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4°
( 36° / 33° )
氣象
2019-07-11 | 臺灣公論報

以經國先生「促轉」中正紀念堂

經國先生的親民,圖為經國先生與當時之屏東縣長柯文福(右前方蹲者,現任不分區立委柯志恩的尊翁)及恆春鎮長龔新通(左前方蹲者),在恆春後壁湖就地討論地方事務。

今年是故總統經國先生逝世三十週年,大家在緬懷經國先生對台灣豐厚的貢獻時,是否有想到,三十年後,經國先生還能為他深愛的台灣做些什麼事情?有的,還是有的,這就是偉人偉大的地方。

蔡英文接掌政權後,以日系政治人物的仇恨觀點,一心假藉所謂「轉型正義」的旗號,遂行清算前朝的政治鬥爭,尤其是領導八年抗戰把日本人徹底打趴的蔣中正,更是日系意識形態的日本罪人。於是,擴大及利用二二八及白色恐怖等歷史積怨,展開「去蔣化」,一心想在台灣的歷史中醜化蔣經國的父親蔣中正,必欲去之而後快。

「去蔣化」最大的工程,就是處理矗立在總統府對面的中正紀念堂,中正紀念堂這座圖騰建築,如果不把它夷平,轉型正義就是白忙一場。可是,各方的意見不一,包括許多綠營政治人物,也都主張歷史的歸歷史,不要因為清算過往的歷史人物,給現在的人帶來困擾與撕裂。

最鮮明的例子就是民進黨連兩任的桃園市長鄭文燦,他就反對去蔣化。桃園有最多的兩蔣遺跡,包括慈湖與頭寮陵寢及兩蔣雕塑公園。如果鄭文燦有類似蔡英文的偏激立場,這位「紅衛兵」是可以徹底毀掉兩蔣在桃園的陵寢,或者迫使拆遷,但是,溫和的鄭文燦不但不「拆蔣」,還歡迎各地蔣公銅像送到桃園兩蔣公園,肯定兩蔣的歷史地位。

民進黨內現在兩個太陽之一的鄭太陽都這樣表態,「拆蔣」的戲碼怎麼玩下去?如果,台北的中正紀念堂以「文化大革命」翻天覆地的手法拆除龐然大物的紀念堂,會成為國家最大的恥辱與國際笑柄,而一線之隔的桃園卻扮演蔣中正的護靈大隊,這個在黨內就完全矛盾的立場與做法,如何「促進轉型正義」?

於是,承辦中正紀念堂案的文化部在年前確定不拆紀念堂,只是建物轉型,並擬出甲、乙兩案送行政院作為討論基礎。據傳,文化部的轉型方案,是轉成類似美國洛杉磯的「寬容博物館」。國民黨不分區立委柯志恩則認為,如果是要訴求「寬容」,那麼國民黨一直主張蔣中正「功過並陳」,不帶仇恨,訴求寬容。

然而,「功過並陳」還不足以讓綠營消火,應該是「兩蔣並陳」,才是根本之道。就像桃園經驗,事實上,是蔣經國保住蔣中正。歷史的輪迴與迴向讓人驚佩,兩蔣生前,蔣中正苦心孤詣歷經三、四十年栽培蔣經國,才給台灣提供了一位不世出的政治家,創造台灣盛世,沒有蔣中正何來蔣經國?兩蔣身後,當蔣中正面臨惡意的指控,甚至損及其歷史地位時,卻需兒子挺身而出,護衛父親的身後事,就讓這樣的邏輯來「促轉」中正紀念堂。

就算是「父債子償」好了,台灣人對蔣中正並無那麼大的仇恨,這是莫須有的政治營造,但是,台灣對蔣經國卻有太多的感念,這是萬眾一心,就把經國先生請進中正紀念堂,改為「兩蔣紀念堂」,這應該是台灣對兩蔣共識的最大公約數。【臺灣公論報 記者/王精誠】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