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2° / 28° )
氣象
快訊

2019-07-03 | 中華日報

蔡政府是否硬要拔管,存乎於公懲會一心

一月十五日監察院通過彈劾台大校長管中閔擔任政務委員期間「違法兼職」之後,沉寂一段時日的蔡政府「拔管案」,因七月二日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公開審理該案,再度受到社會矚目。蔡政府為了拔管,先後「犧牲」三位教育部長,最後還是沒有成功;管中閔就任台大校長之後,監察院卻又通過彈劾,顯見蔡政府必欲拔管而後快。照目前發展來看,蔡政府是否硬要拔管,就看公懲會怎麼認定了。

根據《監察法》第八條規定,監察院通過彈劾案之後,應即向懲戒機關提出;按照《公務員懲戒法》第九條規定,公務員懲戒之處分包括免除職務;撤職;剝奪、減少退休(職、伍)金;休職;降級;減俸;罰款;記過;申誡。其中,免職、撤職,都是針對現職。換言之,倘若公懲會決定對管中閔處以免職或撤職,管都不能繼續擔任台大校長。

此外,除非公懲會依據《公務員懲戒法》第三條,認定管中閔「行為非出於故意或過失者,不受懲戒」之外,從免職到申誡,重則可讓管中閔「不得再任用為公務員」,輕則讓管中閔獲得「書面申誡」,都讓管的公職生涯留下汙點。

正因為如此,公懲會如何認定管中閔是否在擔任政務委員時「違法兼職」,其影響層面可從管中閔個人到台大校長職務;更何況,在蔡政府操作之下,拔管案是高度政治性案件,公懲會更破天荒的以公開方式審理,因此其認定結果勢必在政壇掀起波瀾。

監察院係以管中閔擔任政務委員(後並兼任國家發展委員會主任委員)時,為媒體撰寫社論為由,認定管中閔「違法兼職」,進而通過彈劾。因此,到底公務員幫媒體撰寫社論是否屬於兼職,絕對是本案的核心問題。管中閔在公懲會的審理中,引用資深媒體人王健壯的文章進行答辯:「媒體外的人受邀寫稿不屬於媒體內的編制人員,無薪無職」,因而認為監察院對他的彈劾是「明顯入人於罪」。

公懲會是否接受管中閔的答辯,還須觀察;但是,從實務來看,管中閔絕非公務員受媒體之邀撰寫社論的第一人。資深媒體人俞國基在今年一月底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前監察院長王作榮、前國貿局長汪彝定、現任總統府國安會諮詢委員傅棟成都曾受媒體之邀撰寫社論。管中閔依循這些沒有因此被彈劾的「前輩」受媒體之邀撰寫社論卻遭彈劾,當然會覺得遭到入罪!

若就大法官會議或銓敘部的解釋而言,大法官的解釋曾舉出公務員不得兼任新聞紙類及雜誌之發行人、編輯人、社長、經理、記者及其他職員,但管中閔並沒有在邀請他撰寫社論的媒體擔任這些職務。

銓敘部的函釋也曾指出,「報社特邀專欄撰稿,倘不涉職務之事務,尚無禁止之規定」;而國發會曾向監察院指出,管中閔所撰寫之社論與國發會執掌無直接關係。從這些大法官釋憲、銓敘部函釋角度而言,管中閔當然會覺得遭到入罪!

再從《所得稅法》的角度來看,根據財政部解釋,是否具有雇傭關係是決定酬勞屬於薪資或稿費的重要判斷依據。一般而言,若係基於雇傭關係而撰寫稿件,所獲取之酬勞屬於薪資;若不具雇傭關係之投稿,所獲取之酬勞歸類為稿費。管中閔與邀請他撰寫社論之媒體並不具雇傭關係,撰寫社論之所得亦依法以稿費申報所得稅;但監察院彈劾案認為稿費須限於「偶一為之」、「非經常、固定」,及「賺取薄利」等要件。質言之,管中閔是否「違法兼職」?就存乎於公懲會一心了!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