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35° / 28° )
氣象
2019-07-20 |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向內的教育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編譯/崔嫻

青少年和父母如何平衡期望文化和自我認知?

教育不是注滿一桶水,而是點燃一團生命的火焰。——葉芝

點燃一團火而不是裝滿一桶水是什麼意思?首先,我們的文化,其教育原則,以及肆意的資本主義的資訊宣導裝滿桶。對產品(家庭作業、SAT分數、A)的關注超過了對過程的關注,對競爭的關注超過對尋找自己特殊技能的關注構成了一種“從外向內”的教育方式,導致大量青少年麻痹無力。失敗=死亡。

期望是給心小的人的。——阿爾伯特·愛因斯坦

當我們不能失敗,我們就不能成功,生活變成了一種分離的體驗,我們必須選擇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現給世界。長期關注外部,關注期望,而忽視內部,情感,本能,一個人的靈魂地圖,導致心理學家所說的“虛假自我”的發展。“我的許多成年病人都是這種文化和教育的產物,他們哀歎覺得自己是在與生活同行,而不是生活在其中。焦慮、抑鬱甚至絕望都可能從這種真實自我的分離感中產生。

向內的教育

在我的實踐中,我看到越來越多的青少年缺乏駕馭自己生活的技能,因為他們面臨著成為自己不想成為的人的壓力。我們周圍的大多數傳統教育和文化都在兜售一條來自外部的道路,讓青少年和年輕人無所適從,沒有方向感。

大多數青少年都渴望為自己開闢一條道路,但由於沒有接受過這門藝術的培訓,只是多年來按照外部課程進行表演,這種努力令人望而生畏。儘管有善意的機構如學校和誠摯的老師,沒有人鼓勵這些青少年去嘗試,去失敗,去相信自己的內心的羅盤,所以現在,當生活出現,他們所需要的技能是做選擇的時候信任自己,能感覺到他們是否是對的,可能會失敗並做出新的選擇,他們會發現自己能力欠缺。這是由內而外的。

“我不想成為一個商人,”一個20歲的年輕人在我的辦公室坐著表示,他在大學三四年級之間休息一年,弄明白自己內心到底是什麼樣子,這樣他就可以找到一份工作,不只讓自己如他所說的那樣“充滿絕望”。他很沮喪,因為沒有真正的自我意識,成功的壓力太大了。他知道自己不想做什麼,但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確定自己想做什麼,這個過程發展得很糟糕。他的自我實際上是沮喪的,從最字面的意義上來說:他的內心不夠堅強,無法承受新的外部壓力,讓他長大,開始為自己的生活負責。

它始於信任。但是當我們不相信自己的時候,我們怎麼能相信我們的青少年和年輕人呢?大多數青少年在處理模棱兩可的問題上能力不足,這是他們在不斷試錯的青少年時期的一項重要技能。《兒童如何學習》(1967)一書的作者 John Holt請我們打破恐懼和不信任的長期惡性循環,首先要信任兒童,信任青少年,因為我們自己也不被信任。

作為父母,我們應該傳遞這樣的資訊:“你的生活不必和別人的一樣,那有什麼好著急的?這是你的生活,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但是,當我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的時候,我們該怎麼做呢?這是什麼內在課程?

雖然對所有的青少年來說,沒有實際或具體的途徑,但一般的青少年和年輕人需要一個調色板來進行實驗,需要一個開放而有組織的環境,其中的選擇沒有什麼後果——沒有分數,沒有判斷。一個嘗試和失敗的地方,因為我們知道失敗是成功的一部分。他們需要一個環境和社區,由支持他們的同齡人組成,不僅是數位化的,而且是個性化的,在情感上有意義的,他們對此負責。

“當我們產生內在的東西時,就會產生拯救我們的東西。我們若不將裏面的發出來,所不發出的就必毀滅我們。——諾斯替福音

為了讓他們的靈魂的工作被發現和顯現,內在的需要必須首先得到滿足。這些包括但不限於:

情感健康的實踐:壓力管理,冥想,尋找平衡
自我認識:自我理解的系統
沒有期望的實驗
一個支持他們的團體,當他們跌倒時抓住他們,當他們成功時為他們歡呼
做真實的自己而不是遵循“期望”的能力
各種生活選擇和職業的靈感和具體步驟的一個導師系統

自然——一切都是相連的。——愛因斯坦

必須培養這些內在教育的元素,以免我們看到更多離群的青少年和年輕人。再加上互聯網將人類社會劃分為網路,這種分裂既不服務於個人,也不服務於整個社會。關注自我的內在與外在的結合,這些年輕人可能會在這個世界上找到令人滿意的事情參與,從而構想出他們希望做出的貢獻,而我們非常需要他們做出貢獻。

資料來源: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

  • 新聞關鍵字: psy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