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3°
( 16° / )
氣象
2019-12-30 | 優傳媒

潮起香江》2019,警察治港元年

潮起香江》2019,警察治港元年

香港已成為警察國家,加上越來越多法官已經響應習近平和韓正的呼籲,一個三權合作的格局已隱而成形。這樣的香港,又如何可以繼續成為一個金融中心?2019年對香港已產生巨大的質變,作為解放軍B隊的警察攀上權力高峰,正好標誌著2019年這個質變。(圖/反送中文宣谷提供)

作者/鄭漢良

有人說過,北京每逢九之年,似乎必有嚴重事故。1959年達賴喇嘛出走西藏,以及為文化大革命埋下伏線的中共廬山會議;1969年中蘇邊境爆發珍寶島戰役,並為之後的中美交好繼而建交的外交鋪路;1979年所謂「教訓」越南的中越邊境戰爭;1989年的天安門民主運動遭到軍隊鎮壓,中共黨內亦乘亂進行肅清,垂簾聽政的中共一眾元老,權力達到史無前例的巔峰;但1999一整年相對的平靜,破了所謂逢九必凶之咒。但2009年幾乎是雙倍奉還。

2009年7月5日新疆烏魯木齊發生大規模的暴亂,經軍隊鎮壓之後事件才告結束,騷亂造成197人死亡,接近1800人受傷。事件之後對新疆乃至中國產生無可復轉的影響,北京對這個位於西端邊陲的維吾爾自治區加緊管治。

2016年中共將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調往新疆之後,世界最先進的監察儀器幾乎都搬到這個維吾爾自治區,當局甚至還用上DNA等生化科技將維族人的特徵編寫為面容識別的程式。至於當局將百萬計的維族關進官方形容為「職業訓練中心」的集中營,更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北京對處於邊陲「不聽話」的地區所採取的遏抑手段,已露出端倪。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今年1月21日在中央黨校對省部級主要領導發表演講,習特別提到要防範「灰犀牛」和「黑天鵝」兩種風險事件的發生。所謂「灰犀牛」是比喻大概率高風險事件,該類事件一般指問題很大、早有預兆,但是沒有得到足夠重視,從而導致嚴重後果的問題或事件;而所謂「黑天鵝」則比喻小概率高風險事件,主要指沒有預料到的突發事件或問題。習在演說中繼續指出,經濟發展面臨的國際環境和國內條件都在發生深刻而複雜的變化,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過程中不可避免會遇到一些困難和挑戰,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

正因習近平所提到的「灰犀牛」和「黑天鵝」都是圍繞著國家的經濟前景與展望,官媒之後的解讀自然也是圍繞著中國2019年的經濟問題,把焦點尤其放在中美一直陷入膠著的貿易談判。但包括習近平在內,又有誰可以料到,香港原來就是「灰犀牛」和「黑天鵝」。

2014年遭到政府鎮壓而似乎已平息的「雨傘革命」,誰會料到會在2019年上演一場來勢更為洶洶的延續版「反修例」運動?一個人人只想發財,人人都投入金錢遊戲的香港,又有誰可以料到竟然會成為一個爭取中國民主的最前線?被譏諷為「廢青」的香港青年不但熱血滿腔的投入這場民主之戰,很多還利用手上的選票把霸佔多年地區政務的保皇黨在區議會選舉中踢走,這個結果連北京也大感吃驚不已。香港不就是人人都說「灰犀牛」和「黑天鵝」嗎?只可惜人人只是光說,但把視線放在不對的地方。

2019年在香港所發生的動亂,在某種程度上對北京造成更大的震撼,對香港本身而言,更造成了一如新疆般的不可復轉的影響。不少香港人已開始明白,在北京褲袋裡面爭取民主,實屬癡心妄想,就算只想回到2019年6月之前的香港,恐怕也是一廂情願。

香港的一國兩制不像中共所謂的「自治區」,自治實為「(中)共治」,世人早已心中有數。自從達賴喇嘛倉皇出走西藏之後,自治區已名實俱亡,但香港的特別行政區總不能像自治區那般的豆腐渣,說沒就沒,因為香港是一個至今還是開放的國際都市,儘管其金融中心地位已經因為北京的「攬炒」而逐步褪色。一個開放的城市總不行關起門來機槍亂掃一通,一旦深圳開進香港的坦克滿城亂闖的照片上了全世界的頭版,恐怕也非北京樂見。

「攬炒」是香港人的詞彙,意思就像幾個人在一間珍貴的古董店內攬(抱)在一起(炒)扭打,管它什麼明代的花瓶或是什麼景泰藍,總之我要打贏你才停止。北京現在就把香港的警察當作它的解放軍B隊,與示威者「攬炒」一番,管它什麼金融中心,什麼行之有年的獨立司法,不擇手段也要「止暴制亂」。

從這個角度來看,香港早晚之殞落,絕對是2019年中國的大事,香港這支解放軍B隊從此之後成為北京遙控的槍桿子,警察在香港政壇上也躍升至一如泰國軍方對國家般的重要。所謂行政主導,其實離不開警察的支撐,所以貴為特首的林鄭月娥公開說:「我絕對不會出賣警隊」,所以當政務司司長張建宗稍為代表警隊向市民道歉,立刻招來警察員佐級協會會長林志偉公開駁斥,甚至還要跟這個政府第二把交椅的高官「勢不兩立」,嚇得張建宗連忙打躬作揖解釋道歉。

政府最高兩個官員尚且如此,其他部門還敢對解放軍B隊指指點點嗎?什麼是員佐級隊警員?它的英文名稱或可解釋更清楚:Junior Police Officers Assn,簡而言之,底層警察是也。底層警察為何膽敢叫板張建宗,因為他們知道他們的權力來源直接來自北京。他們每開一槍,每次狠揮警棍,都換來祖國14億人民陣陣的喝采聲,運氣好的,還可以上央視,接受北京領導「摸摸頭」。

香港警察也非常明白自己的角色日漸吃重,所以對規管他們行為的警察通例,完全視為一張廢紙,他們奉旨「執法」,不但可以以暴制暴,甚至還變本加厲,平良安暴,不少年輕人什麼也沒幹,卻無辜被打傷被逮捕,打著五星紅旗的撐警者,或代表警察執法的黑社會和福建幫肆意向示威者施暴,警察不但視而不見,有些甚至還獲得警察護送離開。

7.21元朗黑社會份子疑在警察默許下肆情任意暴打示威者和無辜市民,轟動全球。國際權威的《紐約時報》為了還原當晚發生經過,特別從不同消息來源重新按時程接駁了一段現場所拍下的視頻,經過多個專家審視之後上載《紐時》網頁。黑幫行兇,警察失蹤,全程活現眼前,無容警察抵賴。

《華盛頓郵報》最近也從不同的新聞來源將警察執法時的現場影片,交由多個有關國際專家小心仔細審核,結論就是香港警察暴力執法,百分之七十超越國際可容忍的水平。

其實數字也可說明一切,自從6月中旬以來,警察執法對付示威者一共抓了接近6000人,他們被控暴動法、非法集會、觸犯蒙面法、阻差辦公、襲警等罪名,但警察在7個月的行動中,沒有一個人違法被控。至於忽然間為何香港海面出現多具浮屍,又有多個少女控訴警察在禁錮她們期間遭到強暴,更有人指控有警察向被捕少年雞姦。但這些控訴在現今的體制下,都一直只在警察衙門內部滾存,從來沒有一個結果。

北京為了鞏固林鄭政權,將警察抬上神壇,但有所謂請「神」容易送「神」難。更值得關注者,卻是警民之間的關係,在2019年已種下難以消弭的敵意,在可見的將來,黑警的形象將一直陪伴著每一個警察。

中國大陸在經濟和軍事上越發強大,北京對本身政權的安全感卻反而是越來越缺乏信心。人無遠慮必有近憂,這本來是智者處世的態度,但一旦過分卻反而是草木皆兵,神經過敏。

北京一邊在香港「攬炒」,一邊告訴美國總統川普不要插手香港事務(習近平上週與川普電話對話的細節,可參考上週本欄拙作),足可反映北京至今仍然錯估香港的形勢,甚至還相信香港大半年的反政府運動是外國勢力挑動的鬼話。

香港今天已成為警察國家,加上越來越多法官已經響應習近平和韓正的呼籲,一個三權合作的格局已隱而成形。這樣的香港,又如何可以繼續成為一個金融中心?2019年對香港已產生巨大的質變,作為解放軍B隊的警察攀上權力高峰,正好標誌著2019年這個質變。

《財富》(Fortune)雜誌1995年6月12日的封面故事是《香港之死》,但香港不但沒死,回歸之後由於大把國企民企跑到香港上市,香港更多年來成為全球集資最大的市場,股市樓市在大陸資金大把大把的湧入下,屢闖高峰。《財富》雜誌的預言委實讓北京譏笑了一番。《財富》的預言恐怕沒錯,只是錯在預言得太早了。

註:如果還有讀者懷疑警察是否使用過度武力,請參考網上這段影片 https://t.co/MxeyRuIl1z?ssr=true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目前是香港電台節目客座主持人。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