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氣象
2019-05-20 | 國家網路醫藥

快樂的人不容易生病!疾病與心靈的關係

快樂的人不容易生病!疾病與心靈的關係

作者/伯尼‧西格爾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柿子文化《愛的醫療奇蹟:從「不治而癒」的重症患者身上看到不可思議的療癒能量》

問題是,大部分人願意顧及這些基礎條件的動機,會被隱藏在日常覺知中的態度所改變,結果很多人的意念因此變得混雜。

舉例來說,幾年前有個乳癌病人莎拉,當我走進她的病房時,她正在抽菸。她的行為很明顯地表達出:「我想要你治好我的癌症,但我搞不太清楚自己想不想活下去,所以我想我可能會罹患另外一種癌症。」她不好意思地抬起頭說:「我想你應該會要我戒菸。」

「不會。」我說:「我要跟妳說的是要愛自己,這樣妳就會戒菸了。」

她想了一會兒,回答:「嗯,我很愛我自己,只是我無法喜歡自己。」(莎拉最後終於能夠喜歡自己,然後戒了菸。)

這實在很矛盾,但也說明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許多人都無法面對自己。喜歡自己變成了虛榮與自戀。存在的驕傲與照顧自身需求的決心已經失去意義。然而,坦率地喜歡自己,這種正面態度對於健康的維持仍舊非常重要。病人如果能夠擁有這項最重要的條件,就有可能成為例外的病人。自尊與自愛一點都不罪惡,這兩種狀態能讓生活充滿喜悅,而不只是例行雜事。

然而,心靈不只透過我們有意識的選擇去運作,許多影響會直接作用在身體組織上,但我們卻一無所覺。想想這些常用的說法:「如芒在背、如鯁在喉。不要變成我的包袱、這個問題活生生將我吞沒。你讓我心碎了……」身體會反應心靈的訊息,不管有意識或無意識。基本上,這些都是和「生」
或「死」相關的訊息。

我認為我們不但有生存機制,例如戰逃反應,也有「死亡」機制會自動停止我們的防禦,放慢身體的機能,在覺得自己的生命不值得繼續下去的時候,帶著我們通向死亡。

每個人體的組織和器官,都是受到化學物質在血液中循環,以及內分泌腺體分泌的荷爾蒙產生複雜的交互作用所控制。這種複雜的交互作用是由「主腺體」(master gland),也就是位於大腦下方、頭部中央的腦下垂體所掌控。腦下垂體分泌的荷爾蒙,則是由位於大腦鄰近部位的下視丘(hypothalamus)分泌的化學物質與神經脈衝來控制,這一塊小小的區域控制了身體絕大部分無意識的自主維生反應,像是心跳、呼吸、血壓、體溫等。

幾乎大腦所有其他區域都有神經纖維進入下視丘,因此大腦其他部位產生的心智或情緒反應會影響到身體。

舉例來說,大概五年前,研究兒童發展的學者發現了「心理社會性侏儒症」(psychosocial dwarfism),這是一種處於家中情緒氣氛不健康狀態下,造成兒童生理成長遲緩、麻煩又常見的症狀。當兒童陷入爭吵敵對的戰火中,感覺被父母拒絕,因此自尊自重、大腦情緒中心或邊緣系統無法發展,造成旁邊的下視丘關掉了腦下垂體分泌成長激素的機制。

免疫系統有超過十幾種類型的白血球,集中在脾臟、胸腺和淋巴結,透過血液及淋巴系統循環全身。白血球分成兩大類。一種是B細胞,製造出可以中和生病器官產生毒素的化學物質,並幫助身體啟動自我的防禦;另一種是T細胞,包含了殺手細胞及其他幫手,可以殺死入侵的細菌與病毒。

最近的研究顯示,有一些我們以前所不知道的神經,直接從胸腺與脾臟連結到下視丘。其他研究則是證明,白血球會直接對某些傳導神經細胞訊息的化學物質有所反應。

從解剖學上證明大腦可以直接控制免疫系統,也出現在動物的研究上。有兩組科學家各自運用了巴夫洛夫(Pavlovian)的制約技術去改變免疫反應,羅切斯特大學醫學中心(The
University of Rochester Medical Center)的心理學家羅伯特‧艾德(Robert
Ader)與免疫學家尼可拉斯‧寇恩(Nicholas Cohen)持續用加了糖精的水以及抑制免疫的藥物餵食小白鼠,最後,只要使用糖精水就可以「騙」小白鼠抑制自身的免疫反應。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諾維拉‧史貝克特博士(Dr. Novera Herbert Spector)也透過類似的方法,運用樟腦的氣味去增強小白鼠的免疫反應。

快樂的人不容易生病!疾病與心靈的關係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健康新聞

延伸閱讀

PChome新聞APP 最新、最完整的新聞資訊下載APP 關閉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