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9°
( 20° / 18° )
氣象
快訊

2019-11-19 | 中央社

數千示威者圍魏救趙 香港反送中民氣未散

18日晚間,數千港人在上班日夜晚於九龍抗爭,試圖救出受困香港理工大學的示威者。中央社記者在追蹤受困台生的消息期間,見證了將抗爭融入生活,和民氣未散的香港。

18日晚間,九龍半島多地出現示威者上街堵路,響應「去理大,救學生」號召,試圖「圍魏救趙」,分散警力,讓受困理大的示威者有機會逃出。

由於該區多數的地鐵站已經關站,道路也已封閉,中央社2名記者最後只能從港島搭乘渡輪前往尖沙咀。

海面上望去,香港的夜景依舊燦爛,但遠遠已經見到對岸道路上,閃耀著一整排警車特有的紅藍燈光。

走出碼頭不遠處,梳士巴利道上數以千計的示威者已組起好幾條長長的人鏈,將頭盔、雨傘、磚塊和製作汽油彈所用的玻璃瓶、砂糖和白電油(去漬油)等物資,不斷傳遞到前線。人鏈中的示威者並沒有太多裝備,多數只戴上口罩,許多人還穿著襯衫、套裝,似乎是下班後直接趕過來。

事實上,「各區開花」的行動當天白天已經開始,卻不見太大成效,人潮反而是在晚間才逐漸湧現。有示威者就挖苦地說,「香港人真的很喜歡上班,連抗爭都要等到下班後」。

在警民對峙前線的尖東海濱,記者找到了受困理大的台籍戴姓高中生母親和妹妹。他們原先和其他理大的受困者家長一起在港晶中心前靜坐,但隨著警民衝突不斷擴大,只能不斷向後撤離。

戴姓學生的母親正和台灣的家人聯繫,他們在電視新聞中認出了她,急忙打來確認狀況。

戴姓學生的妹妹接到消息,有學校老師認為只是中學生,應該不至於判重刑,建議戴姓學生自首。根據香港法律,暴動罪最高可判刑10年,妹妹對此相當生氣,哭著說:「她又沒有暴動,怎麼可以叫她去自首」?

到了深夜,遺失手機的戴姓學生借了電話打給母親,表示自己將和其他中學生們,由一群中學校長帶出理大。現場消息指出,警方不會立即拘捕未滿18歲的學生,在拍照和登記身分後,可以離開。

記者隨即和戴姓學生的家人徒步前往理大現場。警民對峙蔓延了大半個九龍半島,許多街道被都封鎖,一行人必須在小巷弄間來回穿梭,尋找出路。

大街上警民對峙進行中,粗口此起彼落;小巷內的大排檔卻照常經營,一對情侶甜蜜對坐,共享一碗熱騰騰的車仔麵。

半路上,耳邊傳來一陣低沈的爆炸聲,戴姓學生的妹妹隨即說:「是射催淚彈,沒事」。戴姓學生的母親苦笑著對記者說,香港這5個月來都是這種狀況,孩子已經光聽聲音,就能辨識出是開哪種槍了。

戴姓學生的母親是香港人,由於教育原因,從姐妹倆小學起,就帶著她們在香港生活,兩人目前都就讀一間英文中學。

戴姓學生的妹妹說,學校有通識教育課程,學生對香港目前的時事都很了解。但她也說,這堂課不只聚焦在本地事務,中美貿易戰等議題也在課程中。

對於有人批評通識教育是讓香港青年激進化的元兇,妹妹對此不以為然,回答更令人莞爾:「那些課用英文上,專有名詞又更難,還要交報告,如果真的要取消這堂課,我想學生也不會反對」。畢竟這麼多年輕人上街,不可能僅僅是因為一堂通識課。

行進間,母女倆不斷用手機查看各家媒體的直播畫面中,有沒有戴姓學生的身影,但始終不見蹤影。直到一位香港同業傳來了消息,指她可能會被送到北角警署去,記者才和她們分頭離開。

據香港明報報導,這場「去理大,救學生」的抗爭中,共有超過100名示威者在九龍各地被捕。

凌晨時分,記者乘坐計程車經過西區海底隧道時,隧道口外仍有大量民眾聚集,而通訊軟體telegram中則不斷跳出「義載」示威者的車輛訊息。

沒有人知道理大內的示威者最終是否能全數離去?也沒有人知道這場運動能持續到何時?唯一可以確定的,這股反送中民氣,沒有消散。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