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1°
( 37° / 33° )
氣象
2019-07-11 | 今日新聞

專訪/吳可熙:只要夠愛 便能戰勝苦難

專訪/吳可熙:只要夠愛 便能戰勝苦難
▲吳可熙將自身經歷放進編劇電影《灼人秘密》。(圖/吳可熙臉書)
女星吳可熙擔任編劇寫下《灼人秘密》,講述一名懷抱明星夢的女孩「妮娜」,在演藝圈坎坷逐夢的過程。吳可熙接受「姊妹淘」專訪,大方承認這部片是她的半自傳,並掀起過往傷口,重新回顧當年被導演欺負,遭到鈔票打臉、被迫淫蕩大笑的難堪往事。

專訪/吳可熙:只要夠愛 便能戰勝苦難
▲吳可熙在《灼人秘密》放入自身遭受職場霸凌的經驗。(圖/吳可熙臉書)

說起吳可熙的星路歷程,得從她最愛的書《小王子》開始說起。

我們都知道,小王子有個悉心照顧、真心愛著的玫瑰花,但他之後拋下玫瑰花,選擇出外冒險,而在遊歷許多星球後,小王子碰見人生導師狐狸,狐狸告訴他:「真正重要的東西,是用肉眼無法看見的。」

「你把時間投注在你的玫瑰花身上,她才會如此重要,你要對你的玫瑰花負責任。」

狐狸一番話,小王子決定回到玫瑰花的身邊,飽覽世間滄桑,他找回當初深愛玫瑰花的初衷,選擇用嶄新的方式對待她。

「你要對你的玫瑰花負責」,成為《灼人秘密》裡頭的台詞,被宋芸樺朗聲道出。吳可熙含淚向我透露,這是她永誌不忘的一句話,「表演就是我的初衷,是我心裡的玫瑰花。」

玫瑰雖美,卻是帶刺傷人,正如吳可熙崎嶇的演藝生涯,接二連三的挫折,一再考驗著她對「玫瑰」的愛。

專訪/吳可熙:只要夠愛 便能戰勝苦難
▲吳可熙接受「姊妹淘」專訪侃侃而談。(圖/吳可熙臉書)

36歲吳可熙是舞台劇起家,早年和導演趙德胤合作獨立製片,於各國影展頗有知名度,卻遲遲未能在台灣嶄露頭角。直至3年前,她在電影《再見瓦城》演出外籍勞工,一舉入圍金馬獎影后,正式走進所謂「主流市場」,原以為總算苦盡甘來,沒想到竟是考驗的開始。

《再見瓦城》外籍勞工演得太好,導致之後找上吳可熙的角色盡是和外籍、移民勞工有關,面對千篇一律同質性極高的劇本,她選擇全數推掉,陷入了一年失業窘境。

初次在台灣成名,吳可熙迎來的,是第一次失業。

期間,吳可熙幫時尚雜誌撰稿,兩週交一篇,原本只是為了賺取生活費,想不到就此開啟她對寫作的興趣。她開始整理過往師大附中街舞社的經歷,結合舞台劇生活的經驗,撰寫關於一名臨時演員跑去上表演課,之後發生一連串光怪陸離的故事,但寫完後,吳可熙沒信心拿出來,暫時擱置。

一年後,吳可熙等到了《血觀音》裡頭的棠寧,那個大膽狂放、情欲橫流的富家千金。該片再度讓她被觀眾們看見,孰料又陷進當年《瓦城》局面,她苦笑:「後面找我的角色都是壞女人,還有瘋狂性愛。萬萬沒想到,重複的事情就這樣發生第二遍,我推掉這些角色,結果又失業了。」

《血觀音》的亮眼票房,吳可熙第二次成名,反迎來了第二次失業。

專訪/吳可熙:只要夠愛 便能戰勝苦難
▲吳可熙在《灼人秘密》展現爆發力演技(圖/吳可熙臉書)

第二次失業時,吳可熙開始自我懷疑,「我開始問自己:對表演還熱愛嗎?有多熱愛?我是不是太堅持某些原則?這樣好嗎?詰問自己的過程裡,每一秒都是煎熬,我每天都很痛苦。」

腦袋瓜裡反覆想著「那不然就放棄呀!」,但吳可熙仍跑去租各國電影回家看,甚至把存款拿去報名表演和聲音課,「妳就住在台北的一個公寓,很渴望能跟遠在奧地利的麥可漢內克合作,但妳又一邊覺得,這個世界很荒謬、很詭異、很痛苦,好像自己幻想的、所渴望的,都跟自己現在的處境差距太大。」

吳可熙說,她是口嫌體正直,「就是放棄不了吧!我反覆在放棄、不放棄裡打轉,但我所做出的行為,明明就是『不想放棄』」。

過不久,美國爆發哈維溫斯坦性侵眾多女星的「#Me Too」事件,這讓吳可熙突然有了靈感,開始閱讀那些被性侵女星的訪談,並延伸搜集南韓張紫妍自殺、林奕含的故事等新聞,決定把第一次失業時寫下的臨演故事,拿出來重改成劇本。

「我會思考,為什麼事情已經發生那麼久,那些女星們可能八年後才出來講,或是說十年後她們自殺了。是什麼東西在糾纏她們、困擾她們、折磨她們?」

專訪/吳可熙:只要夠愛 便能戰勝苦難
▲吳可熙接受「姊妹淘」專訪侃侃而談。(圖/吳可熙臉書)

為揣摩那些受害女星們的心境,吳可熙反過頭,刨挖自己出道前被欺負的經驗。

那時吳可熙仍是臨演,某天拍電玩廣告時,她詢問導演大概是拍什麼鏡頭,結果對方認為吳可熙沒資格問問題,便在正式拍攝時幫她加戲,將好幾張千元大鈔弄成扇子模樣,要男演員去打她巴掌,「導演要我『淫蕩地大笑』,說我被錢砸,應該要開心才對。」

「所有人都嚇傻,就覺得明明不在劇本裡,而我當下很想哭,可是我不敢。」

「之後大概有兩個禮拜時間,我天天都在做惡夢,就連開個冰箱,我都會想到那時候的場景,然後導演聲音也會一直在我耳邊忽大忽小。」

這些記憶,吳可熙放進了《灼人秘密》中,「邊寫劇本時,我才發現我跟那些女星們一樣,都有過類似『創傷症候群』的經驗,只是她們所遭遇到的事情,是比我更可怕的。」

專訪/吳可熙:只要夠愛 便能戰勝苦難
▲吳可熙編劇的《灼人秘密》獲得法國媒體迴響。(圖/吳可熙臉書)

吳可熙說,她透過寫《灼人秘密》來了解自己,幫助自己重新認識過往低潮,最後療癒自己,「不管是二次失業,還是出道前被霸凌,我都會覺得那些風雨,都是在考驗你有多喜歡你的夢想,以及對這份夢想到底能多堅持。」

她淚眼婆娑地繼續說:「我記得我把《小王子》寫進電影時,我一直哭一直哭,很多事情都要用心去看見。」

「儘管環境會設定很多遊戲規則,很多時候會讓你無能為力,可是我很驕傲,我都沒有丟失我的初衷,我一直都是狐狸。」

早前《灼人秘密》在坎城影展放映時獲得大好評,吳可熙甚至被法國《解放報》邀請做了大篇幅專訪,她開心分享:「他們(外媒)說,我的電影把很多他們不敢說的話都拍出來了,這讓我覺得一切都值得,有種被肯定的感覺。」

吳可熙鼓勵那些在挫折裡跌倒、委靡不振的女孩們要勇敢,「所有的挑戰都是在考驗你們有多堅持、多想做、多想負責、多想努力!我知道這真的很痛,但也是因為考驗,人往往才會不顧一切。」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娛樂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