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7° / 19° )
氣象
2019-12-02 | 中央社

《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線上版發表中外製藥的satralizumab治療泛視神經脊髓炎III期SAkuraSky研究結果

東京--(美國商業資訊)--中外製藥株式會社(Chugai Pharmaceutical Co., Ltd., TOKYO:4519)宣布,《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線上版11月27日刊登了satralizumab(開發代碼SA237)全球III期SAkuraSky臨床研究(NCT02028884)的結果。 satralizumab是一種抗IL6受體人類化回收型抗體,正開發用於治療泛視神經脊髓炎(NMOSD)。該III期研究探尋satralizumab添加於基線治療藥物在NMOSD患者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論著: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1901747

•satralizumab添加於基線免疫抑制劑治療顯著降低泛視神經脊髓炎(NMOSD)患者的復發風險 •satralizumab添加於基線治療顯示安全性、耐受性良好 •SAkuraSky研究是全球III期臨床研究,受試者是NMOSD患者,包括水通道蛋白4抗體(AQP4-IgG)血清陽性和陰性患者

中外製藥執行副總裁、專案和生命週期管理部聯席主管Yasushi Ito博士表示:「NMOSD復發可導致累積性失能,並可危及生命。上述資料進一步鞏固了IL-6信號抑制在NMOSD治療中的重要性。SAkuraSky研究是首個展示治療NMOSD的試驗中藥品有效性和安全性的臨床研究,無論患者有無AQP4-IgG表達。」 SAkuraSky研究顯示,代表NMOSD患者(包括抗AQP4-IgG抗體血清陽性和陰性患者)的總體人群中,出現方案定義的復發(PDR)者,satralizumab聯合基線免疫抑制劑組41例患者中僅8例(20%),相較之下,安慰劑聯合基線治療藥物組42例中有18例(43%)(HR=0.38,95% CI: 0.16-0.88;p=0.02 [分層log-rank檢驗])。重要的是,第48、96、144周的無復發比例,satralizumab組分別為89%、78%、74%,相較之下,安慰劑組分別為66%、59%、49%。satralizumab和安慰劑治療組的嚴重不良事件比例接近。

SAkuraSky研究(NCT02028884)概述: III期多中心、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研究,評估satralizumab添加於基線治療藥物在NMOSD患者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主要終點]雙盲期由獨立評審委員會裁定的至方案定義的首次復發的時間 研究設計: •83例13至73歲男女患者隨機入組。 •患者依1:1比例隨機接受satralizumab或安慰劑。在基線治療藥物(azathioprine、mycophenolate mofetil和/或皮質類固醇*)基礎上,於第0、2、4周進行satralizumab(120毫克)或安慰劑皮下給藥。後續治療每4週一次。 •PDR總次數達到26次,雙盲治療期即告終結。出現PDR或完成研究後,兩組患者均繼續接受satralizumab開放延伸期治療。 •AQP4-IgG血清陽性或陰性視神經脊髓炎(NMO)**患者和AQP4-IgG血清陽性NMOSD入組。*mycophenolate mofetil在日本獲准的適應症是治療腎臟移植後難治性排斥(若患者因缺乏療效、不良反應或另外的原因而無法使用現有藥物進行治療,且已確診為難治性排斥)、抑制器官移植(腎、心臟、肝或胰腺移植)後排斥、紅斑性狼瘡腎炎。對於其他藥物,請參閱各藥物的最新版包裝說明書。

**NMO定義於2006年主要結果: •預設主要分析顯示,代表NMOSD患者(包括抗AQP4-IgG抗體血清陽性和陰性患者)的總體人群中,出現方案定義的復發(PDR)者,satralizumab聯合基線免疫抑制劑組41例患者中僅8例(20%),相較之下,安慰劑聯合組42例中有18例(43%)(HR=0.38,95% CI: 0.16-0.88;p=0.02 [分層log-rank檢驗])。採用設限資料進行多重插補的post hoc分析顯示,satralizumab出現同樣的穩定結果。

•第48、96、144周的無復發比例,satralizumab組分別為89%、78%、74%,相較之下,安慰劑組分別為66%、59%、49%。 •預設分析顯示,AQP4-IgG血清陽性亞組中出現PDR者,satralizumab組27例患者中有3例(11%),相較之下,安慰劑組28例中有12例(43%) (HR=0.21, 95% CI: 0.06-0.75)。AQP4-IgG血清陰性亞組中出現PDR者,satralizumab組14例中有5例(36%),相較之下,安慰劑組14例中有6例(43%) (HR= 0.66, 95% CI: 0.20-2.24)。

•satralizumab和安慰劑治療組的嚴重不良事件比例接近。satralizumab組感染(包括嚴重感染)率低於安慰劑組。satralizumab組最常見不良事件為上呼吸道感染、鼻咽炎(感冒)和頭痛。

關於泛視神經脊髓炎(NMOSD) NMOSD是一種中樞神經系統自體免疫性疾病,以視神經和脊索中的炎性病灶為特徵,因永久性神經系統障礙導致生活品質的持久顯著降低。NMOSD患者常出現復發病程,疾病反復發作,導致累積性神經損傷和失能。症狀可包括視力受損、運動功能失能和生活品質喪失。NMOSD發作可導致部分病例死亡。至少三分之二NMOSD患者中可檢出致病性抗體水通道蛋白4抗體(AQP4-IgG)。已知AQP4-IgG靶向作用於並損傷一種特殊的中樞神經細胞(星形細胞),導致視神經、脊索和腦炎性病變1-4。目前研究顯示,炎性細胞因子IL-6是NMOSD致病機理的重要因素5-9。

2006年制定的NMO診斷標準要求同時存在視神經的炎症(視神經炎)和脊索的炎症(脊髓炎)。2007年,上述標準進行了修訂,提出了NMOSD的定義,即存在視神經炎或脊髓炎之一即可。2015年,NMOSD定義進一步修訂,納入了更廣泛譜系的疾病。目前廣泛採用NMOSD這一診斷術語10。

關於satralizumab satralizumab由中外製藥研製,是一種抗IL-6受體人類化回收型抗體。預期該藥可透過抑制與病理學密切相關的IL-6信號傳導來遏制NMOSD復發。2項全球III期NMO和NMOSD患者臨床研究顯示,satralizumab添加至基線免疫抑制劑治療(NCT02028884)或單藥治療(NCT02073279)均達到主要終點。上述研究是針對該罕見疾病展開的樣本量最大的臨床試驗專案之一。satralizumab在日本、歐洲和美國獲得治療NMO和NMOSD的孤兒藥認證。此外,2018年12月該藥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核發的突破性治療藥物認證。歐洲藥品管理局(EMA)和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已受理上述申請進入審核,2019年向日本厚生勞動省(MHLW)報請核准。參考文獻1. Jarius S, Ruprecht K, Wildemann B et al. Contrasting disease patterns in seropositive and seronegative neuromyelitis optica: A multicentre study of 175 patients. J Neuroinflammation 2012;9:14.(Jarius S, Ruprecht K, Wildemann B等。血清陽性與血清陰性視神經脊髓炎的不同疾病模式:175例患者多中心研究。《神經炎症雜誌》2012;9:14.)2. Lennon VA, Wingerchuk DM, Kryzer TJ et al. A serum autoantibody marker of neuromyelitis optica: distinction from multiple sclerosis. Lancet 2004;364:2106-12.(Lennon VA, Wingerchuk DM, Kryzer TJ等。視神經脊髓炎的血清自身抗體標記:與多發性硬化症的區別。《柳葉刀》2004;364:2106-12.)3. Marignier R, Bernard-Valnet R, Giraudon P et al. Aquaporin-4 antibody-negative neuromyelitis optica: Distinct assay sensitivity-dependent entity. Neurology 2013;80:2194-200.(Marignier R, Bernard-Valnet R, Giraudon P等。水通道蛋白4自身抗體陰性視神經脊髓炎:依賴於檢測敏感性的不同病種。《神經病學》2013;80:2194-200.)4. Takahashi T, Fujihara K, Nakashima I et al. Anti-aquaporin-4 antibody is involved in the pathogenesis of NMO: a study on antibody titre. Brain 2007;130:1235-43.(Takahashi T, Fujihara K, Nakashima I等。抗水通道蛋白4抗體涉及NMO的致病機理:抗體滴度研究。《腦》2007;130:1235-43.)5. Chihara N, Aranami T, Sato W et al. Interleukin 6 signaling promotes anti-aquaporin 4 autoantibody production from plasmablasts in neuromyelitis optica. Proc Natl Acad Sci USA 2011;108:3701-6.(Chihara N、Aranami T、Sato W等。白介素6信號傳遞促進視神經脊髓炎患者成漿細胞生成抗水通道蛋白4自身抗體。《美國國家科學學會會刊》2011;108:3701-6.)6. Kimura A, Kishimoto T. IL-6: regulator of Treg/Th17 balance. Eur J Immunol 2010;40:1830-5.(Kimura A, Kishimoto T. IL-6:Treg/Th17平衡的調控因子。《歐洲免疫學雜誌》2010;40:1830-5.)7. Lin J, Li X, Xia J. Th17 cells in neuromyelitis optica spectrum disorder: a review. Int J Neurosci2016;126:1051-60.(Lin J, Li X, Xia J.泛視神經脊髓炎的Th17細胞:綜述。《國際神經科學雜誌》2016;126:1051-60.)8. Takeshita Y, Obermeier B, Cotleur AC, et al. Effects of neuromyelitis optica-IgG at the blood-brain barrier in vitro. Neurol Neuroimmunol Neuroinflamm. 2016;4(1):e311.(Takeshita Y、Obermeier B、Cotleur AC等。視神經脊髓炎IgG在體外血腦屏障上的效應。《神經病學、神經免疫學和神經炎症》2016;4(1):e311.)9. Obermeier B, Daneman R, Ransohoff RM. Development, maintenance and disruption of the blood-brain barrier. Nat Med 2013;19:1584-96.(Obermeier B, Daneman R, Ransohoff RM.血腦屏障的發生、維持和破壞。《自然雜誌醫學分冊》2013;19:1584-96.)10. Wingerchuk DM, Banwell B, Bennett JL et al. International consensus diagnostic criteria for neuromyelitis optica spectrum disorders. Neurology 2015;85:177-89.(Wingerchuk DM、Banwell B、Bennett JL等。泛視神經脊髓炎診斷標準國際共識。《神經病學》2015;85:177-89.)原文版本可在businesswire.com上查閱:https://www.businesswire.com/news/home/20191128005586/en/免責聲明:本公告之原文版本乃官方授權版本。譯文僅供方便瞭解之用,煩請參照原文,原文版本乃唯一具法律效力之版本。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