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2°
( 23° / 20° )
氣象
2019-10-21 | 中央社

湖南女教師批形式主義 打到扶貧官方忙滅火

中國一名偏鄉小學老師,日前批評基層忙於應付各種上級檢查,導致學童無法好好上課。一時間,官媒紛紛檢討形式主義,但對於當前扶貧工作參雜了多少形式主義,評論顯得小心翼翼。

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永順縣女教師李田田11日,發表一篇題為「一群正被毀掉的鄉村孩子」的文章。文中稱,學校為了應付頻繁的上級檢查,隔兩天就要帶學生大掃除,「停課掃地」已是常態,在這些形式主義的背後,真正被犧牲的是學生。

偏鄉老師還肩負扶貧任務。李田田身上就有5個貧困戶,必須時常與他們聯繫,計算他們的收入、蒐集整理訊息、填寫各種資料等。有幾次,為了上級檢查,老師不得不停課去政府加班,「我們把那400多個學生置於何地?把教育置於何地?」

這篇文章引發關注後,李田田突然被當地教育局要求深夜冒雨前往縣城說明情況,並要她簽字承認自己的目光片面與言詞過激。

事件發展至此,其實可以看作「官本位、權本位」社會下,又一個並不令人意外的中國故事。

但因為輿論反應強烈,永順縣政府新聞辦公室20日通報,表示已成立調查組,對李田田及媒體反映的問題進行調查,對調查中發現的問題及時整改並嚴肅處理,處理結果將適時公布。

從20日到21日,中共官媒人民日報系統也發出多篇評論,表示「戳破形式主義泡沫、還需更多李田田」。在當前言論管控更為嚴格的環境下,官媒似乎有意營造「鼓勵講真話、能講真話」的環境。

新京報刊出上海財經大學副教授曹東勃的文章說,李田田文中所指出的頻繁迎檢,不是某一個具體的評估項目壓力,而是一些貧困地區在精準脫貧過程最後的收尾階段,所面臨的一種整體性草木皆兵、如履薄冰的氛圍。

官僚體系施加的壓力無所不在。曹東勃今年調查農村教育,一名老師指著教室後面黑板上滿滿的官方「掃黑除惡」宣傳文稿說:「誰能告訴我,這類工作跟我們的孩子有什麼關係?」

從陸媒反應來看,很多人對官僚體系中的形式主義,都有一肚子話想說,但遇到扶貧這樣重要的政策,官媒也沒有退讓。

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公眾號俠客島日前發文,雖坦言「農村中小學歷來是形式主義的重災區」,但也強調:「貧困地區的脫貧攻堅工作具有較強的政治性,從黨性、責任和擔當的角度看,各單位和黨員幹部配合中心工作,是不能討價還價的。」

文章指出,按照李田田的描述,應該是當地的脫貧攻堅工作到了最關鍵時刻,要接受第三方評估和摘帽(擺脫貧困縣頭銜)檢查,但「對於當地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門的行為,卻也不無同情性的理解」。

2020年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宣示「確保貧困人口如期脫貧」的目標年,他17日才發表書面稱,「困擾中華民族幾千年的絕對貧困問題,即將歷史性地得到解決,這將為全球減貧事業作出重大貢獻」。

在「大局」面前,要檢討形式主義可以,要溝通管道暢通可以;但要想大刀闊斧檢視扶貧工作的虛實與優缺,那就不可以,至少要先達成目標再說。

李田田的遭遇還讓人想到作家王蒙1956年發表的小說「組織部來了個年輕人」,同樣是不按職場遊戲規則,硬是要「講真話」的年輕教師,同樣是揭發官僚主義的問題,同樣令人擔心事件主角接下來的命運。

王蒙的這篇小說引發正反兩方激辯,隔年在中共領導人毛澤東表態下,王蒙得到了保護,但在隨之而來的政治浪潮中,他的小說再次成為「毒草」。

時隔62年,雖然這次不似當年要由最高領導人出面決定輿論風向,但是在涉及對官方批評的事上,仍然是「輿論風向」贏過「制度」。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財經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