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4°
( 14° / 13° )
氣象
2020-01-03 | 臺灣公論報

迎曙光搞戰機衝場 屏縣府衝過頭

從風吹砂往龍磐公園地區眺望,其沿線海岸均屬落差極大的崩崖地形。

一向是例行公事的「新年迎第一道曙光」,今年將出現天王級的年度大秀。那就是屏東縣政府為了延續大鵬灣燈會與國慶焰火「辦大活動,贏支持度」的思維,準備在墾丁龍磐公園舉辦迎曙光的活動時,商請國防部派出五架IDF戰機,在曙光乍現時進行讓萬眾沸騰的衝場表演。

潘孟安主政之下的屏東縣政府推出如此大手筆的活動,幾乎要搶了總統大選的采頭。然而,不論從「天時、地利、人禍」哪個角度來看,都是搞過頭的不恰當,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先說地利,墾丁龍磐公園轄屬墾丁國家公園,而且,劃歸為最嚴格控管的生態保育區,要在生態區舉辦大型人為聚集式的活動,墾管處一向是堅不同意,「春吶」被趕來趕去,就是明證。雖說,五架IDF戰機在天空衝場,沒有降落到地面,難道管死陸域與海域的「肯管處」,「不肯管」空域了嗎?還是他一向就管不住屏東縣政府,只能欺榨霸凌地方老百姓?

屏東縣政府之前就在同一個生態保育區辦過一次「墾丁龍磐公園音樂節」的音樂會。邀請大提琴家張正傑與數位頂尖音樂家,將龍磐公園化身成歌劇院,這次,只是把同樣時地不宜的音樂會,改為更加時地不宜的戰機衝場。

再者,龍磐公園及其沿線海岸屬崩崖地形,地面凹凸不平,臨海岸區的地形有極大落差,一不小心就有意外。如果只是迎曙光,民眾不會衝到第一線看曙光,人群因為隨性分散,較不會有公共危險的問題。但是,今年為了要搶看戰機衝場,民眾勢必爭先恐後擠到面海的第一線,既迎曙光,又看戰機衝場,何等愜意,人潮推擠,加上附近面海的腹地狹小,會出大問題。

再就「天時」來說,「迎第一道曙光」的活動,是要享受新年第一道曙光降臨人間的希望、靜謐與祈福,你派個五架IDF戰機來衝場,而且,為了博得滿堂彩,戰機可能還不只衝一次場,可能來回衝好幾次場,這不是擺明來鬧場的嗎?這個衝場跟迎曙光的旨趣,大異其趣。

另外一個「天時」的問題,恆春半島冬季颳強勁的落山風,尤其東海岸的陣風更是強勁,戰機凌空飛行,或許問題不大,但是,衝場,衝到海平面再拉起來,萬一碰到落山風太大逼近颱風,一陣超級陣風,難保戰機操控不易,如果當天天候不佳,或是雲層太厚,更是不利於表演。

最後來說「人禍」,就在兩個月之前的十一月二日,台灣遙控斜坡滑翔機協會在墾丁龍磐公園舉辦「F3F無動力滑翔機國際公開賽」(又稱為台灣斜坡無動力滑翔機國際公開賽),正當遙控機同好陶醉於寄情遙控機遨遊天際時,一架由五十七歲美籍男子David參賽的遙控機失控,飛到也就是這次要舉行衝場表演的同一個地點「衝場」墜地,不偏不倚撞上到墾丁旅遊的三十五歲林姓女子,該名婦女抱著二歲幼子看風景,卻禍從天降,慘遭快速衝落的無動力斜坡機,撞擊後腦勺當場爆頭死亡,林女當時環抱的幼子也遭波及,幸好只是頸部被割傷,但無大礙,生死一瞬間。

這起一死一傷的事件,所有人都是無辜的,死者、傷者、肇事的外籍人士、主辦單位,尤其是核准比賽的墾管處更是高喊無辜,誰知道會發生這種事?公務單位就是這樣,一出事就往外推缷責任。

本文不是舉恐怖的事件來吐槽這次「迎曙光搞戰機衝場」的活動,只是殷鑒不遠,又在同一個場地,還是小心為妙。如果顧及此一活動與迎曙光的精神格格不入,而且,場地又具爭議性,考量大眾安全,不妨再想想,取消大而不當的活動,改為其他可以同樣吸引人氣,但是較軟性的活動。不能因為大鵬灣燈會與國慶焰火的大型活動博得「我屏東,我驕傲」的支持度,甘冒天險辦此活動,後果難料,世間很多事情要「見好就收」。

此外,當屏東縣政府提出在國家公園舉行如此高危險性的國防表演時,一向對恆春人違犯國家公園管理法不假辭色,動輒嚴加譴責的環保、生態團體,與眾多的媒體,竟然無任何不同的聲音,一面倒的正面報導、宣傳。當我們的想法都一致時,就表示我們想得太少。尤其是關於公共安全的公共議題,寧可事前有不同的聲音,集思廣益,避免事後的追悔。【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