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5°
( 27° / 23° )
氣象
快訊

2019-08-07 | 中央社

法國學者談香港 北京紅線為分離主義

法國學者波恩達茲分析香港事態發展及北京當局底線。他認為,北京的紅線是分離主義,中共視內部事務重於國際形象,若出現分離主義,為維護合理性,除了軍事干預外別無選擇。

香港群眾因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而發起抗議行動,從街頭運動到罷工、罷市、罷課,西方國家也相當關注。這項由港府推動的草案若通過,原本可把司法案件被告送往中國大陸,一般稱為「送中條例」,經香港人民強烈反對後,港府宣布暫緩修訂,但群眾持續要求撤回草案、調查警察暴力、釋放被捕抗議人士等。

費加洛報(Le Figaro)訪問策略研究基金會(FRS)研究員波恩達茲(Antoine Bondaz)。他提到,諸如台灣、香港、新疆、西藏等議題,對中國共產黨來說,統一是不可逾越的原則。

中國於7月底公布新的國防白皮書,重申打擊分離主義的必要性,還批評台灣「挾洋自重」。

波恩達茲說,這份白皮書可以用兩個詞總結,就是舞台上的場面調度以及警告,目的是透過某種程度的透明性、比美俄還低的人均軍事花費及與各國的國防合作,讓國際社會安心;但同時,北京也針對分離主義釋出明確警告,這對中國來說,是一道真正的紅線。

波恩達茲說,北京想對內、對外傳達一個明確訊息,中國統一是沒有商量餘地的事,這是中國共產黨合理性的基礎,不能容忍任何外來干預;本質上,北京的宣言並無重要進展,必須強調的是,現在的分離主義風險肯定比前幾年更小,台灣正式宣告獨立的假設確實比2000-2010年代中期更不可能,新疆的分離運動也被壓制。

他表示,另一個北京提到的威脅是西藏,近年各國的報導已不如前幾年多,北京政府打破西藏自治區的閉塞狀態,以便更能掌控當地人民,還成功勸退許多外國領袖與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會面,藉此限制國際為西藏議題動員。

他說,許多人在西藏自焚,但狀況與新疆不同,新疆的攻擊案及種族之間的緊張關係造成許多人死亡,中國無論如何會嚴厲反對所謂的「3股惡勢力」,也就是分離主義、恐怖主義及宗教完整主義,對北京來說,這3方面至少曾經同時出現在新疆自治省。

波恩達茲認為,白皮書未特別提到香港,並非偶然,直到目前,中國方面都不認為香港內部有分離運動,自香港於1997年回歸中國後,發生過幾次大型抗議,但並不直接質疑北京的權威,而是為了捍衛理論上可以持續到2047年的「高度自治」。

然而「一國兩制」的矛盾逐漸凸顯出來,北京想慢慢改變「高度自治」,以便在2047年之前自然進行轉換,但一部分香港人認為直到2047年都應維持「高度自治」,這對年輕一代抗議群眾尤其重要,他們從未真正認識過英國殖民時代的香港,但他們看著北京逐漸增強控制,而2047年的時限很快就要到了。

波恩達茲說,還令人擔心的是,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近日表示某些抗議群眾想「摧毀」香港,並指有人提出「光復」香港;波恩達茲認為:「香港當局使用這些字眼,是逐步替北京干預鋪路,即使這一步還很遙遠。」

他表示,若出現明顯質疑北京及香港地位的運動,中國當局會為了展現不妥協的態度而加以干預,多數抗議群眾也很清楚,所以他們很小心不去觸碰這一部分,但北京可能會認為群眾訴求中的改革選舉制度一項,等同質疑北京權威。

波恩達茲認為,雖不易預測可能迅速改變情勢的事件,但或許會有3種走勢;首先是北京如1997年以來一直所做的,持續蠶食香港自主權,這一走勢可能性最高;其次是維持現狀;再者是香港人奪回部分自1997年以來失去的自主權,但這不太可能發生,因為這需要北京做出巨大讓步。

他補充,還有一種走勢很黑暗,就是出現宣告香港獨立的運動,但這也不太可能,若真的發生,北京可能會立刻採取軍事干預。

費加洛報記者提到,關於香港和台灣議題,常有一種說法是北京一旦干預,可能會在國際舞台上損失重大;波恩達茲表示,西方國家經常強調這種指北京會有國際形象風險的觀點,但這要相對來看。

他分析,首先,中共內部迫切的事務比國際形象更加重要,若出現分離主義,中共為了維護自己的合理性,除了軍事干預以外別無選擇,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時,提出的政黨及體制合理性基石就是找回國家統一,這說明了為什麼台灣議題對北京來說永遠是根本。

其次,中國當局知道國際社會也會分歧,中國的經濟份量越來越能用來當作發揮影響力的工具,近期有18個歐洲國家和日本、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等簽署譴責在新疆發生的人權暴力的宣言,中國則召集俄羅斯、阿爾及利亞等37國支持自己的政策。

因此,他認為,在國際合作方面,北京若真對香港武力干預,後果可能不會如天安門事件過後那麼嚴重。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