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5°
( 16° / 14° )
氣象
2019-09-08 | 勁報

王金平與吉娃娃(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前幾天台灣國會最元老的政治家王金平君被其黨內一位年輕後輩地方民意代表葉元之揶揄為「政治吉娃娃」,結果一週將過去了只有一位同黨的前國會議員盧嘉辰出來為王金平仗義執言,其他則無任何反應,國民黨當局也無任何正負面言論表述,不知葉元之是否代表國民黨當局在揶揄羞辱這位擔任國會議員(含副院長、院長)將近半個世紀的台灣本土政治家,抑是王金平真如葉元之所講的只是虛有其表只會虛張聲勢體型很小聲音很大的吉娃娃,否則怎會幹了45年國會議員竟只有一位昔日同僚出來為他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仗義執言;如果王金平真如輿論界所傳朋友滿天下、只有朋友沒有敵人又怎會被一位剛幹半年多的地方民意代表的後輩小子在電視上全國觀眾面前狠狠重重地從頭心猛捶一下卻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全國一片靜悄悄只有韓國瑜不斷耍寶鬧笑話獻醜的新聞;當然也可能是韓國瑜不斷鬧笑話讓國民黨和高雄市在世人面前現醜丟臉同時也壓抑大家對王金平的同情了,蓋王金平去年大力支持栽培一個對高雄市完全不了解的草包外地人當選了高雄市長,而大家都知道韓國瑜是被國民黨最高當局「放逐」到高雄邊疆(韓國瑜還跑回台北欲登記參選台北市長),但王金平卻發揮他在地方的巨大實力利用「三山大造勢」將韓國瑜拱成今日台灣婦孺皆知的高雄「草包市長」;可惜韓國瑜不知感恩圖報卻馬上回頭準備「被動式」競選2020年總統而將早已宣佈競選總統的「恩公」王金平晾在一旁;韓國瑜以高雄市為基地已非失業十七年的吳下阿蒙,各方野心份子從海內外八方來儀,許多國民黨內各路領袖之旗下彪下麾下紛紛轉變成「韓粉」,其中包括王金平的各路地方派系與朱立倫的眾多囉嘍「虎仔子」,當然兩岸許多財團也趨之若鶩紛紛拿錢來高雄準備以小博大,對於一位草包市長來說鈔票與美女就是最佳武器與戰略,何況對一位準備攻取總統大位的「庶民」而言充裕的銀彈和糧草是不可或缺的糧秣,「大軍出動糧秣先行」打總統選戰對一位「庶民」是多多欲善的,當然韓國瑜夫婦也不會和錢過不去的,這也是韓國瑜必須很多公館又需要時常換座車的真正原因。

所以今天王金平落到連一位黨內後輩小子都敢揶揄他為「政治吉娃娃」,而竟然全國一片靜悄悄好像台灣都沒發生任何事一樣,王金平真是咎由自取自取其辱的,連「政治素人」柯文哲都知道王金平是台灣國寶更是一部台灣近代發展史,台灣近代所發生的事都存在王金平腦中,所以王金平要趕快「口述歷史」以免三長兩短而失掉台灣大部寶藏豈不成台灣國家巨大之損失;如此一位國寶級人物竟然被國民黨年輕的小政客揶揄成「政治吉娃娃」,這真要讓吾人對王金平君刮目相看重新評估了,因吾人一直高估王金平的政治社會地位-大約李登輝以下之第二人、至少是前三人,絕對比殺人魔王蔣介石和特務頭子蔣經國高出很多,誰知今日竟落難至此地步、真是情何以堪?讓吾人想起一群新中國的開國元勳如十大元帥十大將軍遇到紅衛兵的鬥爭,大概劉少奇被紅衛兵鬥爭至死也不過如此吧!

其實王金平的錯就是出在他對台灣近代發展了解太多,他太了解國民黨在台灣的鬥爭史,所以他一看吳敦義在努力的佈署韓國瑜「被動式」的參選機制時他就慨然宣佈退出黨內初選,他知道韓吳已有高度共識瓜分黨國權力與利益,當然他也知道一旦韓國瑜登上九五之尊寶座又會再次過河拆橋,最後一統國民黨黨國江山,那時的吳敦義就是今日的王金平了,所以王金平早就下定決心不參加國民黨這局不公正不公平半公開的宮廷遊戲,將近半個世紀來這種戲王金平看多了;王金平只是人算不如天算這麼快就被年輕一代清算鬥爭從後面幹過來了,這也許也是他從不與人交惡所必付出的代價吧!

當然王金平是不是「政治吉娃娃」就要由他自己去證明了,鄧小平說「實踐是檢驗真理唯一的標準」,那王金平就由「實踐」來證明嘛!現在民調顯示只要郭台銘、王金平和柯文哲一結合就能勝過蔡英文,那王金平就甭堅持一定要選正總統,若能擔任副總統以王金平對國政之了解輔佐被日本人譽為現代版的成吉思汗郭台銘總統治理國家亦不失為絕佳的組合,大哲學家尼采說「存在才有價值」,有了總統副總統的身份才能發揮治理國家的機運,郭台銘和王金平都是國民黨內較正派的人物,應可吸收到較多的中間選票,將泛藍正派人士團結起來,讓邪派的留在國民黨內任其自生自滅,最終一定是邪不勝正的;現在民進黨內邪派的也很多(這也是2018年民進黨大敗之原因),若民進黨不圖改過遷善、只要郭台銘王金平正義大旗一舉出來也會吸收很多泛綠正派人士加入,所以郭台銘王金平這組勝選機會還是瞞大的,屆時柯文哲的國會席次很可能也是數一數二的;所以只要王金平不再堅持一定要參選正總統就可證明自己不是「政治吉娃娃」,吾人已寫過很多文章指出逃到台灣的國民黨蔣幫集團是一群最糟糕的國民黨人,他們比泰北金三角的「異域孤軍」差太多了,泰北孤軍三十年間反攻大陸五六次,還要幫泰國對抗泰共以換取「借地養命」,他們還將叢山峻嶺猛獸毒蛇瘧蚊孳生的山區建設成亞洲新的世外桃源觀光風景區的美斯樂、將難民村建設成渡假村,反觀逃到台灣的國民黨蔣幫集團只會貪污舞弊炒作軍宅殘民以逞,搞興票案、宇昌案陷害忠良阻止國家之正常發展,數度提名像韓國瑜之流到國會去花天酒地不認真開會善盡民意代表監督政府施政之責,現又以特別規劃之規章「被動式」提名韓國瑜競選總統,貽笑國際,不但使國民黨蒙羞更使台灣蒙羞(當然最丟臉的是高雄市了),這樣的國民黨蔣幫集團還有存在的意義和價值嗎?在中國大陸的「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簡稱民革)目前是中國全國人代會第四大黨,對協助中國共產黨的「改革開放政策」做出重大貢獻,創建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功不可沒,所以我常說最丟臉最糟糕最可惡的就是逃到台灣的蔣幫集團(現在的蔣幫遺孽),這樣丟臉的政黨還有值得郭台銘王金平這種正義之士留念之處嗎?還不如先拿下國政權柄再來好好改革改造國民黨還比較務實一點;所以吾人期盼王金平認清實際的現勢,只有團結郭台銘和柯文哲打贏總統選戰才能證明自己不是「政治吉娃娃」,否則您就被這些國民黨義和團或紅衛兵看扁看衰了,這半世紀國會歷練就算是白混了,就只留下「政治吉娃娃」的封號耳耳;將來的台灣國會不可能再有人能在國會擔任45年國會議員,王金平絕對是唯一的,可惜這個「唯一」竟淪為「政治吉娃娃」,豈不哀哉乎?(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