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9°
( 19° / 18° )
氣象
快訊

2019-10-16 | 今日新聞

巷仔內/承攬改雇傭 外送亂象就解決了嗎?

巷仔內/承攬改雇傭 外送亂象就解決了嗎?
行政院長一聲令下,勞動部快速認定外送平台與外送員是「雇僱」而非「承攬」,但問題真的解決了嗎?(圖/翻攝自爆廢公社)
日前兩起美食外送員的死亡車禍,揭開了美食外送平台行之有年的面紗,勞動部才「赫然發現」美食平台有「假承攬真雇傭」的問題,接著責成職安署立刻認定平台與外送員係「雇傭關係」,公路總局先開罰新台幣9千元,後續平台業者還可能接獲職安署「重罰」175萬元。那麼,外送亂象就解決了嗎?

說老實話,如果要搞什麼「一刀切」,認定美食外送平台與外送員之間的關係,全然屬於「雇傭」而非「承攬」,絕對是有問題的。事實上,的確存在部分外送員是以打零工的心態進行外送工作。如果要認定外送平台與外送員是「雇傭」而非「承攬」,那麼,《蘋果日報》旗下不少記者從「雇傭」改為「承攬」,似乎也值得偉大的勞動部稍微瞭解一下。

其實,大家把話攤開來說,採用「承攬」契約,目的只不過為了樽節企業的開支而已,尤其是固定開支的勞保、健保費用以及勞退基金,如果再加上一例一休、年假等勞基法基本規定,對於用人多的企業來說,一年可以省下的開支可是不小的數字。

如果要說美食外送平台是「假承攬真雇傭」,那麼,在台灣,這早就不是新聞了,千萬別說偉大的勞動部現在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

可是,美食外送員車禍,只讓政府看到「雇傭」與「承攬」的這個問題嗎?對很多外送員來說,願意從事這份工作的理由是,只要願意賺,就有機會拿到比一般上班族更多的薪水。

德國經濟學家馬克思在1867年的著作《資本論》中,是這麼批評資本主義的:「一旦有適當的利潤,資本就大膽起來了。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潤,就一定會被爭取;如果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潤,它就活躍起來;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它就會鋌而走險;有百分之百的利潤,它就敢踐踏一切的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潤,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絞首的危險。」

換句話說,外送員之所以在外辛苦奔波,是因為平台業者提供高額的獎金,在利之所趨的情況下,用勞力、時間、血汗,甚至是生命,去換取可觀的報酬。那麼,問題來了,如果沒有這樣的利基點,是不是就不會有這樣的「亂象」?其實,不僅不會有亂象,連這樣的平台都不會存在。

那麼,勞動部該做的事情,並不是將美食外送平台與外送員之間的關係,粗糙地視為「雇傭」,而是仔細思考怎麼把承攬制平台所發生的勞權問題,妥善地整合至現行的勞基法內。事實是,現行的勞基法在面對社會上愈來愈多元化的行業及商業形態,早已不敷適用,而勞動部也好、執政黨、在野黨都一樣,從未認真討論過勞基法「與時俱進」的問題,只在乎基本工資、休假時間,凡是不懂的行業,一律丟給「勞資自行協調」,完全不顧在這樣的「協調」中,勞工必然處於弱勢的一方。

再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如果在台灣從事正常的工作就能夠拿到足夠高的薪水,那麼外送員又怎麼會為了一分沒有勞健保的「跑腿零工」去賣命?因此,「長期低薪」才是這個問題的根本。

簡而言之,勞動部將外送平台與外送員之間的關係,由原本的「承攬」定義成「雇傭」,其實只不過是杜社會大眾悠悠之口的「糊弄」行徑,至於真正社會需要正視、需要面對的問題,就繼續裝死,等改天再出人命、把事情搞大了之後再說。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