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1°
( 37° / 33° )
氣象
2019-07-15 | 中華日報

蔡英文以外交拚選舉,拚不到國際空間

蔡英文總統日前展開「自由民主永續之旅」,目的地雖是加勒比海四邦交國,但其實過境紐約才是重點,目的更完全是為選舉造勢。這種把外交當選戰舞台的作法,無疑會提高蔡英文的聲量,但對證明「外交上只有蔡英文最行」,既缺乏足夠的說服力,也沒有實質的意義。

蔡英文上任以來,已經先後七次出訪。與她的前任相較,馬英九在八年任期中出訪十三次,陳水扁八年出訪十五次,似乎是伯仲之間,並不特別;但蔡的花費卻遠遠超過前任,例如二O一七年蔡英文首次出訪南太平洋友邦,光是專機費用就花了五千多萬,足足比馬英九二O一O年出訪高出一倍之多。

這次加勒比海之行,海地人口雖然超過千萬,但消費高階產品能力不高,內需規模不大,台灣對其投資貿易,多數著眼於海地與美國等其他市場連接,主要商機在利用美國與歐盟給予的貿易優惠措施,目前僅有三家大型台商投資。至於聖克里斯多福與尼維斯,人口僅五萬六千餘人,缺乏天然資源,電力、汽油及民生用品均仰賴國外進口。

聖露西亞人口十八萬七千餘人,實質GDP成長率欠佳,國家財政赤字嚴重,失業率高,經貿體質並不完善,觀光收入也不穩定。聖文森人口十萬九千餘人,以觀光業為主要產業,情形雖然稍好,但經濟也不發達。

顯而易見,無論是海地還是所謂「三聖」,跟台灣的經貿關係都無足輕重,民間往來也十分有限。同時,蔡這次出訪的國家每年從台灣獲得貸款和技術等實質援助,而台灣則從這些國家獲得形式的支持。

蔡英文此次出訪雖然不無鞏固邦誼的功能,但對台灣本身的經濟或國際空間的拓展,可說實質作用甚微。蔡英文非要在二O二O大選之前到此訪問,其目的顯然並不在此,而是藉過境美國獲得高規格的待遇,顯現美國對她的支持。

長久以來,美國政府允許台灣領導人以舒適與方便為由,過境美國;但過境地點、時間長短與活動多寡,都是台美關係以及二者與中國大陸關係的溫度計。第一級是過境華府或紐約,第二級是洛杉磯和舊金山等華人聚集地,第三級是其他大城,如邁阿密、西雅圖、休士頓,第四級就是阿拉斯加、夏威夷、關島等純粹過境行程。接待規格的高低則反映台美關係的好壞,例如二OO六年陳水扁出訪,美方只同意他在安克拉治與檀香山停留五小時,而且不能下機;可是二O一三年馬英九過境紐約,就停留四十小時。

這次蔡英文過境紐約,首次視察我駐美紐約辦事處,並在辦事處與十七個友邦駐聯合國代表一同宣示促進台灣國際參與。這種高度政治性的公開活動,歷任總統都沒有做過,當然是一項突破,而且蔡英文此行前後將在美國停留四天,也充分顯現台灣旅行法通過之後,美國確實逐步鬆綁,台美關係的確不斷改善。

儘管如此,蔡英文過境獲得美國高規格接待,並且邀集所有友邦駐聯合國代表齊聚一堂,對於台灣拓展國際空間,難道就會有突破性的進展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蔡英文上任三年多來,邦交國斷交五個,數量之多與頻率之密集,都是歷年罕見;台灣不只仍舊無法參與聯合國,連馬英九時代已經以觀察員身分參與的世界衛生大會、國際民航組織、國際刑警組織及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等國際組織,現在都不得其門而入。換言之,即使過境規格提高,確實提高蔡英文的曝光度,但對於台灣拓展國際空間其實並無實質意義。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