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8° / 26° )
氣象
2019-08-07 | 大成報

我對新政黨之期待(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這個月台灣又有兩個政黨要成立,一個是奉前總統陳水扁為精神領袖的「一邊一國行動黨」,一個是由台北市長柯文哲領軍主導的「台灣民眾黨」,這兩個黨一成立將使台灣現有政黨直衝到349個政黨,對台灣民主政治又增多了很多的光彩,現在台北街頭到處都是「黨主席」在溜躂,比國會議員人數還多,與台北市里長人數相差無幾,顯現台灣民主政治真是春光無限好,就如李清照寫的「八詠樓」:「千古風流八詠樓、江山留與後人愁」。所以吾人對這兩個政黨之成立都心有戚戚焉,蓋其組黨理念與中心思想都難以評說;「一邊一國行動黨」的組黨理念就是「台灣中國、一邊一國」,這是表面上比民進黨和時代力量黨、台聯黨更激進的推動「台灣獨立」,但是其精神領袖陳水扁兒子陳致中市議員已公開說「現階段不適合組這個黨」,因為民進黨前主席黃信介就曾說過「統一是可說而不可做的、台獨是可做而不可說的」;「務實的台獨工作者」前行政院長賴清德也曾經說過「若我當選總統不會宣佈台灣獨立」,曾經非常積極以行動在推動「台灣獨立運動」台聯黨現在被台灣人民冷凍在冰庫-因三年多前的立法委員選舉全軍覆沒竟連3.5%的門檻都沒跨過,所以政黨補助款一毛錢也拿不到,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所以台聯黨現在只好休養生息,這是「一邊一國行動黨」很好的借鏡,雖然他們成立政黨的最大目標是搶國會的席位(包括區域和不分區),除此之外好像未再揭櫫任何公共政策主張;所以講明一點就是要向民進黨和時代力量黨搶國會席位,這是「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其結果就是綠營的再分裂,其影響只有民進黨在國會的影響力式微,對國民黨或其他泛藍毫無影響,說不定還有意外的收穫,所以泛藍都是樂觀其成的。

至於柯文哲市長主導成立的「台灣民眾黨」就比較複雜了;「台灣民眾黨」是台灣先賢蔣渭水於日治時代在台灣成立的第一個合法政黨,如今柯文哲欲用之來凸顯其台灣本土之意識,惟遭到蔣渭水兒孫之非議;柯文哲原是台大醫院名醫,自稱為墨綠(意是比深綠還綠),第一任市長選舉與民進黨通力合作而高票當選(對手是連戰兒子連勝文較好打),但事後柯文哲卻說「若民進黨能打贏也不會禮讓給他」,柯文哲在第一任市長任內開始大轉型-從墨綠花變成西瓜(外綠內紅),與中共政權展開極為密切之交流而開展「兩岸一家親」的柯文哲論述,讓泛綠支持者非常難堪也而欲徹底的切割,所以本屆市長選舉民進黨基層堅持推出自己的市長候選人(姚文智),結果柯文哲以三千多票小勝而贏得連任,從此柯文哲和民進黨就切得乾乾淨淨變成「柯文哲民進黨、一邊一黨」,但柯文哲還是不忘情於台灣本土的強大政治能量,所以他以台灣先賢蔣渭水創辦的「台灣民眾黨」為黨名,意在吸納一些台灣的本土票,當然若對柯市長的「兩岸一家親」了解不夠的台灣人民就會「誤入歧途」;從柯文哲宣佈組黨以來最緊密追隨其屁股之後的是曾大力批判他的國民黨黃復興市議員鍾小平和白色偏右的新科市議員徐立信,由此可以看出將來「台灣民眾黨」將是五花八門五色雜陳的政黨,其與九十年前蔣渭水組織的「台灣民眾黨」必將大異其趣、風馬牛不相及;蓋柯文哲所組的「台灣民眾黨」沒有統一的中心思想、只是一群想追逐國會席次的小政客或各黨派失意政客而已,而柯文哲所以組黨之目的亦是以爭奪國會席次為目標俾蓄養政治實力以圖2024年伺機問鼎總統寶座,只是柯文哲此一政治神機妙算能否得逞恐怕凶多吉少,柯文哲可回頭看看同鄉兼好友徐欣瑩所組的「民國黨」僅以三年時光就光化掉了;徐欣瑩的民國黨還帶有一些宗教色彩尚有一些相同之宗教信仰意識形態都難耐政治的狂風暴雨之摧慘,花開花謝自有時,恰如歐陽修的「蝶戀花」:「亂紅飛過秋千去」,也如李清照的「一剪梅」:「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這都是很難品嚐的苦味,道理很簡單都是臨時結合的烏合之眾,就是真的把這些人送進國會他們還有原來的舊巢還比新巢溫暖、更有相同的理念和意識形態,所以這些人最後還是會唱「鳳還巢」,就像當年宋楚瑜帶出一批國民黨員打著親民黨旗子進立法院,最後還是回歸國民黨蔣幫集團一樣,這是人的本性,道不同不相為謀;所以古代政黨如東林黨組成之初都以追求一種「蕩蕩平平」的公眾輿論,不分貴賤只以扶持正義排除邪說為其職志;若只為以一己一黨之私追求國會席次為最大目標,若無相同之意識和理念,這個黨最後必然分崩離析,台灣現有很多在野黨都面臨這種窘境就是黨員無相同之理念,一人一把號吹得哇哇叫,聲音很大但不成曲也不成調,只是一些雜音亂彈罷了!

所以不管是借殼上市或另外自立門戶都要有自己政黨的共同理想和相同的理念為奮鬥目標,柯文哲在台灣民眾黨成立大會中說其中心思想是要讓人民過好一點生活,這句話有說等於沒說,因殺人大魔王蔣介石和大暴君蔣經國也都說過這種話,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都說過,所以柯文哲說這句話只是東施效顰了無新意,比韓國瑜還不如,韓國瑜還說要高雄發大財,雖然在選舉市長階段吾人即為文指出這是肖話一句,除非中共竭力相助把幾千億人民幣倒在高雄否則這就是不可能實現的謊話,如今事實也證明只有高雄市長發大財,其他攤商陪著他衝南衝北衝花蓮也不過多賣幾條香腸,差發大財還差得很遠;然雖是謊話一句但韓國瑜有這種人格特質說出來柯文哲就沒有,柯文哲只敢說一些東施效顰的大話,可惜前人說過就沒新鮮感了;柯文哲還說要讓民主自由、多元開放、法治人權、關懷弱勢、永續經營在台灣實現,就是他的台灣價值,這幾句也是多此一舉的,蓋除了「法治」外其他的在台灣民主前輩(含黨外時期與民進黨時期之前輩)之努力下如今已有很可觀的成就,台灣之民主自由度更被世界重要媒體評為世界第一、比美國還高,所以柯文哲若為實現這些理念而成立一個政黨就太浪費社會資源了,中午不好好休息以儲備下午擘劃市政之精神精力而勞師動眾跑去成立一個新政黨去實現當前就有很多政黨已在努力實踐的工作,這就是對社會資源之浪費,從柯文哲執行市政五年來的政策策劃力與執行力來看,他所領導的新政黨想超越民進黨和時代力量黨恐怕不太容易,不過還好柯文哲企圖心不大,他只想爭第三名,而時代力量則想超越國民黨,那麼下屆國會選舉結果應該就是第一民進黨第二時代力量黨第三台灣民眾黨第四國民黨,哈!如果是這樣那柯文哲就算對了;不過最後的大局是各黨不過半,因為人民對國民黨和民進黨的表現真的太失望了,兩黨都爛成一塊了。

所以吾人希望新成立的政黨(含時代力量黨)多關心平民經濟(就是庶民經濟),但不是韓國瑜所喊的「庶民經濟」,韓國瑜只會喊口號,他根本不懂啥是「庶民經濟」,從他在「北農」每年「剝削」全國農民和台北市民六億多元的盈餘再發高額的員工獎金(含他自己)與福利就可知曉,現在他還聘請了幾個專門研究資本主義經濟的學者如馬凱教授和林建圃教授加入國政顧問團,他們過去對國民黨政府經濟政策獻策甚多,結果就是今天的經濟社會局面,他們的資本主義經濟是要讓富人發財然後「點滴」流到庶民階層,所以又叫「點滴經濟理論」;民進黨兩度執政都學國民黨這套資本主義經濟政策,所以也是富人吃大肉庶民喝湯分杯羹;筆者自大學研究「平民經濟」近半世紀,寫了很多這方面文章,惜乎曲高和寡,希望新政黨重視「平民經濟」發展問題,這是筆者對新政黨之殷切期望。(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