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6°
( 16° / 15° )
氣象
2019-10-12 | 大華網路報

本報特約--宏觀縱覽/大陸國務院首發社保降費成績單 劃轉國資全速推進

 養老保險大幅降費剛滿兩個月之際,大陸國務院公佈了社保減負超千億元的成績單。面對社保降費可能引發的養老金支付壓力,國務院決定今年內全面推開國資劃轉社保改革。
10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確定進一步穩外貿措施,以擴大開放助力穩增長穩就業;要求切實做好降低社保費率工作,決定全面推開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
這是2017年11月《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實施方案》正式對外公佈之後,國務院第一次在劃轉國資充實社保基金改革上去掉了“試點”二字。這就意味著,劃撥國資進入了全速推進的階段。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則對第一財記者表示,降費率短期內會給社保繳費收入增長帶來困難,今年基本養老保險繳費收入預計將出現一定幅度的減少,但若劃撥國資能夠順利進行,按照3萬億~5萬億元的預計規模,彌補降費缺口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社保減負1280億元
今年5月1日,我國啟動了社保制度建立20多年來最大規模的一次降費。人社部預計,到今年年底的這8個月內將為企業減負超過3000億元。這一輪社保降費的兩個亮點,一是降低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的單位繳費比例至16%,二是調整個人繳費基數的上下限。同時,原來的降低失業保險和工傷保險費率的政策也從5月1日起延長一年執行。
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首次公佈了這半年社保降費的成績單。會議指出,降低社保費率是減輕企業負擔、激發市場主體活力的重要舉措。目前,我國各項社保基金運行總體平穩,能夠確保按時足額支付。上半年降低社保費率政策成效顯現,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失業保險、工傷保險繳費減少超過1280億元。
對於下一步工作,會議提出要圍繞必須確保社保費率降低、必須確保基本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的要求,深入企業瞭解政策落實情況,及時研究解決新問題,確保政策落地,不打折扣。
華中師範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孫永勇對記者表示,雖然未來養老金支付壓力確實很大,但近幾年的支付壓力並不大,所以落實養老金及時足額支付政策問題不大,但降低社保費率的政策落實有較大難度。
孫永勇表示,落實降低社保費率政策的難度,主要是因為降費過程中摻雜的因素較多,包括費率和費基不統一的問題,各地經濟發展狀況差異問題特別是各地企業狀況的差異問題,有的地方勞動密集型企業多,有的地方中小企業多,而企業狀況又與就業等問題相關聯等。
此次常務會議提出要穩定繳費方式,在落實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不高於16%的前提下,對個別省份存在的省內費率、繳費基數標準不統一等問題,今年原則上不作政策調整。
劃轉國資從試點到全面推開
為增強社保基金可持續性,進一步夯實養老社會保障制度基礎,會議決定,今年全面推開將中央和地方國有及國有控股大中型企業和金融機構的10%國有股權,劃轉至社保基金會和地方相關承接主體,並作為財務投資者,依照規定享有收益權等權利。
董登新表示,目前社保降費已經降到極致了,即使職工養老保險還有降費空間,但這一輪三個百分點的大力度降費將給短期社保繳費收入增長帶來困難,今年基本養老保險繳費收入會出現一定幅度的減少,有些地區也可能會出現一定的支付壓力。
劃轉國資是未雨綢繆之舉,更是社保降費的必然要求。根據《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實施方案》,劃轉的國有資本的運營收益,根據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支出需要上繳,專項用於彌補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缺口。
中金公司的研究報告稱,截至2017年底,我國國有資本淨資產達87萬億元,按照國務院方案提出的10%的劃轉比例,則可以劃轉8.7萬億元。董登新則認為,劃轉國資的規模會在3萬億~5萬億元之間。
從2017年11月啟動試點以來,國資劃轉社保進展緩慢。今年4月,國務院國資委新聞發言人彭華崗表示,2018年完成18家央企股權劃轉,根據劃轉時點的財務資料,規模達750億元。5月20日,人保集團向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劃轉約29.9億股的事項獲得了銀保監會的批准。按照當日收盤價8.17元/股計算,相當於244億元。
據不完全統計,當前國資劃轉社保的規模約有0.11萬億元,不僅距離中金公司預測的8.7萬億相去甚遠,距離董登新預測的3萬億~5萬億元也有非常大的差距。
孫永勇對第一財經表示,劃轉國資必須儘快落實,但難度較大,因為國資的結構還是非常複雜的。從層級看,國有資產分中央國有資產和地方國有資產;從存在形式上看,它可分為企業國有資產和非企業國有資產,企業國有資產又分股權類資產和非股權類資產等。
董登新認為,劃轉國資主要還是看中央的決心,在操作層面上問題並不大。國務院全面推開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今年劃撥的速度肯定會加快,預計會在萬億左右,國資全部劃轉完畢預計會在2020年底。
孫永勇表示,在劃轉國有資本充實社會保障基金方面,首先應該立足長遠設計方案,瞄準未來養老金缺口;其次,在確定劃轉物件時,應該系統規劃中央與地方劃轉的國有資本,與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目標緊密結合;再次,劃轉的比例可以更靈活一些,並根據需要進行動態調整;最後,承載主體需要管好用好劃轉的股權,確保其獲得比較理想的資本收益。
“降費率不是單兵突進,它會倒逼這個社保制度進行改革,除了劃轉國資之外,還應該儘快推出全國統籌、男女同齡退休等政策。”董登新說。【大華網路報】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