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0°
( 31° / 29° )
氣象
2019-07-05 | 勁報

蔡潔生無法靠炒地皮發跡(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最近郭台銘又公開大聲喧嚷「蔡英文父親蔡潔生是靠炒地皮發跡致富」,雖然事後他很快地學韓國瑜轉移話題掩耳盜鈴,把話題轉到蔡英文大一就開車上學之事;五月21日筆者曾在本專欄寫了一篇「階級是可以改變的」中有述及蔡英文大一就開車上學諸事典故,故不再此贅述,本文要論的是「蔡潔生無法靠炒地皮發跡」;筆者曾擔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八年(全部經內政部評定為特優),離職後迄今近三十年一直在準備撰寫「台灣營建史」,現就以台灣營建史觀來考證蔡潔生想靠炒地皮發跡真的門都沒有-不但沒實力更沒資格。欲探討蔡潔生的「發跡史」就先來看蔡潔生的成長過程:蔡潔生生長於屏東縣最貧瘠的平地鄉-枋山鄉,此鄉是清朝治台名將沈葆楨(前駐美大使沈呂巡祖父)所劃設的,它原屬獅子鄉係一山地鄉,當時從屏東枋寮以北要南下車城恆春地區(屬漢人居住地區)除了走海路就要經過獅子鄉,當年原住民還有「出草」習俗,沈葆楨為了交通往來安全方便遂將距離海岸線五百公尺到一千公尺南北長距30公里劃出來設置「枋山莊」(現在的枋山鄉),所以枋山鄉的鄉界除了海岸線外都是直線的(與美加兩國國界一樣),這在台灣是僅有的特色;沈葆楨之所以會到台灣治台乃因台日發生「牡丹社事件」;沈葆楨到恆春地區看了以後發覺這地方還很地廣人稀就鼓勵人民移民至此,當時閩南人(通稱為福佬人)已佔有沿海富饒地區,客家人則佔有較靠山邊地區,土地較不肥沃,故高屏地區(當時人口還是南多北少時期)一些客家人就移居至恆春地區尤其是新劃設的「枋山莊」,這就是南部客家人的「二次移民」,蔡潔生的祖父就是這時移民至此;坊間有些「大作」寫蔡潔生是枋山鄉的望族,我想這是有些誤會的,蔡潔生的母親是獅子鄉的排灣族,以當時原住民族文化未開,一般漢人是較不會與原住民族通婚的,除了影視上演的特殊劇情之外,當然也有一種情況就如母系社會的阿美族,若入贅有錢的阿美族家庭就可能減少奮鬥三十年,這種情況有可能多促成「漢原通婚」,可是蔡潔生母親是排灣族不是母系社會,他父親也不是入贅,所以除了情投意合外就是經濟條件較差難以在平地取到老婆而去娶山地姑娘了;而且蔡潔生若是有望族家世則他從東北回來就不會去當卡車司機又和人經營貨運行當「阿郎」跑南北縱貫線運貨「衝南衝北」;後來又到台北開修車廠,慢慢累積資本轉型做房地產生意;蔡潔生會發跡賺大錢除了腳踏實地務實苦幹外,他早就獨具有「藍海策略」的眼光;早在日本治台時期已將台灣南北顛倒在發展,到國民黨逃到台灣後更是重北輕南,不但「中央政府」擺在台北,大量精銳部隊也擺在台北俾利「鞏固領導中心」,蔡潔生看準國民黨這一政策乃像張榮發搞一艘破船成立「長榮海運」起家一樣也搞一部破車子成立貨運行(反正自己是修飛機師傅隨時可以自己修車子),後來國民黨從中國大陸敗逃台灣,運來很多車輛、他就跑到台北開起修車廠;後來美軍顧問團來協防台灣、大批美軍帶來大批美製車輛、他就請人來給員工教英語大量修起美軍或美商車輛,幾乎從中山北路到天母到陽明山的美軍美商車輛都給蔡潔生包了,他這個「藍海策略」讓他賺了很多錢而開始慢慢發跡,所以蔡潔生不是啥暴發戶,他在開修車廠時蔡英文母親要生材火作飯菜給十幾個工人和家人吃,所以這時的蔡潔生還算不上大富豪,不過他賺了錢後除了與台北朋友開始投資房地產也很慷慨照顧屏東旅北鄉親及回饋故鄉與母校,除了不捐寺廟外只要他能力所及一概來者不拒,他的善行贏得屏東人的高度尊敬,這裡有兩件事可以稍微印證一下,第一件是他的修車廠結束後他有一位修車工人叫林榮吉回到故鄉枋山競選楓港村長,第一次他連名片也沒有印只是靠口耳相傳說他是蔡潔生修車廠工人就當選多屆並連任至今,可見蔡潔生受到屏東鄉親的愛戴之程度;第二件是張豐緒於民國61年6月被蔣經國拉到台北市當第二任院轄市市長,屏東鄉親結隊去市府向張市長道賀時就希望正式成立「台北市屏東縣同鄉會」,張豐緒不便拂了鄉親的盛情,但當時蔣經國是很不喜台灣人結社組會的(這和外省人不同,外省人不但組省市同鄉會甚至還組縣市的同鄉會,還可以開具學歷資歷經歷證明),張豐緒在屏東擔任兩任縣長知道蔡潔生賺錢都拿回屏東做公益幫助人,乃央請蔡潔生出來組織同鄉會並擔任首任理事長;張豐緒是行事很低調作風很保守的政治家,他會看上蔡潔生出來在他轄區內組同鄉會一定知道蔡潔生社會風評甚佳不會亂來為非作歹的社會賢達;從這些蔡潔生行誼當然還不能印證他沒有炒地皮發大財,這個時候蔡潔生也只是將修車廠賺的錢累積資本買一些小坪數土地,他真正開始成立建設公司做房地產生意是民國64年的事;現在就讓我們來回顧台灣尤其是台北地區的營建發展史。

台灣第一批集合式住宅是殷琪小姐尊翁殷之浩先生的大陸工程公司於民國54年完工的光武新村(位於敦化南路市民大道附近);國泰建設公司於民國53年9月成立,當年12月開始推出第一個建案「國泰信義公寓」,由於這兩個建案銷售成績極佳因此房地產業如雨後春筍,當時國泰建設不必打廣告也不必設接待中心只要在工地插支小木樁看板寫上電話、顧客就會循電話找到公司來簽約,一週內就只剩保留戶外全部銷售一空;國泰建設後面是有保險公司還有「十信」及「國泰信託」,再加上營建品質優良馬上在房地產市場形成一枝獨秀之勢,後來有金融業的財團如「新光集團」和「中信集團」欲如法炮製已是落後一大截,當然台灣所謂五大家族想急起直追也是望塵莫及了,不過多少買一些土地待價而沽或等政府每年調高地價多賺些邊際利潤也是不無小補的;在這個時期蔡潔生還是依靠修車廠在賺錢的「勞力密集產業」想和那些大財團靠「資本密集」賺大錢比賽那真是雞腿比豬腿了,所以說蔡潔生靠炒地皮發跡賺大錢恐怕是「竹竿套菜刀」了,以蔡潔生當時的財力恐怕還沒這個本事的,所以郭台銘這個說法可能是被騙了或太不了解台灣營建發展史了;筆者擔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時為了推房地產業與營建業股票上市(因為吾人認為這個產業最需要資本市場資金之抑注)全國前五十大營建業名單都在筆者口袋內,可是截至筆者離開全國營造公會蔡潔生公司名字一直沒放進筆者口袋中,這樣的「小公司」(相對比較)如何炒土地,若一家建設公司買一些土地伺機推案或有較佳價格就脫手求現,這怎能算是炒作土地呢?嚴慶齡於民國52年10月在新店買了三萬坪土地成立裕隆汽車公司,民國70年他又在苗栗三義買了200公頃土地成立「裕隆汽車城」,並將新店廠全部搬到三義,現在三義汽車城已成一個小都會區,新店的土地將開發成價值800億元的「新店裕隆城」,但也沒人說嚴慶齡吳舜文夫妻在炒地皮(說的人一定會被罵神經病):民國五十年到六十年甚至六十五年敢在台灣現金投資的人都應該受到表揚,當年蔣介石說「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當時很多外省人都不願在台灣投資甚至很多文武大官將資金移到美國瑞士,所以蔡潔生賺了錢除了做公益還願意投資台灣土地,應該嘉許頒發青天白日勳章,郭台銘說他炒地皮發跡致富真的太恭維他了。

郭台銘是國民黨內較正派的總統參選人一定要有正派的做法,尤其郭台銘禮敬關公更要有大義正義之氣,絕勿學邪氣較重之參選人亂講話或講大話說空話,那就有辱郭台銘崇高偉大的人格了;共勉之!(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