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0°
( 33° / 31° )
氣象
2019-07-11 | 臺灣公論報

臺灣公論報公共論壇系列(廿一)─國民黨總統候選人要怎麼產生

討論題綱

一、國民黨已現有提名辦法黨員三成,民調七成,為什麼不要用,而有全民調的建議?

二、全民調、半民調,要用什麼方法來排除可能的缺失,讓最強的藍軍代表出線?

出席論壇的來賓左起蘇嘉宏教授、立委參選人鄭東元、立委陳宜民、市議員陳若翠、十方民調公司負責人黃志丞及總編輯林凱盈。

主持人 陳宜民 立法委員

立院黨團過半數不表態支持黨中央決定

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要怎麼產生?我針對立法院國民黨黨團做了一次非正式的整理,贊成全民調的有七位;贊成「民調七成,黨員投票三成」的有三位;,贊成「民調與黨員投票五五計算」的有六位,其他的不願表態,就是尊重中央,當中央決定怎麼做,都可以。

這次提名在方式上引發爭議,主要是之前總統大選浮出檯面的候選人只有一位,沒有爭取提名的問題。上次洪秀柱參選,只有一人,是以民調30%的同意做為提名門檻,也順利過關。去年的九合一地方選舉,縣市長候選人的提名方式改採全民調,包括台北、新北、台中與高雄都是。

我親自參與過上次高雄市長提名的民調,發覺民調在實際操作上是「眉眉角角」,要避免很多技術上的問題。吳主席針對全民調直言怎麼能由1068人來決定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這指的是樣本數的數量與抽樣的代表性夠不夠,是否真能反映民意?

上次高雄市長提名的民調,黨中央找了七家比較友藍的民調公司,由候選人挑三家進行。在選擇民調公司時就要很小心,因為有公平與否及機構效應的問題,而且,如果委託「偏綠」的民調公司,說不定所有提名資料就流到對方。

在問卷設計與訪談技巧都有嚴格規定,我比教吃虧的是,受訪民眾不能完整、正確說出我的名字,只能答「那個醫生」,就變成無效樣本。

當時進行民調的時間是星期五、六、日,很明顯,星期五的拒訪拒答率較低,星期六、日當年輕人回到家,接到民調電話,拒訪拒答比率較高。

至於民調如何排除對手可能介入反操作的陷阱,那就是多設計幾道辨識度高的問題,受訪者會不經意露出政黨傾向的馬腳,而「排除」。

民調與投票結果有無落差的問題?以韓國瑜這次參選為例,選前十天民調即封關,但是,內部仍然每隔三天做一次民調,結果都顯示韓領先對手2%~5%,但是,實際投票結果卻是領先9%。

民調如果做得精準,還是有可信度與參考價值,最主要是可以看出「大趨勢」。以我為例,去年五月時,我的支持度只有5%,宣布參選時提升到10%,全民調時進步到15%,韓市長則是在一開始時就從20%起跳,這就是大趨勢。

提名制度是要為黨挑一個最強的候選人,而且,這位候選人要健康、穩健走完整個選舉過程,選舉時候選人的人格特質很重要,尤其在兩邊互比之下要能超越對手。

民調固然重要,但是,黨員的意見也不能偏廢,最好是,黨員數能極大化,更具代表性,而且,透過黨外選民對候選人的認同與支持,加入國民黨,讓黨的基礎更穩定、更多元,這才是良性循環。如果一味強調民調,而忽略黨員的地位與價值,恐不利黨的長遠發展。

陳若翠 市議員

帶領國民黨重返執政才是王道黨員意見應重視

我來自基層,接地氣,根據我的接觸,一般民眾的反應是希望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提名能採取全民調,原因很簡單,因為從民國93年起,總統都不是民眾想要的候選人,大家希望這次能從頭參與,挑一個自己中意的候選人。

而且,提名時程的規劃,拖得太晚,要到六、七月才能確定,夜長夢多,現在除了吳主席,要參選的人都已經表態了,地方上也開始選邊站,拖久了,可能造成黨的分裂。

民調最高的人代表國民黨出馬,是可以排除紛爭,但是,這幾個太陽競選總統,其本意是為自己?重團體?他們要提出的理念與政見是甚麼?他是否可以帶領國民黨在2020重返執政?他要把國家帶向何方?這些問題,必須讓黨員或民調對象的民眾瞭解,才能決定支持的對象。因此,事前先舉辦幾場辯論,再進行民調與黨員投票,比較完整、公正、客觀又具實質效益,這個過程不能省。事實上,去年的縣市長選舉已經有此先例了。

在制度上,是否建立黨主席就是當然總統候選人的慣例,因為之前的體制就是這樣。而且,黨主席平日為黨付出奔走、努力,到了選舉時還要再來一次提名競爭,有點不公平。

黨員投票能代表黨意,但是,黨內的各級意見領袖,費力逐級參選的黨代表、中央委員,卻在提名過程中被晾到一邊,毫無參與決策的空間,以後誰還會希罕去選黨代表與中央委員?這點也要一併列入「革新、團結」的考量。

鄭東元 立委參選人

不贊同全民調產生總統候選人

國民黨以前的提名基礎現在不見了,主要是因為上次朱立倫換柱事件,造成民眾對國民黨不信任,個人建議是否改變一個方式讓民眾重新信任。個人認為強者恆強、弱者恆弱,以黨內從政同志來說,個人對全民調不一定接受,除非民調公司可以做得很準確。

現有提名辦法應該有試過,過去也成功過,現在為何不繼續使用?以去年市長黨內初選為例,韓市長與陳宜民委員PK是用民調方式,韓市長出線後,陳委員就全力輔選,後來韓市長當選;基層的聲音是,如果這次總統也用徵召而不是提名方式,對國民黨會很傷,如果沒有人要去輔選,那也不一定會贏。

我並不一定接受全民調,除非民調做得很準確,可作為參考後的決定。現有機制為何不用?這一套以前是否成功過,有經過討論,去年市長選舉國民黨黨內初選,韓國瑜與陳宜民PK,就是用全民調,後來陳宜民幫韓輔選,我是徵召,因此獨立在戰區選,無人願意來輔選,最後沒有上。

現在民意機構做的調查這麼多,如果按照這樣就可以決定總統提名的辦法,那以後就靠民調來決定總統就可以,不用再選得這麼辛苦了,也不會選舉時搞得亂七八槽。我的想法是依照黨內作法,未來是否選舉黨主席之後,黨章寫得清楚一點,規定黨主席就是以後的當然總統候選人,這樣就可以好好栽培,做參選總統的準備,這樣就不用再受到外界的牽制或干擾,如果黨主席任內保持最佳狀況,就直接參選總統,這是我認為比較妥當的方向。

這一次黨內總統提名紛擾很多,吳敦義主席前幾天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有些問題感覺不知怎麼回答,甚至讓外界覺得回答得很彆扭,我不知回答的內容是不是他的本意,事先是否有所準備。

黃志丞 十方民調公司負責人

全民調並非全部人參與有弔詭之處

國民黨主席選舉辦法,黨員得票一定要過半,就算第一輪沒過半,取前兩名進行第二輪投票還是得過半數,是一個有強烈基礎的黨主席;再者是和總統有點關係,黨章第六章有提到,黨員為總統,就任總統之日即為黨主席,卸任即免兼黨主席,從反面角度解讀,黨主席可能就是要選總統的,但沒有規定在野時黨主席與有意參選總統者的競爭制度,只有說民調七十、黨員投票三十。

國民黨對如何產生總統候選人的思維並沒有統一,為何會有全民調的觀點,基本上黨員的思維是狹隘的,民意應該更多元大於黨意,黨存在的基礎應該是黨員而不是民意,至少民進黨那塊爭取不到,這就是為什麼全民調希望大家共選出一個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但是不是全部的人都參與,實際上做民調的時候,不接受訪問的人就掛電話不參與,民進黨的支持者也可能參與到,但他們可能會幫助國民黨選出一個最強的候選人來和蔡英文或賴清德PK嗎?不太可能,這是弔詭所在。

再來從幾個黨內太陽的觀點來看,主張全民調是個人策略,是出線的問題,黨意的觀點則是選贏的問題,兩者是不太一樣的,所以在決定方法時是很複雜的,主張全民調的是否真的會選贏?這也未必,以高雄市長為例,韓市長剛下來接高雄市黨部主委時民調也很低,所以民調是會變化的,民意不代表民調。

國民黨主席是強勢主席,如果主張全民調,黨主席和產生的總統候選人基本上天平已不等,其次黨章也是內含矛盾之處,黨員尊重選出的黨主席,但如果因為極端性歷史任務就下台,那也不是很公平,也不會有人願意做這件事,所以雖然黨章沒有明寫,但黨主席很可能就是總統候選人,這是我的解讀。

全民調、半民調的缺失如何排除?1068個抽樣是理論,實際訪談可能五千或六千人,民調的題目也會決定結果,民眾不見得記得一連串候選人的名字,民意無法反應在民調上,所以民意和民調還是不一樣的,民意是更廣泛的,會在家接電話的民眾大概只佔六成到七成,不能代表全民意,如果用民調來決定,風險很大,就像民進黨二○一八是用全民調來決定最後大敗,所以任何制度一定有缺失,只是要如何看出缺失,每人立場、觀點不同。

蘇嘉宏 輔英科技大學教授

全民調易被操弄莫忘花蓮杜麗華事件

所有主張全民調的人,不要忘了二○一○年花蓮縣長選舉的「杜麗華效應」。當年傅崑萁因國民黨的排黑條款脫黨參選,衛生署長葉金川與前花蓮縣農業處長杜麗華民調,結果杜麗華領先9.5%擊敗葉金川,從此葉金川投閒置散。事後傳出傅崑萁在民調拉抬杜麗華,隨後在正式選戰中以過半差距輕鬆擊敗杜麗華,這就是國民黨慘痛的「杜麗華效應」。

爭取黨提名的人既要黨員支持,選舉時要仰仗黨的資源與黨員支持,反而一路抹黑黨員。全民調固然很好,但不應剝奪黨員在提名過程中政治參與的機會,否則,以後誰還會入黨?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