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9°
( 20° / 17° )
氣象
2019-11-28 | 中央社

伊斯蘭國女人 她們專門酷刑凌虐婦女

伊斯蘭國也需女人效力,專門酷刑侍候婦女。她們在鏡頭前透露曾如何施暴,有婦女因著裝未遮眼而於遭行刑時分娩,更多人因此流產。還有人專門用牙齒給人施加「咬刑」。

「伊斯蘭國不只需要男性戰士,也需要女人擔綱重要職務。例如,只有女人才可以給其他女性搜身。又或者,像其中一位女性說的,女人才可以幫女炸彈客繫上炸彈腰帶。」紀錄片「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的女人」(Women of ISIL,暫譯)製作人丹鐸(Thomas Dandois)在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撰文說。

這部紀錄片在半島電視台英語頻道紀錄片單元Witness播出。ISIL於2014年6月29日宣布建立新哈里發國(caliphate)並改名為伊斯蘭國(IS)。

兩名受訪婦女說她們在IS統治下替宗教警察擔任「酷刑施刑者」。其中愛莎(Aisha)的故事發生在敘利亞北部拉卡(Raqqa)。她說:「那是我們的工作,專門對人施加酷刑。」

愛莎表示,她丈夫已殉道,自己別無選擇只能替IS工作。經過3個月背誦古蘭經的訓練後開始「執業」的她說:「參加後,他們給我們槍。我的單位有10名婦女,3個被派到車上,7個派駐酷刑室(torture room)。他們挑選高大、盛氣凌人的女性來讓人害怕。他們挑選最殘酷,對誰都絕不留情的女人。」

愛莎說,如果婦女沒有兄弟或丈夫伴隨就單獨上街或搭計程車,「她就會被捕」。女性「執法人員」會在街坊和巿場等地巡邏,看哪些婦女沒有遵守IS的法律著裝。

「我們回到警察局的時候,車上理當載滿女人。有的時候我們會逮捕30、40個,有時候10或20個,依犯法人數多寡不一,但我們從來不會空手而回。」她表示,被捕婦女一到警局就會先遭到鞭打、關押幾天,然後讓她們掏錢購買規定的服裝,才把人放走。

某日一名婦女因為搽指甲油而被捕。愛莎說:「他們用鉗子拔掉她的指甲。」

她表示:「有些婦女還在懷孕初期,那些酷刑導致她們流產。有一名婦女在宗教警察辦公室裡分娩。她本來跟母親在前往醫院的路上,因為覺得自己就要臨盆了。但是她的著裝沒有遮到眼睛,所以被捕。她在警察局遭到酷刑的時候分娩。有許多婦女在那裡流產,他們毫不留情。」

愛莎說,施刑者本身也會受到監視,如果因為犯法的是熟人而沒有加以逮捕,就會遭到同事舉報。她並透露,IS成員禁止別人抽菸、喝酒,但是自己卻樣樣來,「他們自己可以,換做是別人就犯罪」。

宗教警察的頭兒還會從被捕的女人中挑妻選妾,如果喜歡,就會提議要跟對方結婚。一旦她也同意了,他就簽署結婚文件,然後把人帶回家,否則的話,她就繼續被關、接受酷刑。

45歲婦女法茹可(Um Farouk)出身敘利亞代爾祖爾省(Deir al-Zor)。她受訪時說,IS要求婦女披寬鬆的黑紗袍(abaya),起先還准許不必遮住眼睛,後來卻更改規定,不但不可以露出眼睛,甚至還得戴手套。她說:「誰沒有遵守規定穿太緊身的黑紗袍,或身上有什麼東西會閃閃發亮,通通違規。」

法茹可表示,觸犯輕微道德罪行的婦女會遭到由女性擔綱的所謂「咬手」(biter)施以「咬刑」。她說:「她咬女人。有一次,她咬一名婦女的胸部而且不肯放開、不肯停止凌虐那個女人,一直到她死掉了才罷手。」她說,牙齒之外,「咬手」有時候也會出動電鉗子行刑。

她表示:「曾有一名助產士為女戰俘而來。她們可能是敘利亞自由軍(Free Syrian Army)成員的妻子或女兒,或是無宗教信仰者的妻子,有男人來強暴她們,造成她們懷孕,所以才找助產士來進行墮胎。」

丹鐸寫道,他在伊拉克北部摩蘇爾(Mosul)碰到至今仍然支持IS的婦女,「她們告訴我們:還沒有結束,我們會捲土重來,我們將恢復哈里發國、重新掌權」。

他指出:「在敘利亞和伊拉克,每個人都知道仍有潛伏組織。伊斯蘭國現在存在阿富汗、菲律賓和印尼。惡魔已滅,但禽獸在別處死灰復燃。我不想危言聳聽,但是認為伊斯蘭國已成歷史的人,大錯特錯。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