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8° / 26° )
氣象
快訊

2019-08-18 | 臺灣公論報

中美貿易衝突不全然等於台商回流

「一帶一路」、「印太戰略」的國際地緣政治最前線,就是包括台灣海峽在內的「南海暨周邊區域」的中美競逐。台灣的執政當局從過去的「在大國之間維持戰略平衡」轉變而為「向川普一面倒」,也讓台灣承受向「臨戰邊緣」傾斜的高度軍事風險。

台海,在化解中美貿易衝突談判節奏頻密和一時停頓觀望之際,美國藉由武裝船艦通過南海、台灣海峽的「國際自由通行水域」,不僅頻繁且一次次提升艦船軍備實力層級、低調轉趨高調;國際媒體猜測,這或許是美國想要以此回應「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

但是,美國在朝鮮半島問題上仍然需要中國大陸的合作,雙方既聯合,又鬥爭,台灣卻在這中間的縫隙中勉力維持「持續耗損中的和平」,幾乎難以喘息。

台商,果若如華爾街日報五月初就預期的人民幣「破七」迫在眼前,人民幣走軟,對中國大陸的出口來說,中國大陸在美國的商品就越便宜,有利大陸台商的出口;但是,前提必須是中國大陸的台商的輸出產品是用美元報價,支付的成本主要是用在地的人民幣計價,可是加上報復性關稅之後的價格競爭優勢頓時消失,一來一去,禍福難料。新台幣方面,一旦中美貿易衝突若是全面開打,人民幣「貶幅」,新台幣當會「加倍奉還」,屆時很可能直接貶破心理防線的三十一元關卡?台商會否將在大陸以人民幣形式持有的資產不得不拋售而「外移」?蔡英文很樂觀地認為,中美貿易衝突勢將導致台商「鮭魚洄游」,用台灣製造取代中國製造。

然而,台灣真的是台商最好的台幣匯率、軍事風險等多重避險選擇?台商,在這一輪中美貿易大戰中面臨跟著美元走,抑或是跟著人民幣走,是一場「生死」抉擇;「一帶一路」、「印帶戰略」對台商都是機會與挑戰,是一重重的國際貿易的波濤起伏中的企業整體利益的評估再評估,而衡量的基準則是「台灣的安全情勢」和「新台幣匯率的避險實力」等幾個台商的核心利益。

在有限的台商面訪中得悉部分的答案是,中美長期相持的結果,中小型台商或將不得不切斷與母土台灣的政經聯繫,直接在地化成為「台灣人持股的中國民族企業」;大型跨國企業等級的台商或將切割企業,分散風險,一部分成為「美電中廠」的「美商」,一部分則參與「一帶一路」貿易戰略團隊,而台灣就是「賺錢寄回家養老」的「家」而已。

「台灣製造」的台商,縱使年年都達到五千億新台幣的回流規模?台灣的土地與就業人口也無法容納;除此之外,未來,以「政府組建的國家隊」的規模,敦睦兩岸與東南亞國家關係,廓清法令、稅務障礙,引領台商到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安全、低稅之其他「境外特區」,可以是一個有公權力做後盾的選擇,台商不應該是單打獨鬥的國際經濟孤雛。(蘇嘉宏/輔英科技大學教授)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