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1°
( 24° / 21° )
氣象
2019-08-14 | 大華網路報

宮崎駿親口告訴你為什麼等不到《龍貓》續集!一窺《龍貓》的誕生之地...

宮崎駿親口告訴你為什麼等不到《龍貓》續集!一窺《龍貓》的誕生之地...

龍貓出生的地方
宮崎駿親口告訴你為什麼等不到《龍貓》續集!一窺《龍貓》的誕生之地...

「住在杉並時我會去釣魚、在水邊散步。那時候神田川流域曾經有過像這樣的池塘。」(宮崎)
宮崎駿親口告訴你為什麼等不到《龍貓》續集!一窺《龍貓》的誕生之地...

貓巴士行駛的是一條兩側被櫸木包圍、細小又彎曲的神奇坡道。
宮崎駿親口告訴你為什麼等不到《龍貓》續集!一窺《龍貓》的誕生之地...

小女孩在公車站等父親,不料身旁站了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生物。小女孩的表情說明了她想看又不敢看的心情。
宮崎駿親口告訴你為什麼等不到《龍貓》續集!一窺《龍貓》的誕生之地...

「若不是住在所澤,《龍貓》就不會誕生。」(鈴木敏夫)

那是去年(2017 年)的事。宮先生(宮崎駿)利用梅雨季短暫的放晴之日提議道:「我想介紹大家認識龍貓出生的地方。」

我聽他說過很多次。宮先生每到星期天就會去撿垃圾的淵之森以及上之山(かみの山),都美極了。仔細聽他說明後才知道,再這樣下去上之山即將被開發,他想設法阻止這樣的情況發生。
談話過程中,我愈聽愈覺得不過癮,便提議要他帶我去上之山一遊。
百聞不如一見。
說起來,宮先生其實是在東京中心區土生土長的「都市小孩」。結婚之後才在所澤定居。那已是大約五十年前的事。而《龍貓》就是他在住家附近散步的過程中想到的靈感。最早的片名「位在所澤的隔壁妖怪(所沢にいるとなりのおば
け)」即是證據,縮短之後才變成現在的「龍貓(となりのトトロ)」。
我頭一次對宮先生心懷敬畏。對他藉由散步、觀察,進而有所感觸的那種感受力。

宮崎駿訪談
1960年代後半舉家搬到所澤的宮崎導演。在漫步於這片土地期間所畫的意象圖中,鮮活地表現出龍貓誕生之初的世界。對於這個意象的根源-所澤這塊土地,導演暢談了他此刻的想法。在武藏野的農村風光逐漸被摧毀之時,自己也來到了武藏野,好像要把它毀滅似的。

—有關成為《龍貓》故事舞台的所澤,導演最初來到所澤時,對那裡的印象如何?
宮崎:正確地說,我並不是只看過所澤這個地方就做出這部電影。我自1950年左右開始就一直住在杉並,當時杉並也有相當多農村景致,我從疏散地宇都宮來到杉並時甚至很驚訝「怎麼是鄉下」。我擅自把東京想像成一個高樓林立的地方,卻沒想到還有茅草蓋的屋頂。雖說是東京,但我是在那樣的地方長大,所以並不覺得有綠意的風景特別珍貴,覺得那很稀鬆平常。
剛搬到所澤時,我們夫妻倆都還在工作,買不起房子,所以一開始都是租房子住。可是很難租到好的房子,最後我們開始考慮要不要自己蓋房子。起初是在練馬的大泉學園附近找地。因為我當時的工作單位東映動畫就在那裡。然而那一帶我買不起。

植物的群落、各種蟲類、兒時戲水的河川我想在電影中描繪這樣的日本風景

―您是怎樣融入日本的風景,打造出故事的舞台呢?
宮崎:為了做出故事舞台,這回我試圖刻意地重新捕捉(風景)。當時的工作單位(現在的日本Animation)位在多摩,多摩的丘陵依然還保有農村景致,我時常趁工作的空檔去那裡走走看看。那裡有許多不可思議的景觀,像是為了建造新市鎮而變成一塊空地的山脊。還有所澤,我也是到處走,接二連三發現許多有趣的事物,這種時候我腦中就會自動把那裡正在蓋的新建築物之類給抹去(笑)。這麼一來,漸漸地有些東西就成形了。比方說,小月和小梅住的房子是位在神田川旁、種滿玫瑰的朋友家。我不需要玫瑰,要的不是那種氣氛。我要的是位在河川沿岸,稍微高起的台地那樣的感覺。我在對面畫了一道鐵路的堤防。明明就沒有鐵路,也沒有電車通過。我就是這樣設計出故事的舞台。接著,因為到處都有繁茂的大樹聳立著,我就在房子旁邊畫了一棵大樹,硬說那是樟樹,但根本很少有那麼大的樟樹。這些我全都知道,但我決定照自己的意思能虛構就虛構(笑)。
小凱的家則是實際上真的有間一模一樣的房子。所以在製作電影時,我和負責美術的男鹿先生(男鹿和雄)一起去看那間房子,不料四周全都在進行護岸施工,景觀完全改變了。雖然很失望,但男鹿先生告訴我說:「不過,我能體會
但那種討厭的心情,和我對日本風土、自然情況的所思所那種氣氛。」(笑)。就是像這樣,把各種意象拼拼湊湊,再重新組成。打造故事舞台的地方就是這裡和這裡。

是所澤不可思議的風景創造出電影的細節

―有沒有哪一幕場景特別呈現出濃濃的所澤風景呢?
宮崎:實際製作電影時,之所以會有村莊的道路或是地藏王菩薩這一類細節,說到底還是因為我住在所澤的關係。我想把一條平常在走的路原封不動地用在電影裡,於是如實地畫下它,內人一看馬上就認出「這是那邊那條路對吧」。
以前有很多不可思議的事。位在三鷹的中島飛機,是用牛把製造好的飛機搬運到所澤的陸軍機場喔!咕隆咕隆地拖著。當然機翼要先拆下來。它會通過所澤的街道,可是以前的路很小條又彎彎曲曲的,工程相當浩大。這樣太不方便
了,於是就把路做成直的,部分路段還拓寬鋪柏油。但正好通到鐵路前方時戰爭結束了,後面的路段就不做了,所以路沒有通過鐵軌到對面。這真的是條神奇的道路。明明是條兩側長滿高大櫸木、相當寬敞的柏油路,基本上卻不會通到任何地方。這條路就成了貓巴士跑來的路。柏油路面被我在腦中剷除了。雖然如今這樣的面貌已經蕩然無存。

龍貓不是個會刻意討好人的角色我想描繪一個彷彿什麼都沒在想的巨大生物

―會想出龍貓這樣的生物,也是從所澤的風景中得到的啟發嗎?
宮崎:是在看到那個公車站之後。就是小女孩撐著傘在公車站等父親,可是公車一直沒來的那個場景。我也有過拿著雨傘去車站等父親的經驗,現在想想,只是傘而已買一把就好了呀(笑)。其實應該是想去等父親吧。我把那場景換成公車站,最初想到的是小女孩等公車時,對面走來一個莫名奇妙的生物。那生物站到她旁邊。小女孩往旁邊瞥一眼,發現牠全身長滿毛,還有嚇人的爪子。她心裡噗通噗通地偷瞄一下,一隻奇怪的生物就站在那裡。那隻奇怪的生物是什麼呢?我因為這件事傷透腦筋,最後畫出來的就是這個。龍貓的圖並不是從一開始就有,而是橫空出現的。
有一件事非常重要,若要說龍貓到底是笨還是機伶,牠其實是個超級大笨蛋。牠到底在想什麼呢?或者,牠真的有在思考嗎?其實什麼都沒在想吧?我心想一定要設計出這樣的角色才行。不是那種動不動就討好別人,或是眼睛咕嚕咕嚕轉的角色。

―龍貓最早的片名好像是「位在所澤的隔壁妖怪」?
宮崎:我記得我把「隔壁的妖怪」這片名告訴阿朴(高畑勲導演)時,阿朴還說「很有意思」。

―是因為突然來到身旁才取作「隔壁的妖怪」嗎?
宮崎:不是因為突然來到身旁,而是牠就住在隔壁那座山裡的意思。我因為很多原因(例如撿垃圾之類)開始在雜樹林裡到處閒逛之後,體會到了「彷彿有誰在那邊的感覺」。就是感覺到森林的動靜。雖然是個很小的雜樹林,但還是有某些東西存在的唷。牠們會對我說「今天可別假裝不知道」之類的。所有地方都會有這樣的動靜不是嗎?

―初期描繪的意象圖,那世界是否接近原本的想像呢?貓巴士裡也有像是妖怪般的生物呢(P3)。
宮崎:那算是妖怪嗎?—我覺得這世上應該有許多讓人無法捉摸的東西吧。而且在畫表情的時候,不可以想太多。這部分我一直都小心翼翼處理,但雜念卻漸漸湧來,製作角色商品之後,愈是暢銷,雜念就愈多……連我沒有意識到的角色也跑來糾纏,不知不覺間就變了樣。
所以雖然我後來為美術館做了一部短篇作品(《小梅與貓巴士》),但如果要做《龍貓》的續集的話,我想真的會相當困難。

―是龍貓作為一個角色獨自發展起來的感覺嗎?
宮崎:不覺得牠太討喜了嗎?再說,我自己也和以前不一樣了,現在我覺得該去做點其他的創作。我大概已經畫不出這樣的風景了。所以說,只要有這一部就好了。

《龍貓的誕生之地》
作者:宮崎駿、宮崎朱美
出版社:東販出版
出版日期:2019/07/30

內容簡介:
所澤是電影《龍貓》的故事舞台。家住所澤、喜愛花花草草的宮崎朱美女士,用美麗的寫生日記,記錄下所澤隨著四季變換的自然魅力和植披。本書中也會為各位獻上宮崎駿導演的訪談,及其手繪的龍貓初期意象圖。
(蘇松濤報導) 【大華網路報】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