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0°
( 23° / 17° )
氣象
2019-12-31 | 優傳媒

「富陽話中東」 中、俄聯手否決對敘「人道救援」 美軍勢力將從「中東」淡出 ?

「富陽話中東」 中、俄聯手否決對敘「人道救援」 美軍勢力將從「中東」淡出 ?

聯合國大會(圖/翻攝自聯合國官網)

作者/程富陽

12月在「中東」,除了各國的民眾抗議事件持續引發國際「矚目」外,一項在2014年就由聯合國通過的「2165號決議案」,即授權通過敘利亞與土耳其、約旦和伊拉克邊境的四個過境點(Bab al-Salam、Bab al-Hawa、Al Yarubiyah 、Al-Ramtha)可向敘利亞運送援助物資的「邊境點人道救援案」,竟於12月20日遭受中、俄聯合否決,頗讓部份國際人士感覺,是否美軍勢力將從「中東」淡出 ?

但只要深入探究其中因素,也許大家就不會感到「意外」。為何中俄在這個已經實施5年多,為數以百萬計敘利亞人提供救生援助的法案,卻突然遭中俄兩國「意志堅定」的在聯合國安理會投下「否決票」;其寧願甘冒不諱,不顧世人對其劃上殘害「人道救援」形象的後果,自有其實際政治的「考量」。

眾所皆知,自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以來,現已有近370萬敘利亞難民藉此管道逃到土耳其境內,為土國邊境帶來莫大的安全問題,讓土耳其早就對這條「肥了櫻桃,瘦了芭蕉」的邊境運輸路線心存不滿。只不過,美軍之前近萬兵力設置於此,土耳其只能「有苦說不出」,勉為其難配合美國,接受了這個「邊境點人道救援案」。

但美國隨著「IS伊斯蘭國」的瓦解,急著脫離這個耗費軍力資源的「錢坑」,除了象徵性的軍力留置,主要兵力已經陸續「打道回府」。而早想在中東「大展身手」的俄羅斯普丁,在支持敘利亞阿賽德政權之餘,亦思一舉拉攏土耳其這個在「博斯普魯斯海峽」及「達達尼爾海峽」,已達百年「坎制」其「黑海艦隊」的中東國家。

而中國大陸跟土耳其的關係更是密不可分。現任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在2014年膺選土耳其歷史首次總統直選的總統大位後,即選擇暫時放棄昔日與中共對新疆「東突厥獨立」的歧見,並於2012年進行了30年來,土耳其總理首次的中國訪問。

他支持中國大陸習近平「一帶一路」的構想,藉由「中亞高鐵」與古老的「絲綢之路」重合,取道吉爾吉斯、烏茲別克、土庫曼等中亞國家,再經過伊朗到土耳其,最後趨抵歐洲德國。這條打通東西「舊絲路」交通的任督二脈,使「中國崛起」這四個字眼,不再成為只是概念上的可能,而讓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大國皆心存「忌憚」。

因此,當俄羅斯和敘利亞政府軍自12月起,頻頻對敘利亞西北部伊德利卜省(Idlib)的轟炸,而引起總統艾爾多安公開喊話俄國這個軍事行動,已造成大批敘利亞難民逃竄到土耳其,將影響整個歐洲安全的警告;對此「聲明」,無論中俄都不能再選擇「漠視」。

因爲中共或俄羅斯都暸解,此刻在政治上優先重視土耳其的邊境問題,就是維護彼此「國安」的共同核心。事實上,這個彼此「互利」的局勢,將關係著爾後中、俄、土在中東地區「軍事聯盟」的進展。在美國主動撤出土敘兩國邊境之際,中、俄兩國既可「名正言順」接受美國可能暫時撤出中東在此區的勢力;土耳其亦可藉中、俄軍力,防範境內親美庫德族勢力的擴大,及防止敘利亞難民的大量湧入。

正因此等國際錯綜複雜的「競合關係」,我們在2019年,屢屢看到美、中、俄、土在中東「歧見」上的「分分合合」。而此次中俄在聯合國選擇性否決這條敘利亞「邊境點人道救援案」,只不過是在國際政治競逐中,一項必然的妥協與選擇而已。

至於此舉,是否將造成「庫德族」生存的危機?及對敘利亞難民援助形成困境?在此刻,只能視其必然淪為國際政治現實下的「交換工具」。如此看來,論敘利亞「邊境點人道救援案」在聯合國被中、俄聯合否決,說成是美軍勢力將從「中東」淡出 ,未免「言過其實」;只能說是中俄兩國,決定付點國際形象的代價對土國「示好」,以藉此攫取中東勢力「競逐賽」的一張門票罷了!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