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0°
( 21° / 18° )
氣象
快訊

2019-11-04 | 民視新聞

演黑道耍狠,台語「砍掉重練」,黃玉榮:拍戲以來最淒慘角色

《苦力》劇情細膩,播出後全台口碑持續沸騰,連帶劇中「惡人」再度登場也受到觀眾熱烈喜愛,成為收視新高。劇中初期的大反派,找來黃玉榮演出個性狡詐的黑道大哥「馬沙」,這是他第一次與金鐘名導李岳峰合作,很擔心自己台語不夠好得「砍掉重練」,「因為導演本身就是一本台語辭典,尤其導演在現場所創作出來的台詞,幫助我的角色加太多分了」,他最大的挑戰在於,從一開始意氣風發的大哥,被仇家吳鈴山報復「去勢」後,變成一個苟延殘喘、被毒品控制的皮條客,甚至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女人吳婉君被人糟蹋,連最後一點的尊嚴都沒了,「那種內心煎熬跟轉變真的太痛苦了,加上酒癮、毒癮不時發作,是我拍戲以來演過最淒慘的角色。」

黃玉榮這場重要的「去勢」轉折戲,起因於當年礦災發生後,他為逃避法律責任,命令礦場手下「陳榮貴」吳鈴山頂罪入獄,多年後,吳鈴山搖身一變成了心狠手辣的黑道大哥,為報家破人亡之仇,回頭找上黃玉榮報復,吳鈴山表示:「玉榮下半身只圍著一條浴巾,他上身光溜溜的先是被我敲暈倒臥在地,我穿著皮鞋踢他,最後再用武士刀撩開浴巾,狠狠將他『斷根』,拍攝時真的很擔心他會受傷,所以過程中我力道拿捏得特別小心,深怕一個不小心弄假成真。」

演黑道耍狠,台語「砍掉重練」,黃玉榮:拍戲以來最淒慘角色

《苦力》吳婉君(中)討好按耐吳鈴山(左),為愛忍辱求全,右為黃玉榮_公視提供

問及演出「被去勢」的困難點,黃玉榮說:「應該是被切掉後要怎麼走路吧?」因為全劇組上下實在沒有人有這方面的經驗可以提供他參考。另一場戲,吳婉君幫黃玉榮的傷口換藥,黃玉榮坦言,這是我頭一次要在鏡頭前,對著一個女生把腳張開開,當下實在是太害羞了。吳婉君笑回:「真的要慶幸我們很熟,不然幫他換藥包紮的那幾場戲也太難演了,多像要幫他接生啊!」

吳鈴山在1990年演出同樣由李岳峰導演所執導的連續劇《愛》,他詮釋患有腦性麻痺的「康安」一角而聲名大噪,至今仍是坊間開人玩笑、稱人傻子的代名詞。吳鈴山表示,當年18歲初入行演戲,對他而言,李岳峰就像是「父親」般的存在,讓他知道「演戲是怎麼一回事」,時隔29年兩人再合作,他坦言不問角色及酬勞,是抱懷著感恩的心情來演出,他也自曝現實生活如「宅男」一般單純,並說明自己個性正派,剛好可藉由演反派來宣洩內心裡的小劇場,讓他樂在其中。

演黑道耍狠,台語「砍掉重練」,黃玉榮:拍戲以來最淒慘角色

《苦力》黃玉榮下身只披一條浴巾在大雨中遇吳鈴山尋仇,著急求饒模樣狼狽_公視提供

劇中黃玉榮與吳婉君成了患難鴛鴦,兩人從前就演過情侶、兄妹,私下交情深厚。戲裡吳婉君情路坎坷,曾因酒家女身份曝光,自卑無法與黃文星相守,最後只好回到黃玉榮身邊,怎知好景不常,仇家吳鈴山找上門後,她被迫獻身,最後更為了維持生計,上街當流鶯拉客討生活。戲外,她理性的解析道,「美雪為了愛,願意犧牲自己、無條件付出,但在現實生活中,這種情況的女人是很鄉愿的,自己好像很委屈而造成另一半得寸進尺,其實只是在尋求存在感、以及被需要的感覺。」她也認為不管多聰明的女人,談戀愛都是傻的,「我最常被好朋友虧談戀愛秒智障,可是至少現在的我不將就、不委屈。」而「美雪」的人生是否還有機會翻身?吳婉君表示不到最後請大家千萬別放棄,一定要鎖定收看。

(民視新聞網 洪雨汝/綜合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