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4° / 21° )
氣象
2019-10-20 | 臺灣公論報

天不時地不利人謀不臧的國慶焰火災難

絢爛的國慶煙火幕後,隱藏多少暗黑的內幕?

一樁的驚艷焰火,最後落得灰頭土臉,裡外不是人,若要給這次花了巨款的國慶焰火下一個評價就是「天不時、地不利、人謀不臧的國慶災難」。

關於「天不時」的部份請參閱本報第二版「『神』奇的中華民國」,本文僅就「人謀不臧」的部份提出看法。

國慶焰火引發眾怒宣告不及格之後,潘孟安縣長當天晚上透過臉書以「逆雨前行」發千字文道歉。諷刺的是,潘孟安在文中強調「今晚,也度過了人生最璀璨的四十二分鐘」,一位心中主張台獨的政治人物,他人生中「最璀璨的四十二分鐘」,竟然是他一心想要推翻的「中華民國」的國慶焰火,這個表白,能讓誰相信?

國慶焰火次日,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新北市立委第一選區參選人洪孟楷在臉書上引用政府公開招標資訊,怒批「全部加起來七千多萬的國慶焰火,堪稱史上最貴,卻也是史上最糟糕的一次。」

針對洪孟楷的嚴詞批判,屏東縣政府立馬回應,提出決算數據說明國慶焰火所有的活動經費是四千四百七十四萬元,絕非洪孟凱所說的七千多萬元,反指責洪「因政治因素潑髒水」。

既然有具體數據,就可以驗證是否潑髒水。我們就以屏東縣政府所列舉的數據來驗證,單就接駁經費一項來說,縣府團隊列舉國慶焰火實際用於接駁的經費為六百零五萬元。按縣政府的公告,得標廠商當天派出三百輛遊覽車負責接駁,共規劃五條接駁路線,平均一條路線有六十輛遊覽車來回接送。接駁時間為下午兩點半開始到送完為止,晚上七點半停止往會場方向接駁。由於此次接駁,不像燈會期間有遠距運送(如到高鐵站),各接駁點到會場的距離都很近,若三百輛遊覽車全部到位,每條路線有六十輛遊覽車接送,當天怎麼可能會疏運不及?每條路線六十輛遊覽車短距離循環載送的運量有多可觀?再大的人潮都可以即時消化,問題出在哪裡?

潘孟安次日接受媒體訪問時坦承,國慶焰火散場大亂問題出在「原本規畫一次出六輛車進行疏散,但是,(廠商)卻是一輛車、一輛車上」,一輛車、一輛車上,要載到何時?廠商違反當初協議,是否有違約之嫌?當初說好的三百輛遊覽車呢?政風單位要查的是「這三百輛遊覽車,是否全部到位參與疏運?有無派車不實?」

再就一般行情來說,目前租用遊覽車的市場行情,介於九千五百元至一萬兩千元之間,而且,那還是整天跑的觀光行程,不是間歇性的短程載客。縣府團隊提出的接駁總經費是花了六百零五萬元,租了三百輛遊覽車,平均一輛租金高達二萬元,是一般行情的兩倍,就算把保險、小費、縣府指稱的設置道路指示路牌指引系統,甚至隱藏性的貴賓接待專車,全部算進去,再怎麼灌水,都難免有大力圖利廠商之嫌。這不是人謀不臧,是什麼?

更令人追溯起疑的是,如果屏東縣政府在國慶焰火的接駁經費如此大方的慷納稅人之慨,規模更大、經費更多的燈會接駁費用,是否存在更嚴重、金額更大的問題?

屏東客運與他的關係企業南台灣客運公司,所有車輛的車體尾部都噴上八菊標誌,非常醒目。

這次負責接駁運輸的主要得標廠商屏東客運公司與屏東縣政府的關係非常密切,這也無可厚非,倒是屏東客運公司是怎麼一家公司?他最「旗幟鮮明」的特色,就是屏東客運與他的關係企業白鴿交通(遊覽車)公司以及在高雄市承攬公車補助路線的南台灣客運公司,他們所有車輛的車體尾部都噴上「什麼獨」的八菊標誌,非常醒目。或許因為在政治立場上如此明確的表態,以至於在政治立場完全一致的潘孟安主政的屏東縣以及陳菊主政下的高雄市,得以有特殊的限制招標或優先議價權,這是一個饒富趣味的問題。至於「轉型正義」後的韓國瑜,是否延續並接受前朝慣例,繼續與這家毫不避諱、政治味十足的廠商合作,值得深思。【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