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2°
( 27° / 16° )
氣象
2019-12-09 | 大華網路報

本報特約--區域經濟/陸海新通道建設大幕拉開 西部五大自貿區孵化新貿易

西部多地已開始圍繞《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進行相關研究和部署。以物流為引擎帶動新貿易,需要著力解決貿易便利化的營商環境,西部陸海新通道沿途各地的自貿試驗區將是新貿易的孵化器。

9月2日,西部陸海新通道首次採用鐵路箱承運外貿貨物的鐵路箱下海出境專列在重慶團結村車站順利發車。該班列全部貨物使用鐵路集裝箱裝運,主要貨物品類有汽車零配件、電子產品等,到達廣西欽州港後再出口至越南、泰國、印尼等東南亞國家。

在8月15日國家發改委發佈《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下簡稱《規劃》)後,西部多地已開始圍繞這一規劃進行相關研究和部署。

國家發改委綜合運輸研究所所長汪鳴是起草《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的核心成員之一。他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西部陸海新通道是一條能夠與“一帶一路”聯接的“經濟走廊”,而越來越多的自貿區出現在西部,可以推動當地的進一步開放開發。

自貿區是新貿易孵化器

根據《規劃》,西部陸海新通道的建設,對於充分發揮西部地區連接“一帶”和“一路”的紐帶作用,深化陸海雙向開放,強化措施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推動區域經濟高品質發展。

9月2日,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四川經濟社會發展成就系列新聞發佈會上,四川省發展改革委副主任鄧長金表示,四川將圍繞“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推進以立體交通為重點的開放大通道建設,推動形成陸海互濟、東西暢達、南北貫通的“四向八廊”戰略性綜合交通走廊和對外經濟走廊。

鄧長金稱,未來四川省將加快建設多條鐵路和高速公路,主要包括敘永至畢節鐵路,協同加快推進黃桶至百色鐵路前期工作,形成四川省經貴州至廣西北部灣港距離最短、時間最省和能效最高的鐵路貨運大通道。還有成暢通成都經攀西通往滇中、銜接孟中印緬和中國—中南半島的鐵路貨運大通道,成都經瀘州(宜賓)至貴陽連接貴廣高鐵通往粵港澳大灣區、連接貴南高鐵通往北部灣經濟區的高速鐵路大通道。

8月30日,雲南、廣西兩地自貿區掛牌,被認為是推動兩地“陸海新通道”進一步發展的關鍵之舉。

8月30日,中國(廣西)自由貿易試驗區欽州港片區揭牌儀式在廣西中馬欽州產業園區舉行。廣西自貿區欽州港片區58.19平方公里,面積占廣西自貿區近一半,涵蓋了中國—馬來西亞欽州產業園、欽州保稅港區和欽州港經濟技術開發區三個國家級開放發展平台。記者注意到,在該片區將致力建設的“一港兩區”中,“一港”即加快建設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門戶港。

按照計畫,欽州港片區的發展目標為,在五年內建成為貿易自由、投資便利、產業聚集、金融開放、監管高效、輻射帶動作用突出、引領中國——東盟開放合作的高標準高品質的自由貿易園區。

截至目前,西部地區已經有四川、重慶、陝西、雲南、廣西等地擁有自貿區。

中國集裝箱行業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李牧原對記者表示,西部陸海新通道將探索以物流為新經濟引擎的發展道路,即通過建立物流樞紐形成物流要素聚集,打造物流產業集群,提高物流分撥能力,帶動國際商品貿易的發展,是內需、外需共同拉動的市場。以物流為引擎帶動新貿易,需要著力解決貿易便利化的營商環境,西部陸海新通道沿途各地的自貿試驗區將是新貿易的孵化器。

“在這條經濟走廊上的若幹城市,要形成製造業、商貿服務業、物流業協同發展的產業格局。”汪鳴認為,在西部大開發進入第三個“十年”之際,西部面臨的問題是“現代化發展的問題”。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爭取利用兩個15年規劃,即2050年到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但中國的現代化並非沿海地區的現代化,因西部地區若不實現這一目標,則難言整個中國實現了現代化。”汪鳴說。

汪鳴認為,陸海新通道,將西部放在“陸”和“海”都能聯通的位置上,方便的獲取國際資源和國際市場,推動西部的現代化。

從通道的角度講,其中的“陸”是指中歐班列,而“海”,即利用南向通道,依靠廣西與海南的港口,實現鐵海聯運的貿易新方式。

西部城市需加強分工合作

《規劃》中對於每個城市的定位並不一致,如重慶、成都、廣西北部灣港、海南洋浦港為“兩端樞紐”;南寧、昆明、西安、貴陽為“沿線樞紐”;防城港(東興)、崇左(憑祥)、德宏(瑞麗)、紅河(河口)、西雙版納(磨憨)等為“邊境口岸”。

對此,四川省社科院研究院盛毅認為,西部陸海新通道要形成承南啟北、承東啟西的功能,必須有一批具有集聚和擴散功能的交通樞紐、產業園區、專業功能區為依託,成為新通道中的管理、集散和服務中心。

以四川為例,可以圍繞成都兩大航空港、青白江的鐵路集裝箱中心站,長江上游的瀘州宜賓航運物流中心構建骨幹交通通道,圍繞國家高新技術開發區、國家經濟技術開發區構建產品製造和現代服務基地。

“尤其對四川省內已經初步形成的多條南向交通通道進行優化整合,結合新通道建設推動路網優化佈局和提檔升級,強化節點城市的輻射能力和重點產業功能區的實力,形成多層次的商品集散中心、製造服務中心、交通走廊和產業走廊。”盛毅說。

汪鳴認為,在這個《規劃》裡,每一個重要節點的位置都很高。現代產業是供應鏈、產業鏈和價值鏈的三鏈協同。因此西部陸海新通道的關鍵,是這些節點城市的相互配合,共同完成對西部內陸市場消費潛力的培育與開發。

汪鳴表示,西部陸海新通道左右兩端有3.5億人口,因此西部的發展與沿海發展不同,是依靠內需拉動,而非沿海港口的外向型產業方式。但西部的消費空間,是逐漸聚集和增長的。因此著眼於未來,即陸海新通道的發展,首先要探索的方面是圍繞滿足國內消費的背景下,研究重慶、成都、貴陽、海南等地區的分工與合作問題。

分工與合作問題,是新的機遇下重慶等西部城市要解的第一道題。

汪鳴表示,內陸的消費市場增長後,西部地區的優勢將優於沿海,因為更加接近消費的腹地。因此西部未來的發展,不來自出口,而來自內需。因此從內需角度講,重慶、成都等地有優勢,因為這些地區貼近市場、貼近原材料產地,也因為是樞紐城市,因此綜合物流成本也有優勢。

“在內陸地區,就要培育都市圈,搞產業合作,因為未來市場很大,走智慧製造、智慧物流和智慧商貿的模式。”汪鳴稱,要沿著大通道,先建都市圈,再建城市群。成渝過去僅在存量市場上競爭,應該在增量的市場上合作共贏。目前成渝GDP進入萬億規模,靠都是增量產業,靠的不是出口,而是內需。

【大華網路報】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