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5°
( 28° / 26° )
氣象
2019-07-18 | 中華日報

世間情

小時候蝸居過的眷村,地方政府為了拓寬馬路決定拆除了,這麼些年很多鄰居早就陸續搬離,如今還住著的很多都不認識,為了拆除前的最後巡禮特地回去看了一下,畢竟那裡曾經有過童年的許多印記。

老鄰居剩的真不多了,以前獨居的老人有些走了,有的回大陸老家了,其中跟我們住得最近的王伯伯,過年前由僅剩還認識的鄭叔叔陪同也回了老家,離開的老鄰居每家都有一長串的故事,鄭叔叔成了最佳的轉述者,說到護送王伯伯的經過,雖是輕描淡寫,間或夾雜一些好笑的片段,聽著卻格外感傷。

在村裡王伯伯一直是單身,當年每家都是五六個孩子的時候、院子裡每天從早到晚都是不同年齡孩子的玩鬧聲、爭吵聲、嬉笑聲,加上大人們聊天的、夫妻間吵架的、鄰居間起爭執的,總之整天都充滿各種聲音,就連在屋裡聽收音機的都會把聲音開得特別大,可是他永遠安安靜靜的在他屋裡看他的書,極少參與互動,頂多是坐在門口順著光線瞇著眼淘米,以前眷村的配給米裡面都會混雜有稻殼、小石子,米糠也特別多,孩子多的吃還來不及呢,哪有功夫細挑慢揀的,頂多洗米的時候發現了挑出來,沒發現的只能吃到的人自己挑。

當各家的孩子陸續長大後,先是孩子們陸續離開了眷村,接著是一家家漸漸的搬離,我記得王伯伯六十幾歲就開始駝背了,後來幾乎完全痀僂著身軀,近些年覺著身體逐漸衰老了,便央請鄭叔叔送他回老家去,鄭叔叔年記也大了,就讓兒子也陪著一起去,原來王伯伯在老家是結過婚的,只是婚後不到一個月就隨部隊轉戰各地,最後來到台灣,從此便是超過半世紀以上的分離,那年他的妻子才二十歲,驚訝的是王伯伯一直沒再結婚,他老家的妻子也沒再嫁。

是怎樣的承諾讓兩個人堅持一輩子的守候?沒有子女的他們等待的又是怎樣的歸宿?青春少艾時分離,重逢已是垂暮老人,王伯伯回去時都快九十了,相見相認的淚水流不盡千言萬語,哽咽訴不盡歲月的煎熬,他們只是千百個戰亂流離中的一對,卻是認識的熟人中最動容的故事。

世上的愛情故事何其多,愛情的誓言何其泛濫,因為時空而變質的承諾數不勝數,或許都可以歸咎環境,而信守的人只為心中那點自認的價值而堅持,別離的當下可能都來不及約定,也或許不曾要求對方忠貞,凡夫俗子的信守,不為立碑作傳,只為自己對婚約的堅持,可惜聽說王伯伯回去沒多久就走了,不久他太太也去了,一生的守候只為歸來共穴麼?一段短暫的婚姻竟用了一生的情去成全,愛情竟也可以重如泰山、輕如鴻毛啊。

有位很久沒連絡的朋友,週末的時候突然跟我相約見面吃飯,老朋友相見自然是少不了要細聊慢吃的,起初說要到家裡來,為此我還在想要做些甚麼菜請她才好,結果她說選了一家還不錯的餐廳,我們直接餐廳見就好,可以不必費心張羅正好樂得清鬆,老朋友果然貼心,我離得近所以先到等候,但是等他來才點菜,她是客當然由她選喜歡吃的,聊著聊著她開始滑手機,剛開始只是偶而看一下滑一下,後來停下筷子低頭滑的頻率越來越多,我只好提醒她先吃飯免得菜涼了,還好她也配合的開始專心吃飯,聊天的內容不外是彼此工作上的、家庭的、共同認識的朋友的近況之類,知道她如今順風順水的成就我也替她高興,吃完飯我去買單,為了避免搶付帳,就說喝茶讓她請,還問她附近的咖啡廳哪家好,她忽然笑咪咪的說不要了,改天吧,她想先回家,因為晚上還有別的飯局,於是就地分手再見,我到現在都想不通,既然這麼忙幹嘛急著吃這頓飯、見這次面。

有位從事廣播主持的朋友為了一年一度的金鐘獎競賽,挖盡心思的企畫,還找了一大幫子人替她出主意想點子,有一天還約了兩位學界的教授幫她提意見,看她志在必得的焦慮都替她緊張,那天討論的地點在我家,因為她說在電台怕內容外洩、在外面環境複雜,我家地點方便而且不會引人注意,他們討論的時候我去做菜請大家吃飯,定案後就迫不及待的要轉移陣地進錄音室試錄,這樣可以在時間充裕的情況下隨時修正,然後跟我說後面沒我的事了,所以我不用跟去,讓我好好休息,他們離開後我得收拾善後,讓桌面和客廳恢復原狀。過了兩天她一臉沮喪的跟我說被打壓得都想放棄了,因為電台音控做得最好的錄音師太搶手,別人都會巴結她不會,所以都不肯幫她錄,我一聽馬上就自告奮勇的說,那人我認識我去跟他講講,結果對方跟我說她為了怕人家知道她的競賽內容,不但要他發誓不能透露給其它人知道外,還專挑沒人上班的週末假日的時間錄,他說我也有家庭要照顧,為了競賽我都加班到沒時間休息了,而她只要看到有其它人接近就不錄,連特意空出時段配合也是說不錄就不錄,真相如此搞得我反而不好意思,同樣的問題她訴苦的對象還不只有我,偏偏聽過的人都很俠氣的幫她伸張正義,後來她雖然得了獎,卻讓我對這種朋友打了個問號。

親戚的女兒外文系畢業後,很快找到工作,知道她馬上要進入職場,特別送了她一張五千元的百貨禮券讓她添置些衣服行頭好好打扮一下,過了一個多月見到她媽的時候問了一下,她的回答是她女兒的衣服很多根本不需要買,給禮券反而會讓她虛榮,蛤?既是如此怎麼不叫她女兒退還給我?她女兒更有意思了,我問她買了什麼喜歡的沒?她居然說五千塊根本買不到幾件衣服,好多想買的又都很貴,這母女還真是一家人,都是奇葩。

好朋友的母親年初時高齡過世,有大半年的時間我們都沒連繫,正巧就在捷運站遇上了,當下正好都不趕時間,就在出口的百貨公司裡找了個地方喝點東西敘一敘。她是家中的大姊,底下五個弟妹都婚嫁了,只有她沒結婚,退休後選了在醫院和圖書館當志工,聊到近況卻聽她長嘆了口氣,原來老人家過世後手邊剩出一百多萬,之前大家都以為老人沒錢的時候,所有照顧老人的工作和花費都是由她負擔的,而且持續多年我們都知道,因為弟妹們認為她沒結婚所以最有時間和能力,包括老人去世後的所有後事處理,那筆錢正是後來才清裡出來的,但是根據法令,代理人必須提出所有繼承人的身分證正本、印鑑證明和印鑑章才可以辦理,可是當她請眾人交出證件的時候,居然告訴她不能把這麼重要的證件交給別人,話雖說得婉轉,態度卻很堅定,而且有人先起了頭其他人都跟進,瞬間發現自己居然是不被信任的別人,當下除了錯愕都不知如何解釋,後來為了完成手續,包括外縣市的也趕來,然後全員一起去驗證、領款、分配,何止是難堪簡直是難看,她無奈的說沒有那筆錢之前照顧老娘的事好像都與他們無關,忽然出現一筆錢個個又都是親屬了,她問我親情何價?然後自問自答說不過值百來萬而已。這種故事其實並不少見,要不是好朋友相信她也不會說。

人生在世的情分,不過愛情、友情、親情而已,可這些情您得到了多少?又看破多少?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