺得非常好」。他也說,這些爆紅絕對不是偶然,「我看到一個成熟的觀影人應該有的角度,看到一個成熟社會應該有的東西,就是與惡的距離」。

溫昇豪特別指出,「與惡」中,有許多演員表現亮眼,其中最印象深刻的,就是曾沛慈,曾沛慈在戲中面對弟弟陷入精神障礙,必須扛起家庭重任,卻同時在愛情中失意,「我就看到沛慈,弟弟這樣發病,不知所措,我覺得那個就是滿考驗演員的內在、內心」。

談到未來發展,溫昇豪表示,什麼角色都會盡力做好,希望能跟台灣戲劇一起繼續成長茁壯,「我很慶幸就是台灣整體的創作力,跟被觀眾注意的這個部分,又再回來了」。

溫昇豪曾淡出台灣戲劇圈,如今他不想再離開,「我很開心自己成為這一分子,而不是已經被人遺忘,或者脫離這個團體,我還是在其中」。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娛樂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