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8° / 26° )
氣象
2019-06-26 |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喜歡中時嗎?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魏孫鴻

對我們這個年齡段而言,總還經過中國時報有著余紀忠先生味道的那個年代。雖然因著國內政治局勢的變遷與該報世代交替的必然,很長一段時間,中時怎麼樣都還算得上一個有質感的媒體。但,現今的中時媒體集團,恐怕真是難以找到老先生遺留下來的格了。

米果味十足的中時、中天,別說綠營有意見,在去年九合一之後依舊大作韓國瑜的樣子,也讓不少藍營與中間選民感到側目。這不是挺不挺韓國瑜的問題,基本上一個媒體太過側重單一的政治人物,且於總統大選之年如此,那就是押寶。押寶,就不免失格;這一點,反過來看,綠營的「三民自」也同樣如此。媒體是第四權、同時也是種生意,這種交錯的關係,如果「押對寶」,第四權恐怕就得籠罩在單純地政媒勾串陰影之下,如何能使閱聽人信任?

可講白了,全球都難脫這個問題。我們是這個樣子,美國、日本又何嘗不是?於是乎,當我們批判一個媒體時,要是要談第四權對政治的監督,那就該標準一致;同樣的,如果要談媒體是否受到境外勢力的影響,標準亦不可雙重。更重要的是,別忘了言論自由與閱聽自由!

米果味十足的中時,大家不喜歡。但搞一大堆人,將其扣上「紅媒」的帽子,來反對之,這就駭人了。

喜歡中時嗎?

圖片取自:(FB 中時電子報)

首先,中華民國是一個民主國家。於是我們得問問,哪一個民主國家會搞群眾運動來對付媒體?在自由的環境中,對於媒體的不滿,閱聽人最強力的抵制就是不聽不看,不是嗎?搞群眾運動批鬥媒體,這是哪招?這是滿滿的文革感!如果所謂的「紅媒」還是能吸引大量的閱聽人,那麼該好好檢討的,不是該媒體、甚至不是對岸的政權。第一個該反省的,是其他的媒體,到底為什麼市場不是選擇自己,而是選擇這樣的競爭者?對手有如某大報當年創刊那般訂閱抽大獎嗎?不要說什麼鎖新聞台這種事情了,壓根就是瞎掰。第二個該面壁的,當然是政府。政府搞到國不泰、民不安,倒行逆施到這等境地,被帶上「紅媒」帽子的媒體,成了百姓的怒氣噴發口,怪誰?

其次,不喜歡米果,那為什麼可以接受蘋果?那個以水果為名的報紙,它的報老闆跟美國中情局有著什麼樣的關係?來自香港的媒體,是不是美國這個境外勢力對於我國政治產生影響的媒介,仔細觀察2012年之後,每一個國內的社運事件的脈動,甚至對「紅媒」的一連串批鬥,其實痕跡十分明顯。

最後,「紅媒」若是王八蛋,那「綠媒」算什麼?過去以綠營總以「統媒」二字教育其追隨者,與之立場相異的即屬統媒。統媒最大的問題,就是賣台。可問題來了,就如愛國同心會人人喊打,但台灣民政府就被輕輕放過一般;試問,只批判前者的綠媒,難道就沒見著後者將台灣大大方方地送給美國與日本嗎?

每個人都可以對媒體有所偏好,但特定政治立場者要是以雙重標準批鬥媒體之後還能這樣自嗨,那就假透了。不喜歡中時、很賭爛中天,那就看別的,管你要吃三民自、還是要啃蘋果、又或是要數數字,甚至要信仰背後老闆綠油油的諸多新媒體,那都是我們自豪的自由。但要用這種自由,去侵害立場不同者的自由,還美其名捍衛台灣,那⋯⋯很法西斯!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