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8° / 26° )
氣象
快訊

2019-08-05 | 中央社

不服從是義務 德國向暗殺希特勒的軍官致敬

特派員看世界(中央社記者林育立柏林5日專電)從德國柏林市中心的波茨坦廣場(Potsdamer Platz)出發,穿越愛樂廳旁的廣場,再往前走幾步,就是鼎鼎大名的史陶芬柏格街。

1944年7月,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大約一年,德軍上校史陶芬柏格(Claus Schenk Graf von Stauffenberg)暗殺希特勒(Adolf Hitler)未果,是在這條街上的陸軍總司令部被處決。他的辦公室如今改建成德國抵抗運動紀念館(Gedenkstaette Deutscher Widerstand),占地兩層的展覽展示了德國民眾反抗納粹獨裁的英勇事蹟。

自從好萊塢明星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主演的電影「行動代號:華爾奇麗雅」(Valkyrie)2008年問世後,史陶芬柏格這位著名的暗殺希特勒計畫執行者即為世人所知。

但史陶芬柏格真的是電影裡描述的英雄嗎?75年後的今天,德國又如何看這起轟動一時的暗殺事件?

1944年7月20日,史陶芬柏格走進位於今日波蘭肯特辛(Ketrzyn)的作戰指揮中心簡報室,在桌子底下偷偷放了炸彈,不料藏有炸彈的公事包被挪動,加上堅固桌面的保護,希特勒在爆炸時只受了輕傷。

史陶芬柏格誤以為希特勒已死,匆匆趕回柏林,當晚即與另外3位同謀在中庭被槍決。

對納粹歷史有深入研究的德國抵抗運動紀念館館長圖赫爾(Johannes Tuchel)表示,相較於800萬大軍和1000多位軍官,德軍內參與這次政變的只有幾十人,「當時的德國社會絕大多數人都支持納粹,因此這些少數人的反抗故事特別值得訴說」。

史陶芬柏格出身貴族,是一位傑出的軍事戰略家,在北非征戰時身負重傷,依然受納粹高層重用,因此有機會接近希特勒。為何他決心推翻納粹?

圖赫爾說,史陶芬柏格原本效忠希特勒,支持納粹的意識形態,看到對蘇聯的戰爭傷亡慘重,看穿了納粹政權毀滅性的本質,才開始動念推翻希特勒,打算恢復被納粹摧毀的法治。

因此,史陶芬柏格雖然是抵抗納粹的核心人物和最重要的象徵,但內心曾經過一番掙扎,絕不是一位只有光明面的英雄人物。

至於大眾熟悉的電影中湯姆克魯斯飾演的史陶芬柏格,圖赫爾認為,「那是一部驚悚好看的好萊塢電影,但跟史實不大有關。」

史陶芬柏格與他的同謀不僅全被處死,他們的妻子和孩子也受到迫害,可以想見僥倖逃過一死的希特勒對他們的恨意。

二戰結束後的十幾年間,這些密謀暗殺希特勒的人仍被視為叛國者,他們的所作所為不被德國社會認可。每年7月20日在此舉行的悼念儀式,僅有參與過反抗納粹的人、他們的家屬和少數幾位政治人物出席。

之後情況逐漸改變,尤其在兩德統一、首都遷回柏林後。1999年起,德國國防部每年選在7月20日這一天,讓新兵宣誓向國家和人民效忠,正式將反抗納粹的行動視為德軍的光榮傳統。

近年的民意調查顯示,德國民眾對7月20日的暗殺行動普遍有正面觀感,全國到處有以史陶芬柏格為名的廣場、街道和學校,與戰後初期對他的負面評價不可同日而語。

2007年,史陶芬柏格100歲冥誕。媒體當時正熱議剛殺青的湯姆克魯斯電影,「明鏡周刊」(Der Spiegel)報導,「直到現在,他死後的生涯才達到驚人的高峰,然而這過程一點也不理所當然」。

同樣的,抵抗運動紀念館經過戰後70多年來一點一滴的累積,才有今天的規模。展覽說的不只是史陶芬柏格的故事,還有牧師、學者、藝術家和平民積極或消極對抗壓迫的許多例子,深具教育意義,去年吸引了12萬訪客。從逐年增加的參觀人數來看,德國人對反抗納粹故事的興趣顯然愈來愈高。

今年館方利用暗殺希特勒75週年的機會,製作上千張的海報,遍布城市各角落,上面寫的是反抗納粹的人說過的話,「不要讓你們每個人最珍貴的自由意志被搶走」、「保障每個人自由的國家,才是正義的國家」。

圖赫爾解釋說,寬容、法治、及必要時得勇敢站出來捍衛民主才是這些人留給德國人的精神遺產,「我們要利用這個遺產來對抗最近崛起的極右勢力」。

今年7月20日,除了延續往年傳統舉行新兵宣誓入伍的儀式,德國政府特地在紀念館的中庭、也就是史陶芬柏格等軍官當年被處決的地方舉行盛大儀式,向這群「試圖將德國人民從納粹恐怖統治解放出來的人」致敬。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致詞時表示,這群反抗的鬥士「提醒我們隨時提高警覺,對抗各種形式的極右、種族主義和反猶主義」,呼籲國民不要忘記歷史教訓,放任排外勢力崛起。

她認為,當情況讓人唯有抗命、反抗上級或眾人的壓力才可能保有尊嚴和人性時,「不服從就是義務」。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