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5° / 23° )
氣象
2019-09-16 | 臺灣公論報

大陸男籃的致命球風──浮誇

大陸男籃的致命球風──浮誇

大陸隊球員易建聯(躍起者)在比賽中突破尼日隊球員奧科吉的防守上籃。(新華社記者潘昱龍攝)

中國大陸很難得主辦世界盃男籃賽,整個大陸同胞無不寄予厚望,希望能因為主場優勢打出好成績,奪得好名次,至少能取得下屆二○二○年東京奧運會男籃的門票。然而,隨著一場場不該輸的球卻扼腕輸了,最終以二勝三負的戰績作收,沒有達到低標取得東京奧運會「直通車」的資格,與預期的美夢有太大的落差。

如果有「國球」的說法,籃球應該算是大陸的「準國球」之一,從一九八四年洛杉磯奧運會以來,中國大陸男籃就未缺席過任何一屆奧運會,這次要以「外卡」打進東京奧運,強敵環伺之下,機會渺茫。面對這個讓人絕望的結果,強烈檢討「準國球」的聲浪,一波比一波更兇狠。

球場是最現實的場域,以成敗論英雄,更以輸贏在臧否實力,要檢討大陸男籃何以敗落至此,有太多原因與理由,諸如培訓、篩選、組訓、球員技術水準、體型優劣、教練的戰法素養、臨場調度等。但是,不可否認,大陸給籃球運動員幾乎是得天獨厚的條件,非常用心於這項「準國球」,尤其大陸的職籃組織CBA長年征戰,球員幾乎有與美國職籃相同「養兵千日」的訓練場域,客觀條件幾乎無可挑剔,剩下就是球員與國家代表隊主觀條修的整體素質。

撇開技術問題不談,大陸男籃最大的積弊,就是他的致命球風──浮誇。球員一旦心裡浮誇,就絕對打不好球,一「浮」,基本功就不紮實,而是虛有其表;一旦「浮」,球員與籃球的黏著度就不夠緊實。亞洲球隊中,韓國隊是最紮實而不浮誇的代表,七○年代的申東坡、八○年代許載的球技特色,就是不浮誇所帶來與籃球的黏著度──人球一體,雙手的每一吋皮膚都跟籃球的每一吋球皮緊密結合,不論運球、搶籃板、傳球、投籃都緊密黏著,因為黏著就比較不會掉球失誤,投籃時直到出手前一秒都還可以藉著緊密黏著度修正籃球的導向,而直接命中籃框。

旁觀大陸國手級球員的行止,打球與作戰心態比較像璀璨的「球星」而不像務實的「球員」,有一點點像是在球場「走秀」,很浮誇。

大陸男籃長期以來的浮誇球風究竟從何而來?不確定,但是,卻與大陸普遍存在的浮誇風氣相輝映。大陸浮誇的風氣以電視上的「達人秀」等競技節目的主持人及評審互動的誇張表演為極致,央視主持人的浮誇風格也不惶多讓,因此,帶起全國上下潛移默化的全面性模仿。

說來奇怪,就各單項運動而言,大陸的體操、跳水與乒乓球等項目的選手,基本功紮實而無浮誇的氣息。相對的,大陸一直希望能在國際體壇出人頭地的籃球與足球,卻始終無法突破瓶頸,一個十三億人口的大國,跟相對偏小的日、韓比起足球、籃球,未必討到便宜,癥結就在浮誇的球風,或許這也是中國大陸必須去正視面對整個社會的問題。【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