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0°
( 33° / 31° )
氣象
2019-07-11 | 臺灣公論報

台灣選民結構與選舉形勢之變遷

台灣選民結構與選舉形勢之變遷

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副教授兼研發長 郭冠廷

壹、前言

2018年11月24日台灣舉行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在直轄市中計有直轄市長、直轄市議員、里長、山地原住民區長及區民代表等選票;在臺灣省(11縣3市)及福建省(2縣) 中,則有縣市長、縣市議員、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村長和里長等選票。此外,另有10項全國性公民投票與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同時舉行。

此次選舉乃是蔡英文取得執政權後,台灣第一場的全國性選舉,被視為是蔡英文執政成績的期中考驗。開票結果在野黨大勝,而執政黨則慘敗。其中,中國國民黨的縣市長席次,由原本的6席,增加了9席,總席次為15席。而民主進步黨的縣市長席次,由原本的13席,減少了7席,總席次為6席。無黨籍的縣市長席次,則由原本的3席,減少了2席,總席次為1席。2018年台灣縣市長各政黨的當選席次如下表所示。

表一、2018年全國縣市長各政黨當選名額

政黨
當選名額

中國國民黨
15

民主進步黨
6

無黨籍及未經政黨推薦
1

教科文預算保障e聯盟
0

樹黨
0

民國黨
0

金門高粱黨
0

資料來源:中央選舉委員會

就2018年縣市長選舉的得票數而言,中國國民黨獲得6,102,876票,民主進步黨獲得4,897,730票,民國黨則獲得91,190票。

2018年的議員選舉,中國國民黨的得票數為5,000,893票,得票率為40.39%;民主進步黨的得票數為3,844,201票,得票率為31.05%;時代力量的得票數為308,371票,得票率為2.49%。在議員當選席次方面,中國國民黨當選席次為394席,民主進步黨當選席次為238席,無黨籍及未經政黨推薦之當選席次為234席,時代力量當選席次為16席,親民黨當選席次為8席,台灣團結聯盟當選席次為5席,無黨團結聯盟當選席次為席,當選席次為席,當選席次為席,當選席次為席,當選席次為5席,綠黨當選席次為3席,民國黨當選席次為3席,勞動黨當選席次為2席,新黨當選席次為2席,中華民族致公黨當選席次為1席,社會民主黨當選席次為1席。

結果與2014年的地方公職人員選舉結果,二者有高度的相似性,那就是民眾分別對於當時的執政者,都投下了不信任票,並使得藍綠的政治版圖發生了翻轉。

2014年的地方公職人員選舉,乃是台灣政治史上首次辦理「九合一選舉」。該次選舉,台灣的地方執政版圖發生大幅翻轉,馬英九所領導的中國國民黨遭遇空前挫敗,縣市長席次由15席驟降為6席,而在野的民主進步黨則由原本的6席擴大到13席。

然而2014年及2018年的台灣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其結果若只是視為藍綠政治版圖的變動及擺盪,顯然仍無法洞見中間選民崛起的本質。本文的目的,即在於針對中間選民崛起的現象及原因進行初步分析,期能在藍綠對決思惟之外,提供另一個觀察台灣選舉的新視角。

貳、台灣政治板塊的演變

台灣自施行民主選舉至今,其政治板塊的演變大致上可分為三個時期:1996年之前為一黨獨大時期;1997-2017年為藍綠輪替時期;2018年則開啟了中間選民時代。玆分述如下:

一、一黨獨大時期:1950-1996

1996年以前,台灣的政治選舉基本上均維持國民黨一黨獨大的格局。無論是縣市首長選舉、縣市議員、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村里長等選舉,其結果均為國民黨一黨獨大。

在1986年民主進步黨成立之前,大部分的非國民黨參選者,均以無黨無派或者黨外之名義參選,然而當選者比例並不高。直至1986年民主進步黨成立,台灣才逐漸步入兩黨政治。民主進步黨並在1986年底舉行的第一屆增額立委、國代選舉當中,取得23個席次,並從此逐步擴大其政治版圖。

在一黨獨大時期,黨外 (非國民黨) 政治人物的大本營,其實並非後來民眾所認知「綠大於藍」的農村地區,反而是一般認為「藍大於綠」的都會地區,尤其台北市乃是孕育黨外政治菁英的最主要基地。

舉例而言,台北市的首任及第二任民選市長,即分別於1951及1954年由無黨籍的吳三連以及高玉樹當選。其中高玉樹並於1964年再度獲選為台北市長。其後,國民黨將台北市升格為直轄市,取消市長民選,台北市才重回國民黨的政治版圖。

在地方民代方面,台北市也是孕育黨外及民主進步黨政治菁英的大本營。例如,康寧祥、黃信介、陳水扁、謝長廷等人,其政治生命的第一個舞台,均在台北市。

在此一時期的農村地區,除少數特例之外,反而是國民黨的鐵票區。此一時期雖然尚未發生藍綠對決現象,但若以藍綠的概念來觀察,台灣反而是南較藍,而北較綠,農村較藍而都市較綠,與1997年之後,南綠北藍的現象完全相反。

一黨獨大時期的標幟性選舉乃是1995年的總統大選。在此次選舉當中,李登輝獲得54.0%選票,而民進黨的彭明敏則僅獲得21.1%的選票。由於林洋港、陳履安也都屬於藍營,因此此次總統大選的藍綠之比,大致上為8比2。

表二、1996年總統選舉開票結果

總統候選人
副總統候選人
黨派
總得票數
得票率

李登輝
連戰
中國國民黨
5,813,699
54.0%

彭明敏
謝長廷
民主進步黨
2,274,586
21.1%

林洋港
郝柏村
無黨籍
1,603,790
14.9%

陳履安
王清峰
無黨籍
1,074,044
9.98%

二、藍綠輪替時期:1997-2017

台灣中央政權的藍綠輪替雖肇始於2000年總統大選,但1997年的縣市長選舉,其實已見其端倪。

1997年台灣的縣市長選舉(不含直轄市),在23個縣市長席次中,民主進步黨取得12個席次,中國國民黨取得8個席次,無黨籍參選者取得3個席次。民進黨大勝國民黨,藍綠版圖已發生巨烈的變化。

表三、1997年台灣縣市長選舉當選情形

縣/市
當選者(登記政黨)

臺北縣
蘇貞昌 (民主進步黨)

基隆市
李進勇 (民主進步黨)

宜蘭縣
劉守成 (民主進步黨 民主進步黨)

桃園縣
呂秀蓮(民主進步黨 民主進步黨)

新竹縣
林光華 (民主進步黨 民主進步黨)

新竹市
蔡仁堅 (民主進步黨 民主進步黨)

苗栗縣
傅學鵬 (無黨籍)

臺中縣
廖永來 (民主進步黨)

臺中市
張溫鷹 (民主進步黨)

彰化縣
阮剛猛(中國國民黨)

南投縣
彭百顯 (無黨籍)

雲林縣
蘇文雄 (中國國民黨)

嘉義縣
李雅景(中國國民黨)

嘉義市
張博雅 (無黨籍)

臺南縣
陳唐山(民主進步黨)

臺南市
張燦鍙 (民主進步黨)

高雄縣
余政憲(民主進步黨)

屏東縣
蘇嘉全 (民主進步黨)

臺東縣
陳建年(中國國民黨)

花蓮縣
王慶豐(中國國民黨)

澎湖縣
賴峰偉 (中國國民黨)

金門縣
陳水在(中國國民黨)

連江縣
劉立群 (中國國民黨)

在此次選舉中,可以觀察到一個現象,即藍營在中部及東部取得優勢,而北部及南部則由民進黨取得優勢。

2000年3月18日的中華民國總統大選,陳水扁以三成九三的得票率,險勝宋楚瑜三成六八的得票率,取得執政權。而國民黨候選人連戰則在「棄連保扁」、「棄連保宋」的雙向棄保效應下,只獲得二成三一的得票率。開票結果,在25個行政區中,宋楚瑜在15個縣市獲勝,包括北台灣的台北市、台北縣、桃園縣、基隆市、新竹市、新竹縣以及苗栗縣,中台灣的台中市、台中縣以及南投縣,東台灣的花蓮縣、台東縣,還有外島的澎湖縣、金門縣以及馬祖 (連江縣)。但在南台灣,宋楚瑜在各縣市的得票率則平均落後陳水扁高達20%以上。[1] 若進一步分析,則「棄保效應」在台灣的南、北地區也顯然造成截然不同的結果,在北台灣的「棄保效應」主要為「棄連保扁」,而在南台灣的「棄保效應」則主要為「棄連保宋」。[2]

2000年總統大選投票的前三日,也就是3月15日,中共總理朱鎔基發展措辭嚴厲的談話,對台灣選民進行文攻武嚇。事後發現,此一談話對選情的影響相當大,並且恰與中共官方的意圖相反。許多選民,尤其是南部的選民,由於反彈的心理,臨時改投北京最討厭的陳水扁。但在北部,朱鎔基效應恰巧相反,使保守的選民轉趨謹慎,大多改投給宋楚瑜。朱鎔基效應所導致的投票轉向,在台灣南部所引起的作用比在台灣北部所引起的作用大,尤其以中下階層為最。[3]

從這次大選的選民投票行為可以看出來,台灣南、北地區民眾的政治心理以及政治文化已有相當分歧的現象。[4] 根據2000年總統大選的計票結果,台灣北部地區除了宜蘭縣之外,宋楚瑜的得票率均名列第一;至於台灣南部地區 (彰化縣、雲林縣、嘉義縣、嘉義市、台南縣、台南市、高雄縣、高雄市、屏東縣),則清一色由陳水扁奪冠,並且平均領先宋楚瑜達20%,其差距可謂十分顯著。

但2000年的政黨輪替只是開端,自此之後,2008以及2016的總統選舉均發生了政黨輪替現象。然而2004年的總統大選,若非選前發生二顆子彈事件,一般相信連戰將會當選,亦即,第二次的政黨輪替將會提早4年發生。

自1997年開始,台灣發生了多次政治板塊的變動,除了藍綠基本盤的固化之外,實則中間選民的力量已明顯發揮了其作用。

三、開啟中間選民時代:2018年

如前所述,2018年11月24日台灣的九合一選舉,國民黨取得15個席次,大勝民進黨的6個席次。這其中最被台灣民眾關注的,乃是國民黨的韓國瑜翻轉了由民進黨長期執政的高雄市,以及無黨籍的柯文哲力戰藍綠二黨,最後獲得勝選。

2014年的台北市長選舉,在民進黨的禮讓之下,柯文哲獲得57.16%的得票率,而國民黨的連勝文只獲得40.82%的得票率。由於2002年的台北市長選舉,馬英九獲得6成4的票數連任成功,因此台北市一向被視為藍營的鐵票區。在這種鐵票區的思惟之下,2014年的台北市長選舉,國民黨原先並未意識到會有慘敗的可能。

2018的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提名姚文智參選,不再禮讓柯文哲。國民黨則提名丁守中參選。選舉結果,柯文哲獲得580,820票,41.05%得票率為;丁守中獲得577,566票,得票率為40.82%;姚文智獲得244,641票,得票率為17.29%。

從表面上來看,柯文哲所代表的「白色力量」,在台北市長選舉中,其得票率由2014年57.16%,下降到了2018年的41.05%。然而在2018年「柯綠分手」、「韓(國瑜)流來襲」以及基本盤回籠的情況下,柯文哲仍能戰勝二大黨,可見屬於「中間選民」的白色力量,在2018年的選舉中已確立其政治板塊,並將成為影響台灣未來選舉的關鍵性力量。

「中間選民」的力量,在2018年高雄市長的選舉中也展現了重大的影響力。以年輕人為主力的「韓粉」,推助韓國瑜打破高雄市為綠色基本盤的迷思,並也隨著韓國瑜的旋風,將大批國民黨的候選人推上縣市首長的寶座。

從以上的現象可以得知,2018年台灣確立了以「中間選民」為選戰勝負關鍵的形勢,並將深刻影響台灣未來民主選舉的態勢。

參、選民結構現況

台灣「中間選民」已成為選民結構中的最大板塊,此一現象並非台北市以及高雄市的單一現象,而是普及全國的現象。「中間選民」目前約占全體選民的40%-50%之間。根據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吳子嘉的推估,台灣「中間選民」約占總選民的近50%,至於藍綠選民加總,僅占總選民數的過半。也就是說,中間選民的板塊與藍綠板塊加總,二者大致相當。

另依據各項民調的統計,台灣中間選民的占比約為41.4%,泛藍選民約占總選民數的33.0%,而泛綠選民則約占總選民數的25.7%。台灣中間選民的占比41.4%,也與柯文哲此次台北市長選舉得票率41.05%,二者約略相當。

表四、2018政黨支持度民意調查彙整統計

台灣選民結構與選舉形勢之變遷

資料來源:無情真實的未來事件, https://tsjh301.blogspot.com/2017/11/2017-taiwan-voters-structure.html

由上表可知,台灣中間選民的數量十分可觀,未來無論任何政黨或候選人,若無法獲得中間選民的支持,都無當選的可能。儘管中間選民的投票率通常較低,但由於其人數眾多,未來政治人物對於中間選民的需求、意見必須予以正視,而且不易再有以意識形態操弄的可能。

肆、台灣選民結構變遷的原因

台灣的中間選民,最主要由年輕族群所構成。二十年來,台灣每年有10多萬人口死亡。舉例而言,2000年全國死亡人數為125,958人,2004年為135,092人,2008年為143,624人,2012年為154,251人,2016年為172,405人。至於首投族,每年亦增加二、三十萬人。也就是說每隔4年,就會有五、六十萬的老人死亡,同時增加100萬人以上的首投族。舉例來說,2016年總統、副總統選舉,據中選會統計,符合年滿20歲、初次投票的「首投族」人數高達129萬406人,被視為足以左右選情的關鍵族群。由於藍綠基本盤主要集中在老年人口,而中間選民主要集中在年輕人口,因此每隔4年,台灣的基本盤人口就會減少數十萬,而中間選民則為增加上百萬。因此,鞏固基本盤的思惟,隨著人口不斷地出生、死亡,就愈來愈不具有效用。

隨著人口結構的變化,台灣民眾的教育程度也隨著提高,因此藍、綠陣營的意識形態口號,愈來不愈不見容於民眾。厭惡藍、綠口號及邏輯的民眾,於是形成了龐大的中間選民。

年輕族群也是台灣社會感受經濟壓力最大的一個群體,他們收入較低、又有養育子女、房貸等壓力,「不務實」的藍綠口號,無法滿足其經濟上的需求。因此,「經濟選民」的人數也就愈來愈多。三中問題中的「中南部」、「中下階層」以及「中小企業」也就也為民眾更加關注的主題。

台灣的藍綠基本盤,最主要的成因之一,乃是族群與省籍問題。隨著青年人口的增加,社會上族群與省籍對立的意識已日益淡化。年輕人對於陳年的歷史事件,例如國共內戰、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戒嚴、美麗島事件等,漸漸無感。因此利用這些事件所形成的統、獨意識形態,逐漸不再受到人民的關注。

由於二十年來國民黨以及民進當的執政績效及品質,不為多數民眾所滿意,因此民眾經常以選票教訓執政者,因此發生不斷的中央及地方政權輪替。相當數量的選民不斷改變其投票支持對象,久而久之,就從原本有特定立場的基本盤,成為游離的中間選民。

此外,台灣的選民結構中大抵可分為深綠、淺綠、中間選民、淺藍、深藍等區塊。邏輯上說,深綠及深藍對於民進黨以及國民黨應該最為忠誠,他們應是基本盤中的磐石,但事實上並非如此。例如,深綠的建國黨以及深藍的新黨等,非但不是民進黨以及國民黨的忠誠支持者,甚至與原本所支持的政黨分庭抗禮,這也使得藍綠基本盤產生弔詭的現象。

未分離出去的深藍或深綠,也往往造成民進黨以及國民黨的困境。例如,2016年深藍推出洪秀柱為總統候選人,2018的公投,深綠等少數民進黨人士,推出東奧正名以及同性婚姻等議題,對於民進黨的選情也產生了負面的影響。這無疑的,也擴大了中間選民的規模。

伍、結論

藍綠對決、北藍南綠等觀念,多年來一直被視為台灣政治結構的常態。

然而根據本文的分析,台灣的藍綠分野,從來就是變動不居的。台灣曾經是北綠南藍,也曾經是中、東部藍,而北、南部綠,也的確曾經北藍南綠。但這都不是固定的狀態。

2018年的選舉,確立了台灣中間選民崛起的形勢,台灣未來的二大政黨,都必須正視中間選民的力量及訴求,否則將不斷遭受政權輪替的命運。

此外,在中間選民崛起的態勢之下,台灣未來是否有可能出現「白色力量」政黨,也是十分值得觀察的議題。

[1]郭正亮,《變天與挑戰》(台北:天下,2000),頁71-72。中國時報也報導,在南台灣,陳水扁大獲全勝,包括雲林縣、嘉義市、台南縣市在內的各縣市合計六十個鄉鎮市全面告捷,彰化縣、嘉義縣、高雄縣及屏東縣也壓倒性獲勝。陳重生,〈全國369鄉鎮市 扁營多數佔鰲頭〉,《中國時報》,2000年3月20日,政治新聞。

[2]中華民國第十任總統、副總統選舉結果為,民進黨提名的陳水扁、呂秀蓮獲得四百九十七萬七千七百卅七票,以得票率百分之卅九點三當選。其他各組候選人的得票數及得票率,依排名順序為:以公民連署參選的宋楚瑜、張昭雄獲得四百六十六萬四千九百三十二票,得票率百分之三十六點八四;國民黨提名的連戰、蕭萬長獲得二百九十二萬五千五百一十三票,得票率為百分之二十三點一;以公民連署參選的許信良、朱惠良獲得七萬九千四百二十九票,得票率為百分之零點六三;新黨提名的李敖、馮滬祥獲得一萬六千七百八十二票,得票率為百分之零點一三。參見夏珍、董孟郎、林晨柏,〈陳水扁當選中華民國第十任總統〉,《中國時報》,2000年3月19日,焦點新聞。

[3]郭正亮,《變天與挑戰》(台北:天下,2000),頁86-87。

[4]高雄師範大學羅文教授指出:「此次總統大選結果,明顯地將台灣拆成了二半,台中以北縣市(除了宜蘭縣)宋楚瑜選票均拔得頭籌,而彰化以南縣市(除了台東縣及澎湖縣)均是阿扁的天下,這說明目前台灣南北不同區域發展出民眾不同的文化及思考模式,阿扁的南部支持選民意識型態及思維模式,代表了台灣一股強勁的本土意識力量匯結。」參見〈中共文攻武嚇,選民反感〉,《中國時報》,2000年3月20日,地方新聞。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