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1°
( 37° / 33° )
氣象
2019-07-04 | 大華網路報

本報專欄-管中閔的六月雪:暗淡的台灣民主

本報專欄-管中閔的六月雪:暗淡的台灣民主

台大校長管中閔(中)。(來源:旺報) 六月雪是中國人熟知的典故,也就是竇娥冤,竇娥被錯判斬刑之後,血濺白練,六月飛雪。六月是大暑天,天卻下雪,這種表達冤案的手法,令人動容。台大校長管中閔自從被遴選為校長之後,一路被民進黨政府追殺到底,行政、立法、監察、司法四權都動到了,讓他一年多年無法就任,並在就任後繼續利用監察權彈劾。管中閔的冤或許不像竇娥那樣,也不致於丟了性命,但其意義卻更為顯著。

竇娥冤是官僚殺人,管中閔冤卻是國家機器殺人。民進黨政府拔管的事,相信大家都記憶猶新,行政機關相互配合,找盡各種理由,包括赴陸講學、擔任獨立董事等等,都被用顯微鏡來檢視,並且犧牲了三位教育部長,結果卻是雞蛋裡挑不出骨頭,最後才讓管中閔就任。老實說,這件事如果到此為止,民進黨政府雖然損失慘重,折損三個部長再加上九合一大敗,但至少已經止血了。以民眾善忘的特性來看,也不致於會影響到未來的總統大選。令人意外的是,蔡英文提名的監察委員仍不放手,以莫須有的罪名來彈劾管中閔。

這些監察委員彈劾所依據的事實以及理由,只要稍微懂事者皆知其為羅織,因為為雜誌寫稿,不論稿酬多少,不論是否定期,皆不是兼職。即使從銓敍部以及大法官的解釋來看,也不是兼職。然而提案監委就像不聞的聾子、不視的瞎子,硬是通過彈劾案,將管中閔送上了公懲會。民進黨政府內部對於管中閔一人一事的執著,已超乎一般常軌,這種超乎常軌的執著,背後究竟代表了什麼意義呢?

在我人看來,管中閔個人與民進黨並無太深的恩怨,因此,執著拔管並非針對管中閔一人,而是管中閔擔任台大校長一事踩到了民進黨的紅線。老實說,這已經不是管中閔一人之冤,而是一個群體之冤。在這個群體之內,任何一年被遴選為台大校長,都會面臨管中閔所經歷的政治追殺。這個群體存在於民進黨的心中,完全由其定義,說你是你就是。如此追殺管中閔,已經產生了寒蟬效應,未來還有誰敢步他的後塵來競選台大校長呢!

管中閔冤比竇娥冤更有意義,因為台灣民主的前途就繫於此案。後冷戰時代,殺死民主的凶手不會是軍人,而是民選的領袖,他們穿著合法的外衣,用各種的藉口來整肅異己,來擴張權力。老實說,一般人民很容易受到這些民選領袖的欺騙,要防止民選領袖來慢性謀殺民主,還是要靠政治菁英。美國總統羅斯福連任時,聲望極高,他為了推動新政,提案要擴大大法官的規模,好安插自己矚意的人馬。然而,羅斯福的提案無異要把大法官政治化,因此引來兩黨議員及法界的強烈反對。這些政治菁英無懼於羅斯福的聲望,挽救了美國的民主。管中閔日昨的聲明引用了金恩博士的一句話,「最終極的悲劇不是壞人的壓迫與殘酷,而是好人對此的沈默。」不要說好人了,政治菁英的沈默就已暗示台灣民主暗淡的未來。

管中閔兼職案尚待公懲會審理,但今年六月是否會飛雪呢?大家都在看。 (作者清道夫,台灣資深媒體人)

【大華網路報】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