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3°
( 15° / )
氣象
快訊

2019-12-31 | 中央社

人需要一個夢想,以便夢想成真~中國醫藥大學洪明奇校長獲邀「博雅經典講座」發表專題演講「癌不再是癌」激勵熱情

大學是知識的寶庫、人類進步的階梯;中國醫藥大學教學資源豐沛並陸續成立了國際級特色研究中心,洪明奇校長18日晚獲邀「博雅經典講座」發表專題演講,鼓勵師生在發展尖端醫療研究、解決重大醫學難題上,使不可能變為可能;尤其在治療癌症或是預防癌症領域,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您需要一個夢想,以便夢想成真」(pick up some sort of impossible dream. You need a dream so that dream can come true.)!

國際知名癌症基因科學家洪明奇校長期許中醫大的青年學子,今天大家身處的環境是一個很多很多金礦的地方,同學在念書的時候,去發掘這些金礦,如果自己有興趣去參加這些團隊,實踐就是開啟寶庫的鑰匙(you can be,I should guarantee you, If you want to do it.)。

洪明奇校長在通識教育中心舉辦的「博雅經典講座」以「癌不再是癌」為題發表演講,深入淺出的分享自己在癌症研究方面的經驗心得,期待能激發學生學習研究的興趣;由研究生事務處長許翺麟擔任主持人,位於國際會議廳的講座會場,被校院師生擠得水泄不通,林正介副校長、王陸海副校長、謝淑惠主任秘書及學術行政主管都全程參與,大師開講的魅力果然不同凡響,人氣指數破表,洪校長還回應師生們的提問,場面互動熱絡。

洪校長回憶說,在我小孩子的時候,記得鄰居如果有人家裡得癌症,沒有人敢講話,因為大家不知到怎麼會得癌症,當初有癌症就有兩個念頭,第一個,人要死了;第二個,為什麼是我?是不是我上輩子做錯什麼事情?一定是做錯什麼事情,這一輩子才會得癌症。

現代醫療科技進步日新月異,我們知道,人得到癌症是因為運氣不好,是人體正常細胞因為突變,或其它的因素,所以unfortunately得到這個疾病,而不是上輩子做錯什麼事情;洪校長心有所感的說,如果你是癌症病人,到捷運站搭車,就應該坐博愛座,為什麼不敢坐?不要覺得自己有做錯什麼事情。

從美國的統計數據來看,在過去40年癌症相對存活率,從50%的存活率變75%,如果要再增加20%的話,是不是還要再等40年?洪明奇校長信心堅定的說,不需要的,現在我們對癌症的了解非常深入快速,況且癌症的藥是可以設計的,因為你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

世界衛生組織統計數字,2008年估計約1300萬人得癌症,到2030年是不是會增加到2200萬病人呢?不可能,因為現在對癌症的了解、治療,還可以預防prevention,雖然如此,今年預期全球有1000萬人會死於癌症,這數字相當的驚人。

今天談的主題是「癌不再是癌」,癌它就是癌,但是希望將來這些癌症的病人不是那麼的嚴重,它可以under control,不是說不會有癌症,癌症還是會存在,但是希望可以under control,現在癌症有沒有under control?還沒有?在等甚麼?洪校長語帶詼諧的鼓勵師生演講結束之後,一起來做癌症研究。

台灣37年來,十大死因癌症都是居首,一年將近有5萬人死於癌症,所以癌症是一個重大疾病,如今,我們對癌症有相當程度的了解,洪校長希望興趣的同學好好的努力,在你的life time,在治療癌症或者是預防癌症裡面,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

現今對癌症治療已經有很多的進步,從數據來看,胃癌、大腸直腸癌的發生率都越來越低了,可是女性的肺癌有稍微上升的傾向,早期的時候並不知道吸菸跟肺癌有關係,現在已經很清楚的証實,吸菸跟肺癌的關係是非常的密切,以前都是男生吸菸,女生不吸菸,可是後來很多女生也吸菸了,由於肺癌是所有的癌症類型裡面致死率最高的,所以政府規定公共場所禁止吸菸,這對防止肺癌有很大的幫助。

當然同學會問說,有人一天到晚吸菸,吸好幾包,也沒有得cancer;一個人從來不吸菸,居然得到cancer;這是存在的事實,有些人會把吸菸的煙草裡面的致癌的藥物化解掉,有些人化解掉的容易度就比較低,不是說你吸菸就一定會得cancer,也不是說你不吸菸就不會得到cancer,而是如果吸菸的話,得到cancer的機率會大一點,因為肺癌發生的風險,85%的肺癌發生在有吸菸的人,也就是說100個肺癌的病人裡面,有85個是有吸菸的,有15個是沒有吸菸也得了肺癌。

檳榔在台灣相當盛行,全世界最大的檳榔產量在台灣,在過去這30年裡,台灣的老百姓非常的努力,產量增加了差不多14倍到15倍,雖然經濟上賺很多錢,卻造成兩個side effect,第一個,口腔癌的病人發生率增加,現在包括本校老師和專家都在進行研究,檳榔裡面有哪一些成分會造成口腔癌,而且不只是口腔癌,可能包含其它的癌症也會有。另外一個是檳榔西施,成為台灣的獨特文化,不過現在檳榔西施可能沒有那麼popular啦。

目前癌症的死亡率降低,第一個因素是早期診斷,比如說乳腺癌,現在很多自我診斷的方法,可以早期診斷、早期發現、早期治療率很高,所以死亡率下降,另外就是基因診斷治療,有些癌症的病人不是因為乳腺癌或者是肺癌,而是因為得到乳腺癌某一個基因,那個基因壞掉或是那個基因過度表達,在這種情形之下,那個基因是可以精準診斷,診斷完之後,可以直接針對那個基因來做治療,就是所謂的標靶治療,其次,政府對防癌的宣導相當重視,醫院對臨床照顧的改善等,使癌症的死亡率下降,另外一個就是免疫治療。

唐獎是台灣的諾貝爾獎,去年第三屆生技醫藥獎的得主,Anthony Hunter發現酪氨酸,Brian J. Druker發現這個小生物,這個小分子,他抑制這個酪氨酸激酶變成一個藥,很有效的藥,然後John Mendelsohn對這一種酪氨酸激酶的受體來開發另一種藥,是用替代的藥,他們三個人一起榮獲150萬美元獎金。

洪校長進一步闡述Brian J. Druker研究成果;有一種疾病,有一種CML是慢性的leukemia,在這個藥被develop之前,這個藥是2001年被approve的,在這之前,這種疾病,這一種CML,沒有藥醫,這種病五年的存活率只有30%,這個藥在靶向治療裡面剛出來的時候,好像仙丹一樣,在做臨床試驗的時候,54個病人裡面居然有53個almost 100%,54個病人裡面有53個這一種疾病,對一個新的藥有response,當初為什麼能這麼有效,就是target therapy,就是靶向治療開始轉捩點的其中一個,因為這一種疾病帶有chromosome的rearrangement,人體的染色體有23對,我們都能把每一對每一個都可以make in,但是很多疾病有很多cancer,是chromosome會rearrange,rearrange這種人造成基因的rearrange! band都可以命名,但是有很多疾病有的時候cancer是不是chromosome rearrange,rearrange之後造成基因的rearrange,這個疾病現在已經知道是BCR-abl,BCR是一個基因,abl是另外一個基因,它們本來是在不同的chromosome,然後這個染色體rearrange之後兩個疊在一起變成BCR-abl,這個基因tyrosine kinase就activation,當初這個藥就是against這個,因為是against這個molecule,所以當初54個病人裡面53個response,在cancer的領域裡面造成upside down的那個並沒有,因為以前在做anti-cancer drug做chemotherapy,臨床試驗是不可能這樣好的。

這個疾病,今天在臨床上幾乎是all secure,比如六年的存活率達到98%,八年存活率高達95%,這是從八百多個病人中做出來的,這還是近十年前,現在這個疾病已經不用把它當成沒辦法治療的cancer。除了CML之外,因為有這種BCR-abl的rearrange剛開始是這個CML,後來應用到另外一個leukemia,因為它有這個chromosome,再放到另外一個疾病,也是都一樣almost all survival,現在有一些cancer,不是所有的cancer喔,有些cancer已經發現到這個階段,但是還有很多的cancer沒有,必須要做很多的研究。

洪校長鼓勵對研究有興趣的同學,在life time總是要找一個病來做,現在還有很多研究尚待突破,為什麼不拿過來做,至少有一個誘因,2016年前五大抗癌藥,就是BCR-abl,這個藥物一年賣掉的錢,有46億美元,一個藥一年global sell,從2001被FDA approve到2017年在17年裡賣掉51個billion,就是500億美元,他打趣說,如果各位師生好好努力,研發一個這樣的藥,我們就會很有錢,可以做很多事情,然後捐一大筆錢給學校,說不定有一天學弟學妹的學費就free。

藥不代表就是唯一治療的方式,藥要用在什麼地方?用在BCR-abl就是兩個chromosome,兩個染色體rearrange做改變的癌細胞,rearrange造成一個不正常的基因,那個基因叫做BCR-abl,那個基因是一個tyrosine kinase,是一種激酶,是comchive activative,這個基因的產品會被這個inhibitor抑制,這樣結合在一起,才變成有效的藥,病人必須身體的癌細胞裡面有BCR-abl rearrange,這個可以檢測,這個病人挑出來之後,才有必要來治療。

science在進步,現在必須要知道identify病人是什麼樣的病人,這樣的病人挑出來去做臨床試驗的時候,可能在phase I,phase II,clinical trial,一兩年兩三年三四年FDA就approve了,而不是像以前要做到phase III,要做十五年二十年,現在很多target therapy的藥都是phase I,phase II就approve,因為病人是挑出來,這樣的病人才有效,沒有效的病人,仍然有很多方法可以去做治療或再做臨床試驗。

今天的藥已經不是上山去找草藥,而是在實驗室設計的;洪校長期許師生鎖定現在還沒有解決的醫學難題,比如說乳腺癌有20%HER-2,現在可以做,很容易就把它檢測出來,100個乳腺癌進來,20個挑出來,用這個藥來治療的時候,就三分之一response,三分之二不會response,那我就challenge,在實驗室裡面跟老師、醫生腦力激盪,找出為什麼這三分之二不會response,只要找得到病因,就可以去設計這個藥去治療所有的病人。

台灣肺癌的死亡率是50%,美國人有15%有這種mutation,這個藥2003年approve,本來是沒有救的病人,可以活一年,然後呢?又沒有效,就develop第二個藥,然後又develop第三個藥,在台灣non small cell lung cancer有50%都屬於這一類,現在第三個藥做完之後,就沒有很好的function,洪校長殷殷期盼中國醫大同仁努力往下一個階段做下去。

胰臟癌是沒有救的病嘛?現在全世界都沒有辦法治療,如果有一天因為你的努力,或因為你的contribution,由中國醫藥大學發現主導治療,讓本來沒有救的病人延續生命,這是功德無量。

黃帝內經有很多重要的concept,在1000年前就講了:「正氣存內,邪不可干。」一個疾病,必須要去邪,還要扶正。什麼叫去邪?用cancer來講,就是殺死癌細胞;什麼較扶正?扶正就是增強自己的免疫力。增強免疫力有很多方法,甚至連花錢都不需要,每天大笑三聲,你的心情保持愉快,不要一天到晚depress,遇有挫折要很快地站起來,人心情好的時候,免疫力就會強。

科學evidence,中草藥能夠提神、養神,在動物實驗證明它的確是有效的;中國醫藥大學就可以來做這些東西。首先,制定策略,提出一個重要問題,尋找可以做的事情。這個問題不僅是重要,而且是現在的方法可以做出來,就是importantly easy。

台灣的人口2300萬,瑞士人口是台灣的1/3,可是全世界的十大藥廠中,Novartis跟Roche在瑞士,瑞士可以,台灣為什麼不可以?中國醫藥大學水湳新校區有兩棟building是bio park,是專門在獨立研究,bio tech/park,全台灣沒有一所大學有biotech、bio park的building,洪校長語重心長說,我們還在等什麼?

為激發師生對研究的熱情,洪明奇校長興緻所至高聲吟唱《唐吉訶德》的騎士精神~dream impossible dream,life要pick up some sort of impossible dream. You need a dream so that dream can come true.,贏得滿堂掌聲不絕於耳。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