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9°
( 20° / 19° )
氣象
快訊

2019-10-16 | 中央社

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換風貌 新舊交融迸火花

特派員看世界(中央社記者尹俊傑紐約特稿)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閉館4個月後,即將以嶄新面貌見客。這座藝術寶庫擴建,空間更寬敞且貼近大眾,梵谷「星夜」等名作也更換陳列位置,展現館方不斷求變的理念。

MoMA創立迄今90年,在博物館百花齊放的紐約地位舉足輕重,人氣居高不下。但近年MoMA訪客如從曼哈頓中城53街進出,應該都覺得大門不太起眼,上樓進入展廳後空間也略顯侷促,室內沒有透進太多光線,與城市景觀有明顯隔閡。

經過5年翻新工程,MoMA從原建築向西延伸,與法國建築師努維爾(Jean Nouvel)設計的摩天大樓低樓層融為一體,展廳空間擴增1/3,可多展示1000件作品。

新MoMA將於10月21日正式對外開放,展現耗資4.5億美元(約新台幣138億元)的「拉皮」成果。

MoMA擴建後,在53街有更體面的大門,嶄新的一樓大廳更加氣派明亮,直通54街,參觀動線與空間也增加,讓訪客更能駐足思考。新增的MoMA旗艦店位於西側地下一樓,挑高與落地窗設計讓路過MoMA的民眾得以盡覽內部景觀,無形間拉近博物館與普羅大眾的距離。

更特別的是,新MoMA在一樓西側增設兩個展廳,不收門票,這都是館方致力打破藩籬,讓民眾更貼近藝術、館藏更融入城市的具體做法。

MoMA館長勞瑞(Glenn D. Lowry)日前在媒體預覽活動受訪時說,館方希望將街頭活力帶進博物館,讓內部充滿生氣。新建築運用巧思,讓53街成為視野一部分,實現MoMA早年與城市融為一體的概念。MoMA與街道即使仍有隔閡,但既有的雕塑花園和新增的一樓展廳都使間隔縮小。

勞瑞傳達的理念,充分體現在美國已故聲場雕塑家大衛都鐸(David Tudor)裝置藝術「雨林五」(Rainforest V)所在的新展廳上。

「雨林五」由懸吊在半空中的鐘、油桶、木條和其他器物組成,置於物件上的揚聲器發出各種聲響,徜徉其中,有如在一片叢林裡漫步。如今,新展廳大片落地窗讓鄰近建築景觀一覽無遺,都市叢林構成全新背景,為這件作品增添另一番感覺。

MoMA擴建由紐約建築師事務所Diller Scofidio + Renfro創辦合夥人狄勒(Elizabeth Diller)率領的團隊操刀。在她眼中,新MoMA實現「博物館民主化」概念。

狄勒表示,新MoMA空間擴增,賦予策展人更多自由、選擇和彈性。與此同時,MoMA增加出入口與參觀動線,如今四面八方都能見到一樓內部景觀,原本指定路線讓訪客體會館方敘事的限制也消失,和過去相比,參訪整體感覺更加自由。

MoMA這次重新開幕是15年來最大變化,硬體與展廳翻新之餘,策展人也絞盡腦汁「混搭」,打破繪畫、雕刻、影像等藝術形式界線,為經典作品的陳設空間注入新血。

以鎮館之寶梵谷(Vincent van Gogh)名畫「星夜」(The Starry Night)為例,6月閉館前在5樓展廳的中央位置,如今與亨利盧梭(Henri Rousseau)的油畫「沉睡的吉普賽人」(The Sleeping Gypsy)掛在同一面牆上,展廳中央改為陳列碗、壺等陶瓷藝品。

畢卡索(Pablo Picasso)代表作「亞維農的少女」(Les Demoiselles d''Avignon)周圍也不再只有他的作品。館方發揮巧思,將非裔美籍女畫家林戈德(Faith Ringgold)營造暴力驚恐氛圍的畫作「美國人系列#20:死亡」(American People Series #20: Die)置於附近,呈現多元風貌。

另外,普普藝術大師安迪沃荷(Andy Worhol)經典作品「金寶湯罐頭」(Campbell''s Soup Cans)結束出借,重回MoMA展廳。策展人為打破藝術風格藩籬,不再強調普普,而將陳列1960年代初期藝品的展廳命名為「從湯罐到飛碟」(From Soup Cans to Flying Saucers)。

許多人起個大早拜訪MoMA,就為在人潮湧現前搶個好位置,靜靜體會莫內(Claude Monet)「睡蓮」(Water Lilies)三聯畫的意境。如今莫內畫作也變更展廳,MoMA舊雨新知直奔前得先確認方位,以免迷路。

MoMA求新求變,但變化中也有不變,展廳依作品年代劃分就是其中之一。5樓展廳為1880至1940年代,4樓為1940至1970年代,2樓則是1970年代至當代作品。

在這主要脈絡中,策展人讓影像等多種藝術形式穿插其中,營造驚喜。上述3層樓約1/3的作品,每隔6個月就會變更陳列位置,意味18個月後,「亞維農的少女」、「星夜」等名作所處的展廳將給人煥然一新的感受。

MoMA深知這些名作價值連城,也是吸引民眾造訪的主要賣點。勞瑞保證,這些核心館藏多數時間都會展出,策展人只會定期更換訪客欣賞名作依循的脈絡。

勞瑞說,欣賞和思考現代藝術的樂趣,有時就在於探索與不斷挖掘。「我擔心有人一年後來這邊看不到畢卡索和林戈德的作品嗎?我不擔心,因為他能看到畢卡索和其他同等令人興奮且具啟發性的作品」。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