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1° / 26° )
氣象
2019-08-16 | 今日新聞

專訪/蕭裔芬憶18年婚姻:失婚不是殘缺 而是選擇

專訪/蕭裔芬憶18年婚姻:失婚不是殘缺 而是選擇
蕭裔芬自陳忙於事業,疏忽愛情。(圖 / 記者葉政勳攝)
蕭裔芬,是新聞業裡備受討論的名字。論事業,她曾任中廣新聞編播及主持人、華視新聞部記者、主播、中天主播,郭台銘特助、永齡基金會發言人、東森亞洲台副台長、澳亞衛視總經理;論愛情,她和國民黨大老許水德長子許逸弘曾有過18年婚姻,即便離婚10年,雙方互動仍被外界關心。

近來蕭裔芬接受「姊妹淘」專訪,因近三年父母相繼離世,讓她對人間聚散離合充滿感慨。

她感性地說,在婚姻中她堅持做自己,所以離婚是必然,對前夫一家人的包容和諒解,她充滿抱歉和感激。有朋友替她惋惜曾經令人艷羨的婚姻與事業,她瀟灑自陳:「每一個選擇所帶來的結果,都能幫助我們認識這個世界,人的一生就是自我追尋的旅程,過程比結果重要。」

專訪/蕭裔芬憶18年婚姻:失婚不是殘缺 而是選擇
蕭裔芬認為失婚不是殘缺,而是一種選擇。(圖 / 記者葉政勳攝)

殺破狼,是蕭裔芬的紫微星盤,將軍型的命格,天生注定她將在事業上披荊斬棘。從小父親就教育蕭裔芬要獨立、不能限縮自身發展,這養成她對事業懷抱高度興趣,曾立志要當鋼琴家、心理醫生、即時口譯,甚至一度為從事服裝設計,買了縫紉機回家,研究沒多久就因沒耐性弄壞車針,只好賣掉縫紉機,打消當設計師的念頭。

大學畢業後,蕭裔芬先後嘗試英語教師、秘書、業務員的工作,後來因嚮往海闊天空及優渥薪資,報考長榮航空空服員,並以第一名優異成績錄取,卻因近視太深,被刷到地勤部門。

不想接受長榮培訓為教官的安排,蕭裔芬再報考西北航空,終於在千人中錄取成為七名空服員之一,但在長榮地勤訓練的八個月中,她認識了前夫,以至於西北才剛在美日受完訓練,飛不到三個月,她就辭職訂婚,隨夫家赴日本定居25歲便踏入婚姻。

回顧結婚始末,蕭裔芬感嘆:「如果我一開始行業就是新聞記者,就不會這麼快結婚了,那時空姐工作正值低潮,身旁又有這麼好的男人支持我,所以我就決定嫁了」。

婚後蕭裔芬對新聞記者產生興趣,有意朝媒體發展,卻因官二代妻子身份敏感,先在中廣擔任播報新聞工作。

民國84年台視招考,蕭裔芬瞞著家人執意投遞履歷,結果事後和幾位黨國元老同時被立委質詢,質疑三台遭到黨政軍掌控,台視只好宣布蕭裔芬等人都考不上,讓受盡羞辱的她產生尋死念頭。

就在那時,華視總經理張家驤伸出援手,讓蕭裔芬先從《每日一字》節目主持人開始歷練,八個月後新聞部招考,蕭裔芬才進去當記者,跑了兩年政治財經,開始有了播報機會。

回顧這一段倍極波折的歷程,她自我解嘲,想證明自己實力去報考,結果卻因為身份原罪,鬧出軒然大波,才理解當時公婆為何反對她去跑新聞,但覺悟已晚,傷害已造成。

專訪/蕭裔芬憶18年婚姻:失婚不是殘缺 而是選擇
蕭裔芬自陳忙於事業,疏忽愛情。(圖 / 記者葉政勳攝)

1997年柬埔寨軍政府政變,台商們人人自危,她奉命前往當地採訪,事後被同公司的女記者酸:「應該要趁打仗時派蕭裔芬去呀!沒砲沒火了,才讓她去戰地過水。」

蕭裔芬笑說,剛出道時常在廁所偷哭,「即便我再怎麼努力,做得好,人家都說我靠關係;做得不好,人家更會說我『果然是靠關係來的』,但就因為這些流言蜚語,才會刺激我更努力。」

蕭裔芬新聞生涯的里程碑,是1997年以日文訪問前首相中曾根康弘,以及2004年讓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突破心防,首次接受電視節目專訪。

然而提及當年敲郭台銘專訪的過程,蕭裔芬意外透露,對方竟然放她鴿子。

「獨家訪問我敲八個月,來來回回總算拿到,通常記者都會非常開心趕緊呈報給主管,但我沒有。」

「全公司上下只有我一個人知道,因為我就是認為,一定要看到他本人走進電視台大門,我才真正放心。」

她直覺會有變數,於是隱瞞節目製作人,預約四小時的攝影棚,報了蔣友柏和聯強總裁杜書伍兩個假名單。「沒見到郭台銘本人以前,這個獨家我連上司都不能說,果然那天早上,他臨時給我取消。」

聊到這裡,蕭裔芬翻了個大白眼,「他說什麼早上十點參加天下論壇太累,所以不來了,好險我沒有大張旗鼓約報社跟電視台,要不然本人一世英名毀於一旦。」

萬分謹慎的做事風格,竟幫助蕭裔芬默默化解這場危機,事後她抓住「郭董放鳥」辮子,從中向郭多方遊說,獨家專訪最終仍順利進行,「從這件事我也體悟到,老闆犯錯可以修正,員工犯錯無法修正,只能自求多福。」

專訪/蕭裔芬憶18年婚姻:失婚不是殘缺 而是選擇
蕭裔芬享受單身。(圖/蕭裔芬臉書)

事業飛黃騰達之際,蕭裔芬的婚姻生活卻岌岌可危。

她形容記者這份工作就像「打嗎啡」,在外頭都被公關捧得高高的,即便問的問題很可笑,受訪者也不敢得罪;她也舉例早期到某地出差,親眼所見知名立委為討好記者,請了一批伴遊小姐們隨侍在側。

但他們是忌憚媒體的影響力,還是真的尊敬你這個人呢?蕭裔芬自問。

「工作上很容易自我為中心,也會很多負能量,容易變得爭強好勝,回到婚姻家庭裡,妳根本切換不來。」她苦笑:「剛剛才跟攝影記者吵完架,回家還在腎上腺素分泌,實在很難娃娃音撒嬌,我前夫就會覺得『妳難道不能溫柔點嗎』『為什麼要一直提工作』?」

「我直到現在才明白,我前夫受到很多我無形的迫害。」

專訪/蕭裔芬憶18年婚姻:失婚不是殘缺 而是選擇
蕭裔芬認為失婚不是殘缺,而是一種選擇。(圖 / 記者葉政勳攝)

走進新聞業後,身處行業變化太大,使得蕭裔芬和前夫的價值觀漸行漸遠,結束了18年的婚姻,她溫柔表示:「婚姻相處裡要認同彼此價值觀,或許在他人眼光裡,會覺得我做出成績了,我終於證明自己了,但某種程度上,我真切的失去婚姻跟家庭。」

「初相識時我跟前夫都很單純,但走入媒體後,我們的價值觀也走向不同道路,他比較是忍受的那方,最後他無法忍受了,這點是我很抱歉的地方。」

我問蕭裔芬會後悔離婚嗎?她搖搖頭,說自己不後悔:「我一路走來都是自我追尋,我並沒有為婚姻放棄自己,人生沒有對錯,只有選擇,每一條路,都有不同的風景,在任何環境你都能學習到人生的課程。」

「所以享受當下,無須和別人比較,每個人的人生劇本不同,比較是沒有意義的,每個人的選擇排序不同,有人覺得安定最重要,而我選擇自由。」

「要我給女人們建議,我覺得就是在每一個選擇和結果裡認識自己吧!失婚不是殘缺,我有朋友因為失婚而去網路交男友,立志再嫁,結果十年來都碰到劈腿的。因為你狀態不好,就不會吸引到好的人。」

蕭裔芬享受單身,身旁雖沒有交往對象,卻有一個熊玩偶「咪咪」相伴,她會帶著熊寶貝遊山玩水、吃吃喝喝,她開心地說:「緣分是無法強求的,我現在就是有一隻熊熊,我跟熊熊說話,他就是我的心靈伴侶。」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