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6°
( 18° / 13° )
氣象
2019-10-28 | 大成報

如果韓國瑜當選下屆總統(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韓國瑜在競選高雄市長時吾人曾在本專欄撰寫拙文乙篇「如果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在拙文中吾人明文指出「除非中共當局大力相挺支持否則其政見都不會兌現」,韓國瑜在就任高雄市長後第一次出席高雄市議會時自己明明白白告訴市議員及市政記者:他競選時開出的12項政見只有兩項會兌現,其他十項都不可能兌現,可見筆者當時的預言完全成真,而如今韓國瑜準備提前「落跑」拋棄高雄市「北漂」,所以他自認可以兌現的兩項應也沒機會兌現了,即然不能兌現他還信口開河胡說八道亂扯一通,顯然是惡意欺騙選民,就像馬英九用八年甚至八十年都做不到的「六三三」來騙取選票以騙取選票補助款一樣都是惡意詐欺的行為,應該受到全國納稅人之唾棄與譴責。

韓國瑜就任高雄市長三個月後就處心積慮以「被動式」開始設計「問鼎」下屆總統之黨內提名,所以高雄市政也只能「苦民所苦睡到中午」而晾在那裏吹海風,當然該利用公家資源帶著老婆與隨從到國外玩幾趟還是要辛苦地跑一跑的,誰叫那超笨的89萬高雄市民要投票讓他花公帑出國旅遊再順便簽一些毫無法律約束力的「意向書」回來向那些笨市民炫耀一番呢?而如今一年快過去了,事實也證明他「順便」簽回來的意向書之達成率只有百分之七,比他的芳鄰屏東縣和台南市都差一大截,當然高雄市民也沒太笨而給他的施政成績就不客氣地打上全國最後一名的最丟臉成績(人家屏東縣是第一名台南市也是全國第十四名六都第三名),所以胡適之說「要怎麼收穫就要怎麼栽」,韓國瑜對高雄市政完全不了解(故而贏得草包市長封號)又要忙著選總統,其市政成績拿全國最後一名就順理成章天理報應了。

如今韓國瑜請三個月長假專心拚總統大選也專心胡說八道,和選市長時沒啥兩樣;雖然他曾幹過三屆立法委員,但他已公開承認他幹立法委員時都在花天酒地,故對國政不了解也是理所當然之事,同時他也幹了幾年的「北農」總經理,但他與吳音寧一樣完全不懂農業企業之經營而極盡能事的追求利潤之極大化-每年都賺六億多元(韓國瑜與吳音寧都一樣),顯現其自台灣農民與台北市民之剝削很大,所以韓國瑜對農業與農民、農村之「三農」也都不了解,所以也無法提出真正有益的農業政策;他說若他當總統以後外交官都要負責推銷農產品,這種「笑死人」的農業政策真會嚇死那些駐外使節,讓我想起今年八月中旬高雄市岡山下大雨淹大水結果發生一位女性騎機車經過工地被大水沖走淹死的慘事,韓國瑜就下令以後高雄市管區警員要負責檢查工地安全措施,結果原本是工務單位該檢查的業務就在韓國瑜一聲令下讓管區警察額外負擔了,這就是統帥無能累死三軍的經典,如果韓國瑜當選下屆總統則這種亂指揮亂下令的事還會層出不窮;韓國瑜最近還說出他當總統以後故宮七十萬件國寶文物要一次展出,笑死全國對故宮典藏較有研究之各界賢達人士,故宮七十多萬件古文物國寶要一次同時展出,那至少要再擴建三十倍的建物展場空間才夠策展,國家就是有錢擴建展場空間也沒人能在短短幾天內完全看完所有國寶文物,所以韓國瑜的驚天肖話真是笑死很多有識之士,咸認真的不可思議真的荒唐拓頂;當然也有「哈」副總統或行政院長「哈」得臉都歪掉一邊的人以數位典藏來為韓國瑜的謬論打圓場,結果這也是自取其辱而已,因為數位典藏現在政府已在做而且已完成百分之八十以上,何勞韓國瑜再費心?而且數位典藏也不須再擴建院區展場,顯然是拍馬屁拍到馬糞了,也讓自己「哈」歪的臉更歪了。最荒唐的是剛卸任不久的故宮前院長馮明珠也出來以數位典藏為韓國瑜胡說八道打圓場,難道她不知道故宮已完成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數位典藏嗎?難道她在故宮服務時也是在鬼混嗎?還是只要是巴結韓國瑜的「假庶民總統」都要趕快矇著眼睛去趨炎附勢以謀將來在韓國瑜政府(含高雄市政府)分一杯羹呢?一個讀書人為五斗米折腰至此真是可悲啊!禮記說「內亂不與焉、外患弗辟也」;左傳也說「仕而廢其事、罪也」,這是說一個當官的讀書人為了謀官職而忘了讀書人的道德勇氣與應盡本分,這是有罪的;以前我很崇拜蘇起和張善政,但看他們在擔任韓國瑜國政顧問團之荒誕不經(就是不正經)的表現就逐漸把他們看扁了(比阿扁還扁);韓國瑜的國政顧問團有一位馮燕教授一聽到韓國瑜的「飛出去一大堆鳳凰、飛進來的都是雞」之不正經言論時就馬上糾正韓國瑜的錯誤,這才是讀書人的正氣正義志節,這絕對是張善政和馮明珠學習的榜樣,張善政真的要好好跟馮燕教授學習,不能再學韓國瑜信口開河胡說八道了,不能再扁了否則人格就扁光光了;韓國瑜已是台灣人心中註冊商標的「草包市長」,張善政若再扁下去就會變成「草包院長」了,人生幾何?還不如回花蓮當農夫、人格還會高尚很多的。

韓國瑜是自幼生長在中和市壽德新村的眷村小混混再升格成不良少年,因不受管教連當「革命軍人」的父親都難以駕馭,只好把他送到陸軍官校專修班去「磨練」(軍隊教育班長都會說: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韓長官將兒子送到專修班當然是要磨練的,否則如果要「百事可樂」就留在壽德新村過夏令營生活就萬事OK了,反正蔣介石蔣經國父子以一句「反攻大陸」就壓死所有台灣人民讓他們帶來的逃台難民過著神仙般的生活,在陳水扁執政以前是沒啥「老農年金」的但每個老兵雖打敗仗逃到台灣卻都有一筆優渥的退休俸,活越久領越多還有軍宅可資炒作不亦樂乎;韓國瑜就在這種優渥環境下成長、每天和眷村的不良少年吃喝玩樂吹大牛「砍大山」(就像蔣介石每天吹牛要反攻大陸一樣),最近韓國瑜也承認他最快樂的事是喝酒唱歌打屁(就是吹大牛砍大山、喝咖啡聊是非),所以他會信口開河胡說八道隨便說出一大堆驚天動地的政見譬如:他若當選總統他會重啟核四、他要國家出錢免費讓所有大學生和研究生都出國「交換學生」一年,錢他會想辦法(不過第二天馬上改口為補助一半),他也答應韓粉們「隨便說」三千公尺以上高山應要設升旗台,結果招來山友們與原住民族的抨擊與責罵,他還說他若當選總統「年金改革」和「黨產歸零」都要改回來,「屏東高鐵是盲腸、他要取消」,他也要廢除一例一休讓勞工多加班------等等很多很多,害他的「國政顧問團」每天忙著為他辯護幫他擦屁股,害張善政的形象越來越差越不堪,也害「國政顧問團」被譏為「國政善後團」;不過韓國瑜也公開聲明他說這些都不是「承諾」,所以大家也隨便聽聽就好,就像他在選高雄市長時開的一大堆支票一樣都不會兌現的,他已老老實實地昭告全國民眾他的快樂就是「喝酒唱歌打屁」,吹大牛砍大山是他自小養成的個性,全國民眾了解就好,他說啥驚天動地的大話就當他在找樂子,他在選高雄市長時吾人就再三再四寫道:「寧願相信世間有鬼也不要相信韓國瑜那張嘴」,誰相信他誰就自找苦吃,包括吳敦義、王金平和共產黨在內,因他隨便講的話也隨時會更改甚至隨時會否認,這是他自壽德新村就養成的人格特質,若他當選下屆總統那中華民國就真的凶多吉少,連台灣也不知會彎到何處?現在的高雄就是一面明鏡,謝長廷和陳菊花二十年整治乾淨的愛河在他接管十個月後又變髒變黑了,若他真當選下屆總統那台灣又要回復到戒嚴時期即蔣經國特務治國的時代,想到這裡我的臉就要先黑掉一大半,除了韓國瑜家會發大財外大家都會有苦頭吃的。(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