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7°
( 20° / 13° )
氣象
2019-12-08 | 今日新聞

名家論壇》柯志遠/《慶餘年》引人入勝的2019壓軸神作

名家論壇》柯志遠/《慶餘年》引人入勝的2019壓軸神作
《慶餘年》是2019年中國大陸電視劇,改編自貓膩的同名小說。(圖/翻攝愛奇藝)
奇正相輔,大開眼界,改編自大神級網路作家「貓膩」的《慶餘年》(他的《擇天記》、《將夜》分別於2017、2018搬上屏幕,都是轟動一時的年度大戲),千呼萬喚始出來,挾雷霆萬鈞的熱烈矚目度風光登場,上檔後叫好叫座迴響亮麗也是聲勢隆隆(上檔三天點閱破億,豆瓣網評分飆上8.0,八成以上觀眾給了四星以上佳評),讚聲通天,極短時間內坐實爆款。《慶餘年》故事背景架空歷史,一個病入膏肓的21世紀青年穿越之後起死為生,變成一個牽繫繁多秘密與爭端的權貴高官私生子,誤打誤撞卻也命中註定地捲進了波瀾壯闊的風起雲湧當中,跌宕詭譎的情節佈局,始於江湖,顛覆廟堂,大刀闊斧的敘事手筆大開大閤,縝密的劇本結構真正做到了「峰迴路轉,高潮迭起」,宮鬥、武俠、推理等多元趣味以「穿越」戲哏的「反差、意外」做為提味,時而諧趣跳tone,時而柳暗花明間快節奏翻轉,加上電影感成熟的高規格拍攝,演技大腕(陳道明、李小冉)搭配高流量小生(張若昀、肖戰)的出彩卡斯陣容,《慶餘年》在格局上是大戲,在劇情跟人設上是神劇,各環節的整體成績斐然,更是劇迷必追的2019壓軸好戲。

時空穿越題材自從《步步驚心》這座大山在2011年橫空出世以來,光在陸劇螢屏上老早已經不曉得翻演過各形各類的多少次穿越,新鮮感不再,卻儼然像「武俠劇」、「宮闈劇」…一樣成為華語類型戲裡旗幟鮮明一項品類。過往的「穿越劇」評價都不高主要在於沒將這個戲劇元素經營好,廉價地為穿越而穿越,生硬堆疊出來的「沙雕感」膚淺、空洞,連「戲劇張力」的基本功能都談不上,這個「架構危機」在《慶餘年》卻是不存在的,主人翁「范閒」在現實人生裡的體弱、命危,對比出他「想出去看看世界」的狂熱慾望,這個「饑渴感」立體化了他日後性格裡的不羈、豪邁,而「出去看看」的嶄新視野不是地圖上有形的經緯位置,而是時間長河裡的另一個落點,這何嘗不是一種耐人尋味的解讀。在首集開宗名義,現代的范閒就以小說撰寫人的身份直白地說「沒事為什麼要穿越?是想以現代人的價值思維,去和傳統視為理所當然的人世制度進行衝撞。」,這個核心精神不只是空口白話虛晃一招,說到做到,是的確深刻地體現在劇情裡的好幾個重要段落中的,也經由范閒跟亦僕亦友的「騰梓荊」過命的交情呼應了批判陳腐階級尊卑的「人,生而平等」之理念,相形之下,范閒的現代人記憶時不時脫口冒出突梯用語的搞笑點綴反倒沒有太浮誇的著墨,恰如其份,點到為止。至於在第一季整整46集篇幅中似乎還不會現身(卻以暗場交代,無處不在)的范閒生母「葉輕眉」,何以能夠以年輕少女身份在那個父權年代經商致富(還富可敵國),留下了足以繁茂國計生息的經商know-how,更有那等權力在「鑒查院」大門那等顯要位置樹立一塊企圖推翻千百年世俗窠臼的警世碑銘?這個伏筆的勾人,不只是對於劇情發展的舉足輕重,更實值決定了這個「穿越」的必要性、合理性的更圓滿通透,更深入人心。這都是跟大家「看到有點膩」的其他「穿越劇」明顯有著高下之分的,特別值得一提。

名家論壇》柯志遠/《慶餘年》引人入勝的2019壓軸神作
《慶餘年》由張若昀、李沁主演。(圖/翻攝愛奇藝)

近年幾部家喻戶曉的古裝大IP影像化都是話題性爆錶的大事件,說到所謂「架空歷史」這種手法,其實是一柄「兩面刃」,好處是鬆綁於嚴謹「歷史正劇」考據、擬真的框框架架,不論人物設定或劇情衍伸都有更餘裕的創作自由,以《慶餘年》為例,劇中的「慶國」究竟位在何處?啣接哪朝哪代?一概不可考,所以當范閒把清代曹雪芹的《紅樓夢》默寫出來發表,一時萬人爭睹洛陽紙貴,在詩會上直接把杜甫的「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當成自己作品而驚豔天下,貌似都不會穿幫,也都沒有不可以(那麼厚一本《紅樓夢》怎麼可能默得出來?就更不需深究啦),乃至戲中角色的造型在設計上天馬行空,只要畫風上不尷尬,怎麼出彩怎麼穿當然也都是被允許的(尤其李小冉的「長公主」一襲月牙白長禮服,豔麗不可方物,卻也任性得看不出任何歷史朝代的樣本依據)。然而,在「歷史架空」的前提之下,卻也可能召喚出了創作的人向《魔戒》(或其他經典)致敬的勃勃野心,總是不由自主地在型塑「世界觀」這個命題上耗費上無比心力,鉅細靡遺,無遠弗屆,這在文本閱讀時讀者可以好整以暇地縱容自己的想像力去馳騁,但一旦影像化,龐大製作預算所堆砌出來的「即視感」第一眼磅礡震撼,再看三看若還是「攝影壯觀,可是拖慢節奏」就讓觀眾恨不得快轉了,其餘諸如讓人覺得疏離陌生的「舞台大地圖」,有時候連主軸人物誰是誰?從哪來往哪去?都要花不少時間才能搞明白,過去的案例不論是「九州」系列的《海上牧雲記》、《九州縹緲錄》或郭敬明的《幻城》,都難免犯了這個錯誤(也很可能是推出後觀眾反應不如預期的主因之一),畢竟,一齣戲的引人入勝關鍵還在於「人物的鮮活生動,情節的精彩曲折」,舞台勾勒得再精雕細琢還是舞台,不會是讓故事活出生命的靈魂,《慶餘年》在這一點上拿捏得宜,服道化的美學匠心獨運、「醉仙居」等場景美到令人嘖舌…,卻始終沒有搶了「認真把故事說好」的這項首要使命,劇情脈絡雖是單線發展卻以密不透風的情節駕馭讓人目不暇給欲罷不能,這跟差不多同時間上檔由新紮萬人迷男神李現擔綱的另一齣IP大戲《劍王朝》,花了好多工夫在鋪陳打磨角色背景、來歷,光是錯綜複雜的關係描述就看得人大打哈欠頭疼不已,是相當不可同日而語的。

《瑯瑘榜》2014年大放異彩之後,這種以古裝時空為「載體」把宮闈、懸疑、武俠等多重元素混搭烘焙的劇型,便成了一種特別具備「大戲認證」的硬道理,但真正能做到「千錘百煉,光芒萬丈」的,到目前還不是很多,《長安十二時辰》原本可望再鑄輝煌,可惜36集劇情聚焦到「大燈樓」後一大段劇本走鐘鬼打牆,功虧一匱,最是可惜。從《慶餘年》播到目前的集數來看,是頗引起期待的,這些創作肌理融合得精準、勻稱,彼此激盪發酵出的戲味出人意表,開頭幾集「皇子爭嫡」的老哏做為背景鋪墊,卻成功凸顯出不同對立勢力的各自鋒芒,(幾個回合下來陳道明飾演的「慶國」皇帝居然才是最深邃難測的終極陰謀家),而以七八集左右的跨度完成一個主要事件的聚焦的結構建構得可圈可點,11集前范閒上窮碧落下黃泉拼死命打聽「雞腿姑娘」,為了財政大權的爭奪千方百計「退婚」,是一大段高潮,12集後追緝「北齊密探」的抽絲剝繭險象環生,成為另一波扣人心弦的大高潮(整齣戲的主體風格,也從前段的喜感、歡快,逐步加重了「大正劇」的凝練沉穩),走戲的弧線清晰,毫無冗拍贅拍,角色心理、題旨精神也層層挖深刻劃,讓人看時屏氣凝神還不時因為細節或動容或莞爾,角色名字叫「范建」,攸關幾幫人馬陰謀角力的財政機構居然叫「內庫」,路上有人偷賣手抄《紅樓》,范閒隨口問「你賣不賣盤?(光碟),都是神來之筆。

名家論壇》柯志遠/《慶餘年》引人入勝的2019壓軸神作
陳道明在《慶餘年》飾演慶帝。(圖/翻攝愛奇藝)

張若昀在新一代小生中以形象陽剛戲路寬廣著稱,《法醫秦明》等代表作不少,在《慶餘年》裡角色設定堪稱匪夷所思,從21世紀帶來的現代知識、幽默、審美、邏輯思維是真的,轉生古代後一身驚世武功、用毒絕學也是真的,多面向的人物魅力讓他活靈活現的演技頗有發揮,而隨著一連串的遭遇,角色在情感、識見、人格上的「內在成長」也掌握了極其細膩的層次演繹,是一次極亮眼極耐看的演出。陳道明的演出,氣場凌人自不在話下,深不可測的人物形象每出場都有鎮場功能。《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裡曹翠芬的「盛老太太」膾炙人口,本劇中客串演出范閒祖母,寥寥戲份,照樣感人肺腑。李小冉素來以溫婉人設深植人心,這次挑戰機關算盡翻雲覆雨的反派角色,是一大看點。女一號李沁,純美雍容,貼合角色,目前篇幅尚看不出太特別的演技丰采,反倒是之前不甚熟悉的幾位配角王陽(騰梓荊)、郭麒麟(范思轍)、田雨(王啟年)讓人過目難忘,搶眼極了。

●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最新娛樂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