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4° / 31° )
氣象
2019-02-12 | 今日新聞

隻身對抗黑金、派系 蔣月惠坦言:怕得要死但就是愛冒險

隻身對抗黑金、派系 蔣月惠坦言:怕得要死但就是愛冒險
蔣月惠(中)今日於台北國際書展舉辦新書座談會。(圖/記者許維寧攝)
當年為了聲援拆遷戶,屏東縣議員蔣月惠槓上屏東縣政府,未料在過程中失控咬了執勤員警一口,作家郭顯煒笑稱,蔣月惠是十年行善無人問,一咬成名天下知,還將警局哭成靈堂。起出外界對這位來路不明的議員滿是不諒解,後來溫朗東一篇評論翻轉情勢,蔣月惠從地方小人物躍升為舉國皆知的政治紅人。

蔣月惠於台北國際書展參與新書《其實我會怕:孤鳥鬥士蔣月惠的傳奇人生》發表會,蔣月惠笑說,人生就像原子碰撞,會跟誰、哪個契機撞個滿懷一切純屬偶然、都是不可知的人生際遇。做好事數十年無人聞問,卻因一時失控出口咬人而爆紅,問她會不會覺得命運造化弄人?蔣月惠搖搖頭,笑說一點都不丟臉。

蔣月惠回憶,爆紅的那天本來背著小提琴要去義賣,就突然接到受災戶的請求,之後因為那一咬,名聲如同坐雲霄飛車,卻又因失言一夕爆紅又轉黑。名聲來得快去得也快,短短幾個月又遭群眾遺忘,去年底全台只關注柯文哲與丁守中的台北市長之爭,卻遺忘了蔣月惠也悄悄高票連任議員。

隻身對抗黑金、派系 蔣月惠坦言:怕得要死但就是愛冒險
蔣月惠(左)坦言年幼時受母親家暴,但心中一直有股叛逆的力量。(圖/記者許維寧攝)

蔣月惠屏東苦撐羅騰園肢障生、逼退惡臭皮革廠,外界好奇她為何能為公共議題鞠躬盡瘁,蔣月惠表示,當年她帶著行囊一人走北極圈,發現北歐國家是用更為嚴謹的態度對待身障者,回台後羅騰園正面臨解散,她決定辭去工作接手,「但要募款過於困難,我才想到議員一票三十塊錢的補助。你蓋我一票有三十元補助,我會拿來做公益,第四次終於當選。」

當年蔣月惠出來選議員,外界笑稱她是跟風車打架的唐吉軻德,很浪漫,但不切實際。蔣月惠表示,去北極圈走一趟,悟出很多事情並不困難,「我哥說我去北極一定死,我說生死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蔣月惠不只選上議員、藉此扶持羅騰園生障生,也曾經蹲點三百天查皮革廠排放廢水,對此,皮革廠曾威脅蔣月惠要她好自為之,「我其實怕得要死,但就是愛冒險。」

蔣月惠談到,年幼曾受母親家暴因此害怕威權,但內心一直有個反叛的衝動,「小時候我媽叫我不要做,但我就是要去,我天天去皮革廠打卡做紀錄,他們威脅我家人跟羅騰園,但我就是有叛逆的心。」是叛逆給了蔣月惠力量。

立委黃國昌表示,蔣月惠在屏東獨身對抗地方派系、黑金結構,當年蔣月惠為拆遷戶發聲,從屏東政壇到地方警察都用鋪天蓋地的方式污衊她,「我猜她一定是做對了一些事,才會讓體制發動力量要去消滅她。」

黃國昌談到,在屏東縣民眼中蔣月惠是標準的「不分區」,只要有需要她都會全縣跑透,是秉持最基本的宗教信念、耗盡家財實踐宗教價值,「很多人說他不夠文雅,但so what,比起貪污的豬仔議員她好多了。」黃國昌表示,即便無黨派、無權勢但因為誠實,站在蔣月惠身後的人其實超乎想像的多。在蔣月惠的身上看到正直與善良,相信以此信念超脫藍綠,台灣才能翻轉政治結構。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