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5°
( 28° / 26° )
氣象
2019-08-20 | 中華日報

粉紅色的雨

粉紅色的雨

粉紅色的雨

這兒的陽光燦爛,雨後的景色,堪與彩虹媲美。當地人說,夏威夷歐胡島的雨來得勤、去得快,雨停之後,天空出現一道彩虹,和數色花朵的彩虹雨樹為友。

有一日傍晚,我從歐胡島的阿拉莫拉百貨公司開車回住處的路途中,突然下起了驟雨。當時,只聽身旁的恐龍兄大聲的說:「下冰雹!窗前都是冰雹…」

我半信半疑地將我的車子減速,慢慢停在十字路口,細看車窗前的一閃一閃的白色圈圈,過一會,我告訴恐龍:「不是冰雹是夏威夷的『彩虹雨樹(rainbow shower)』花朵,經過風吹雨打飄落的花瓣。」

「彩虹雨樹」是夏威夷充滿奇特、浪漫的樹,因該樹所開的花有紅、粉、黃、白等顏色,當盛開時,綻放的花朵隨風搖曳,猶如彩虹。1965年,它被推舉成為檀香山市(歐胡島)的「城市之樹」

夏威夷歐胡島上許多街道的兩旁,種植不少彩虹雨樹。剛搬到此島時,就被這耀眼又充滿浪漫的花瓣迷住。

每日上班時,都必經過辦公室橋邊一排排的彩虹雨樹。為了捕捉美麗的鏡頭,我的傻瓜相機隨時隨身攜帶。有時,我像孩子般,彎腰撿拾飄落在地上的花瓣,然後一片片疊好,放進我的手提袋。

當歐胡島遇到颳風下雨,它的天空仍是蔚藍。彩虹雨樹的花瓣,如雨般紛紛落下,猶如下了一場五顏六色的彩虹雨,這種浪漫氛圍融入整個島嶼;襯托夏威夷的獨有的風情、讓人迷戀不己。

當夜,在雨景開車中,目睹飄落的白色、粉色花瓣,在路燈和雨水中,構成一片片的冰雹幻景,當天的雨景因而增添幾分浪漫遐思;腦海中出現一幅「粉紅色雨的幻景」。

隔日,我取出一幅擱置一旁多年的創作「粉紅色的雨」,獨自觀賞許久。這福創作的靈感源自於越南詩人朋友的詩<昨天>。

朋友的<昨天>,有他對家鄉越南的懷念;其中有南方的雨、雨中的樹…

<昨天>的記憶還包括2000年我和幾位越南詩人朋友,陪已是癌症末期的本銘,在羅蘭崗的Vivo舞廳跳舞,那是我們與他的最後聚會。

那日晚上回家的途中,下了一場不小且難忘的雨,一個禮拜後,我們的好友本銘走了。那一夜,曾讓我想起宋代詩人王淇「一從梅粉褪殘妝,塗抹新紅上海棠。開到荼縻花事了,絲絲夭棘出莓牆。」

拉回到現實,再看看舊作<粉紅色的雨>,發現顏色有些黯淡,就像褪色的記憶、久未聯繫的洛杉磯的越南詩人好友。

突然滿滿的回憶與懷念不禁湧現,重看畫作,那片片葉子,一層又一層的顏色,浮現小西貢的越南佳餚、小西貢歌廳的越南情歌、小西貢的美麗越南姑娘等浪漫氛圍。

沉澱幾日後,我拿起不同顏色的筆與圖案的紙,然後撕啊、燒啊、貼啊,黏啊!一片片、一張張、一層層,花瓣紛紛落下,像是彩虹雨,很浪漫。

這種浪漫讓我幻想倘佯在彩虹雨樹下的「花堆裡」,掉落的花瓣覆蓋我全身。

我躺下聽雨聲、風聲,聽我喜歡的越南一首歌<粉紅色的雨>:

你回家的路上

鳳凰木等著下雨

你躺下聽雨聲

為什麼在這徬惶?

在孤獨的境界,我與「花」談心,雨水與陽光交織成閃亮的光芒,讓本是孤獨境界呈現五彩繽紛。

當將撿起的葉子,花瓣貼在紙上,也拼貼許多回憶。…也懷念洛杉磯小西貢的「頹廢華麗」時光…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