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7° / 23° )
氣象
2019-08-01 | 中華日報

人生七十

常常在路上碰到「老學生」,總是拉著我的雙手,驚呼:「哇,老師您一點也沒變,少年哦。」陶醉中,不料又補上一句:「老師,應該八十歲吧?」從雲端跌落,我力圖鎮靜:「才八歲。」

曾經接受醫師的「仁心仁術」,對自己的身心保健,我半點不馬虎:黎明即起,在床上蹬開雙腿,學不倒翁狀,前後左右搖晃,約莫半小時;盥洗後,到附近「猴洞山」礁岩公園作操,雙手轉圈,拍打全身肌肉,背部撞「苦楝樹」,每個動作不下百次,始回家吃早飲。

道理是:各個器官要互動良好,切莫厚彼薄此,自在且不拖累。

鄰居老王瞧我臉紅潤,脊挺直,狐疑我的飲食必有玄機,乃囑他的老婆按月要煮一鍋「人蔘豬腳」補身。直到這天黃昏,在社區國小操場與我不期而遇,看我一身濕透,方知自己「小人心,度君子腹」,老王嘆曰:「你早晚都在動哦。」

對,要活就要動。

打網球既活動筋骨,情境亦賞心樂事。與人單打,我總是不力搏,但智取,球球落點均在要害,逼那小伙子疲於奔命。乖乖,這種「雖敗猶榮」的愉悅,無疑是最好的補品。

再說洗冷水澡是我的最愛,即使時寒乍涼,亦無例外。我的家後見狀必發脾氣:「夭壽噢,這麼冷,你還…」沒完沒了,惹得我「怒火中燒」,不堅持,豈能降溫?

不相瞞,恆春的太陽大,水塔的水往往比室溫高,除非因病或大寒,不必加溫。與其躺在病床上任人擺佈,不如一切自主,關鍵在「吃好東西,練好身心,交好朋友」持續而有節制,切莫消沈。

如此晨窗夜夢,無不好山好水,人生七十才開始,不是嗎?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