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4° / 22° )
氣象
2019-08-12 | 今日新聞

影/一起來「講趙德胤壞話」 夏于喬、宋芸樺不嘴軟

影/一起來「講趙德胤壞話」 夏于喬、宋芸樺不嘴軟
講趙德胤導演的「壞話」,夏于喬(左)、宋芸樺(右)不嘴軟。(圖/記者葉政勳攝)
夏于喬和宋芸樺,從長得相像到互有心結,圍繞在兩人之間的話題經常在網路流傳,直到合作電影《灼人秘密》訪問她們的時候,才發現根本不是那回事兒,不管是一搭一唱、眼神交流、互開玩笑的那種親密感,令人訝異:怎麼以前完全不認識的兩個人,現在可以如此「閨蜜」?

一聽到記者的疑惑,宋芸樺搶先說:「其實我們是在坎城影展才開始熟的,因為角色的關係,拍戲的時候我只有跟吳可熙最熟,但跟夏于喬不熟,而且殺青酒的時候,她又有事沒來,我們又不會私下約,後來到了坎城,我們住同一間房,大家一起吃飯,卸下各自角色的心情,才開始慢慢變熟的。」

夏于喬接著說:「我的個性比較慢熟,不知道一開始要怎麼跟人接觸,但幸好芸樺開朗大方的個性,讓我覺得很想跟她做朋友,她很可愛很像一個機器人、小妙麗(《哈利波特》),會一直來問妳為什麼為什麼,有很多的問題。她會跟著我進房間,一看到書就會問我:妳在看什麼書?好不好看?非常熱情,會覺得這個人很有活力,但不會煩死,我剛好很喜歡這樣的人,她的主動和熱情也感染到我。」

影/一起來「講趙德胤壞話」 夏于喬、宋芸樺不嘴軟
夏于喬坦言個性慢熟,很難交新朋友。(圖/記者葉政勳攝)

宋芸樺馬上不假思索接話:「因為過去我們二個真的會被傳一些事情,但我們二個都不認識,她又是我的前輩,會不好意思怕惹到她,很怕她誤會這個謠言是我造出去的,(夏于喬搞笑說『是呀』),那些真的沒有發生,不知道怎麼傳的,我又不認識她、沒有她的聯絡方式,就透過共同朋友告訴她『ㄟˋ,幫我跟喬說一下對不起!』現在發現跟她聊天有一種安全感,可能也是因為我很皮,一直突破她的心防,而且我們二個頻率也滿像的,所以聊起來短短幾天就敢開她的玩笑,敢這樣做就代表我們二個之間沒事,我覺得很幸運能認識她。」

這真的非常難得,因為夏于喬的個性念舊又很難被突破心防,平常愛宅在家裡的她,已經10年沒交新朋友了,但宋芸樺卻在二天之內「收服」夏于喬,可見兩人真的很合,也難怪,當記者要她們說說趙德胤(《灼人秘密》導演)「壞話」時,兩個人根本爭先恐後大喊「我先講!」場面超級爆笑。

影/一起來「講趙德胤壞話」 夏于喬、宋芸樺不嘴軟
哈哈,趙德胤導演好像很多「壞話」可以講。(圖/記者葉政勳攝)

這次換夏于喬搶著說了:「我要先講,我怕我說的先被講掉了,就是話多跟囉嗦(可見這是大家公認的),他不管講電影或生活、做人,連煮個麵都可以話匣子一直開、一直講一直講,跟他一起做訪問會很難插話,找不到地方插話,即使人家問說:可熙在這個戲裡面怎樣怎樣?導演也會代可熙回答10分鐘,光一個掃地也可以講10分鐘,他其實看了很多書,是有趣的,只要不要重複的話,都挺有趣。」還偷偷說:「其實很像周星馳《大話西遊》的唐僧,哈哈哈!」(片中唐三藏嘮叨到,可以把兩頭牛說到死,連觀世音都想掐死他)

宋芸樺則不甘示弱附和:「我覺得他的缺點其實很多ㄟ,某方面還滿ㄍㄧㄣ的,比她(夏)還要ㄍㄧㄣ,不知道有多ㄍㄧㄣ。他不會讓自己失控,非常自律,每一個都要在控制之內,但我覺得他這樣活得很累,但他一點都不覺得累,這才是最神奇的地方,我覺得這也是他能成功的地方。」夏于喬更加碼那種控制狂很變態,「他對能控制所有東西很有成就感!但他意志力非常強,讓我很佩服他!

影/一起來「講趙德胤壞話」 夏于喬、宋芸樺不嘴軟
吳可熙(中)對於講趙德胤壞話,很難說出口。(圖/記者葉政勳攝)

不過,當轉向吳可熙來講講趙德胤的壞話,可能有些困難,畢竟兩人都認識10年了,記者只好逼問:「難道導演從來沒有失控過嗎?」她想了好久才說:「像湯哥(湯志偉)本來是很開朗的,偶而會開開玩笑讓大家放輕鬆,但在劇組待久了就不講話了,因為講都沒有人笑,他就在想怎麼會這樣?」

有趣的是,吳可熙才「話」下句點,宋芸樺、夏于喬還覺得不夠,宋馬上搶說:「就連月姊(王月)也覺得很無奈,因為現場都非常安靜,連不小心咳嗽都嚇到!」夏接著幫腔:「你會感覺片場的氛圍是很嚴肅的,大家正在認真做一件事情,所以當你想要打擾的時候,都會覺得不好意思。」

看來,下回遇到趙德胤導演,也該請他講講夏于喬、宋芸樺、吳可熙的「壞話」,不知道是不是也有很多想抱怨的呢。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娛樂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