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4°
( 36° / 32° )
氣象
2019-07-14 | 今日新聞

今日社論/被數字掌控的初選 能選出甚麼樣的總統?

今日社論/被數字掌控的初選 能選出甚麼樣的總統?
▲現在的台灣,民調滿天飛,國民黨總統初選民調也進入尾聲,用全民調來產生政黨總統候選人,是台灣獨一無二的產物,數字高低也成為每個選舉團隊努力的唯一方向。(圖 / 資料照,記者林柏年攝)
國民黨的初選進入尾聲,藍色選民應該會很揪心地問:選出的人能代表自己的理念嗎?

現在的台灣,民調滿天飛。每有民調公布,就會有很多名嘴、政客解讀。候選人們該用甚麼招式讓民調拉高?而數字高低也成為每個選舉團隊努力的唯一方向。

再說一次,制度決定所有的遊戲結果!

用全民調來產生政黨總統候選人,是台灣獨一無二的產物。

拿總統制的幾個國家為例,美國採取選民初選與黨團人制,讓候選人一州一州努力拉票,時間讓選民與候選人有機會彼此互動;法國採政黨聯合初選制,讓立場相似選民可以有更多選擇能從各政黨選出代表人。而跟我們民主腳步相近的韓國,則採國民選舉人團加上民調,即使有50%的民調比例,也從來不敢像台灣,要在三到五天內實行100%全民調。

事實證明,全民調讓藍綠初選都出現奇妙或可笑現象。

民進黨是如此,為了數字獲勝,蔡英文用盡方法,用國家資源對青年與自由派喜歡的政策大放送,還堅持全世界第一次的手機民調納入,為了贏,全黨幫忙改規則。然後在大家都不意外、但眾多人卻質疑蔡的民調為何能突然飆高下,大勝賴清德而代表民進黨競選總統。

今日社論/被數字掌控的初選 能選出甚麼樣的總統?
民進黨總統初選13日落幕,總統蔡英文以民調8.2%的差距擊退前行政院長賴清德,19日民進黨召開中執會,正式提名蔡英文為民進黨2020年總統選舉候選人。(圖/陳明安、陳思誼攝,2019,06,19)

此刻的國民黨,應該也是選民最糾結的一次初選。儘管反對者說韓國瑜是「草包」、「政治流寇」、「落跑市長」,但沒有人可以擊退他的民調數字,連郭台銘也不行。領先的民調意義裡,除了韓粉外,另外是郭台銘跟中時媒體的恩怨,更有綠色支持者也來幫忙,「有蔡吃蔡,無蔡吃瑜」大辣辣地成為蔡英文支持者的教戰守則,反而是傳統藍色選民,無所適從。

但如果韓國瑜在初選中打敗了郭台銘與朱立倫,他真能是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口中說的「品德、操守、能力、經驗等各方面無懈可擊,真正的最強棒」嗎?

總統直選,是台灣民主的驕傲。但總統產生的制度,卻關係到民主的品質。

二十年來的運作,造就了台灣國民兩黨政治主導選舉的現狀。

如果這樣的藍綠對決,是台灣最高領導人無可避免的零和戰爭。

那麼把關係未來主導台灣命運的總統候選人,用極為粗糙的方式送到選民眼前,就是政黨的墮落!

我們的電視新聞媒體為了私利,日夜不歇讓政論節目的名嘴們到處捕風捉影。讓台灣社會早早就進入總統選舉的風暴圈。

但該嚴肅面對總統選舉的兩個政黨,卻用一直翻來覆去,自己的黨員都搞不懂的方式來制定初選規則。台灣民眾都知道,特定的媒體違規助選某人,有候選人花大錢收買媒體,名嘴,甚至眼睜睜看著敵對陣營故意干預,只有制定規則的政黨高層們,還能裝作看不見。

今日社論/被數字掌控的初選 能選出甚麼樣的總統?
▲韓國瑜參與國民黨總統初選。(圖/取自韓國瑜臉書)

我們呼籲兩黨,調整初選制度納入黨章,不要再因人設事!

用科學選樣做出的民調,絕對有其參考價值。但也絕不該是全部。

只用全民調選出來的候選人,卻不能代表政黨長期理念來治理國家,或者根本沒有治理國家的能力。那麼他代表誰來參選?我們又何嘗需要兩黨政治?

如果台灣的初選制度,只有輸贏沒有是非,除了數字沒有理念。

從這樣遊戲規則活下來的贏家互鬥。

那麼接下來的總統選舉,只有攻擊對手不必有執政理念,將變成選舉主流。

如果台灣選出一個滿身汙泥的總統,到底我們會贏在哪裡呢?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