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9° / 21° )
氣象
2019-09-19 | 中央社

沙盤推演 梵中協議屆週年後的各種可能性

特派員看世界(中央社記者黃雅詩梵蒂岡19日專電)2018年9月22日,一份不到百字的聲明占據多家國際媒體頭條,因為這是教廷與中國經過數十載談判後,首度正式簽署官方協議。

可以看出雙方都很謹慎,將這份「主教任命協議」定位為臨時性,內容不對外公開,試水溫的意味濃厚。

外傳這份協議的「試用期」是兩年,屆滿一週年的時間點因此殊為關鍵。雙方都要在此時仔細評估得失,考量是否要讓協議永久化,使雙邊對話進一步邁向深水區,或設立停利、停損點,鋪陳一個適當的退場機制。

主張梵中協議不應繼續走下去的一派,認為協議無助中國宗教自由化。近一年來,中國政府箝制宗教的情形變本加厲,除了備受國際詬病的新疆維吾爾人「再教育營」,中國各地多個天主教堂、聖地被拆毀,神職人員遭威迫登記加入官方組織,甚至動輒「被消失」。

天主教媒體曝光大量影音照片,列舉中共政府壓迫宗教的實例,但向來捍衛人權與宗教自由的教廷隱忍不發,不想破壞梵中協議開啟的互信基礎。

支持協議的一派主張,教廷所有妥協都是因為背後有更高戰略目標,盼望中國天主教會產生顛覆性的質變,為達成目的,戰術上不得不有所犧牲。

從教廷高層談話和智庫研究中,不難一窺教廷擘畫「新中國教會」的企圖心。今年3月,教廷國務院長(Secretary of State)帕洛林(Pietro Parolin)為一本梵中關係新書寫序,主題即為「一起為中國教會的未來書寫新篇章」。

這本書由耶穌會期刊「公教文明」(Civilta Cattolica)出版。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出身耶穌會,期刊主編史帕達洛(Antonio Spadaro)是教宗摯友兼文膽,這份期刊在方濟各上任後,被視為教廷間接釋出各種政策說帖的重要平台,對中梵關係著力尤深。

帕洛林在書序中直言,這本書是刻意選在梵中協議後一個「特殊歷史時刻」發表,亦即前教宗本篤十五世公布「夫至大」宗座牧函百年之際,牧函宗旨是強調追求真正的「普世教會」。

「普世教會」的意義當然是相對於「獨立辦教」。天主教奉行聖統制,教宗是耶穌門徒聖伯多祿的直屬傳人,是全世界天主教會的領袖。但中國共產黨1950年代成立自治、自養、自傳的天主教愛國教會,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原則,否認教宗領導權,這是造成梵中關係裂解的主因,也使中國教會長期分裂為地上(官方)、地下(非官方)兩派。

故教廷簽署梵中主教任命協議的戰略目標很清楚,是要打破中國政府的獨立辦教原則,使中國教會融入普世教會。教廷實踐目標的手段很單純,是教宗不斷呼籲的「對話」,專業術語即是外交談判:一門透過精算妥協換取最大利益的藝術。

以此權衡,教宗承認中國政府自行祝聖的7位非法主教,換取教宗對中國主教的「最終同意權」,對教廷來說是相當划算的。因為前者只是特赦少數個案,後者卻是改變制度,讓新中國教會有機會產生數十、上百個宣誓效忠教宗的主教。

梵中協議後首批落實的兩樁中國主教任命案,支持了教廷的立論基礎。8月26、28日獲得祝聖的蒙古集寧教區姚順主教、陝西漢中教區胥紅偉助理主教,都是教廷屬意人選,中國官方頒發的任命批准書,甚至破天荒明載「此人選已經教宗同意」,打破了中共政府長期堅持的「宗教團體和宗教事務不受外國勢力支配」鐵律。

今年7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22個國家聯合聲明,要求中國勿再迫害新疆維吾爾族與穆斯林時,中國政府立刻抗議這是「把人權問題政治化,粗暴干預中國內政」。

但是今年6月,教廷公開發表一份中國神職人員牧靈指導原則,直言要求中國政府不要對非官方教會施加恐嚇性壓力,「就像已不幸發生的那樣」。中國並沒有任何公開反彈。

由此觀之,中國政府的「宗教中國化」政策看似鐵板一塊,其實還是為了政治外交利益服務,可以頗具彈性。現下中國急於挖角台灣友邦,希望跟教廷發展政治關係,梵中協議延期或永久化的可能性高。

未來一年,可預見梵中將共商處理更多教務問題,包括教區數量的認定劃分,補實近半教區懸缺的主教,以及繼續增進雙邊文化交流。而梵中協議循序開展,也可能如同梵越模式,無可迴避地進一步觸及派駐宗座代表等政治議題。

梵越2010年達成主教任命協議,今年8月下旬,梵越在第8次聯合會議達成共識,教廷將在越南設立常駐宗座代表。

中國外文官媒「環球時報」每提梵中協議,必會暗示雙方正邁向「關係正常化」,可見中國對協議有很高的政治期望。但和教廷一樣,中共要完成戰略目標,過程也得有政治妥協,不論是刻意讓步或潛移默化,現在中共政府對獨立辦教、外國勢力干預宗教的立場出現鬆動,即為例證。

而政治妥協存在風險。梵中作為現代國家有個共同點,他們的權力基礎都不是來自民意,是依靠單一信仰或意識形態支撐,這類國家操作政治妥協時稍有不慎,主事者的絕對權威感就會下降,很容易引爆統治危機。

教宗因梵中協議被貼上「親中」標籤,承受不少嚴厲批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3月訪問羅馬,最後一刻以「顧慮黨內歧見」為由,婉拒與教宗會面,足見中方也有必須應付的茶壺內風暴。

梵中都在這局政治豪賭裡步步為營,教宗去年接受專訪時說「中國人的耐心應得諾貝爾獎」;不過教廷也很擅長滴水穿石,畢竟依據聖經,上帝才是時間的創造者。或許雙方誰撐得久,誰就能在這場拉鋸戰笑到最後。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