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9°
( 21° / 18° )
氣象
快訊

2020-01-08 | 優傳媒

陽山縱論歐亞》從維謝格拉德看「維謝格拉德集團」

陽山縱論歐亞》從維謝格拉德看「維謝格拉德集團」

維謝格拉德是匈牙利的古城鎮,位於首都布達佩斯北部多瑙河岸。(圖/作者周陽山提供)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維謝格拉德(Visegrad)是匈牙利的古城鎮,位於首都布達佩斯北部多瑙河岸,由於地處多瑙河的河灣心臟地帶,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早在公元330年,古羅馬人在此修建了城牆和堡壘。 1308年,匈牙利國王曾將此地當成首都,可見其地位之險要。

1989年夏天,我從布達佩斯初來此地,在300多米高的山頂古堡邊俯瞰多瑙河,大河湯湯,不舍晝夜,著實令人驚嘆:這座戰略要地竟然如斯盛景!

29年之後,在2018年夏秋之交,我又一次來到維謝格拉德。原來傾頽的古堡已然修復,而老城此時此刻也已成為著名的景點。在親歷了三個世代中東歐的變革之後,面對「三十而立」的新歐洲,目視着多瑙河畔的夕陽西下,真有一種渡頭落日丶暮靄沈沈,歷盡滄桑丶恍如隔世之慨!

1335年,匈牙利國王卡洛伊一世邀請波希米亞(捷克)國王和波蘭國王,在這裡舉行了「維謝格拉德會議」,提出政治和貿易合作的倡議,建立了中古後期第一個中歐聯盟。

時隔600多年後, 1991年2月15日,剛剛開展巿場化改革與民主化轉型的匈牙利丶波蘭和捷克斯洛伐克等三國領導人,在維謝格拉德城堡舉行會議,決定取消與蘇聯主導的華沙公約和經濟互助會(Comecon)之間的密切合作,並建立起議會民主體制,向市場經濟過渡。

三國決定,將積極協調行動,交換市場轉型經驗,並朝加入歐洲共同體(即日後的歐盟)共同努力!三國商議,成立區域性合作組織,並根據會議所在的城堡,定名為「維謝格拉德集團」(Visegrad Group)。

陽山縱論歐亞》從維謝格拉德看「維謝格拉德集團」

1991年2月15日,匈牙利、波蘭和捷克斯洛伐克等三國領導人,在維謝格拉德城堡舉行會議。(圖/作者周陽山提供)

1992年12月底,捷克與斯洛伐克分手,變成兩個獨立的國家,該集團的成員國由三個變成四個。1992年12月21日,中歐自由貿易區成立;1999年5月起,匈丶波丶捷、斯四國政府領導人每年定期會晤一次。2004年5月1日,四國一同加入歐盟。2007年4月,四國國會領袖在捷克布拉格集會,決定進一步建立起「維謝格拉德集團」各國議會間的合作對話機制。

「維謝格拉德集團」在成立之初,主要是為了因應蘇東的劇變,並為加入歐盟做準備。但是由於東西歐之間經濟體制上的巨大差異以及政策立場上的分歧,各國希望透過此一機制,發揮共同協商與集體合作的功能,以期步調一致,增強話語權和談判實力。

2014年秋天,中東歐各地紛紛舉辦「後共廿五週年紀念」,自由民主(liberal democracy)體制也面臨了嚴峻的挑戰!匈牙利總理丶青年民主聯盟領導人歐爾班表示,在中東歐變天之前,人民普遍接受這樣的觀念:衰敗的中東歐各國應該接受運轉良好的西方模式,但現在才知道,原來西歐本身也是脆弱的!他強調匈牙利要發展另一種特別的、民族主義的民主。

歐爾班強調,應重視民族主義與基督教的價值,堅決反對外來移民。這也就是有別於「自由民主」的「不自由的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歐爾班特別稱讚美國總統川普強調基督教的價值,同時也反對外來移民。川普過去的首席戰略師班農則稱許歐爾班是「歐洲版的川普」,是一位「川普之前的川普」。

匈牙利的反對黨批判歐爾班,指責他拋棄了「構成歐洲靈魂的自由與民主」,企圖以「不自由的民主」取而代之。「不自由的民主」是自由民主的反義,指的是雖然已經有了民主選舉,但並未呈現法治丶人權保障丶民主問責丶分權制衡和經濟社會的自由化。簡言之,民主選舉雖然已經開始運作,但法治丶公民社會與自由化變革卻是嚴重不足。

匈牙利著名經濟學家科爾奈針對此一發展困境,指出中東歐國家在1980年代後期開展的民主化改革路徑,並不必然是一條不可逆的單行道,那些具有重要歷史意義的民主變革不是不可逆轉的;而逆轉之後出現的新形勢,也許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無法再回轉。

中東歐地區在經歷了市場化改革後,大量的民眾失去了工作的機會,失業成為常態;而收入差距和財富分配不均也逐步拉大,造成底層的民眾生活困苦,發橫財的人卻出手闊綽丶窮奢極侈!越來越多的人對資本主義深感不滿,甚至懷念起過去的社會主義舊時代。

其結果是,許多對改革的失望者、轉型的失敗者和落魄的貧困戶迅速接受民粹政治人物的煽動,反對金融機構和跨國公司,對民主體制也徹底失望。這也凸顯了新興民主國家面臨的民粹主義挑戰和國家治理危機。

除了匈牙利,過去經濟改革表現相當出色的波蘭,近年來的政治環境也變得激進而分裂。2015年10月,右翼民族主義政黨「法律與正義黨」贏得了國會多數席位,其競選訴求是要扭轉過去建立的「自由民主」秩序,而且很快就取得了對於媒體、司法體系和憲法法院的全面控制。該黨領袖卡欽斯基表示,他正在效仿匈牙利的「不自由民主」模式,領導一場文化反革命。這和當前台灣的政治轉型、價值解構與文化革命,何其類似!

2015年6月19日,「維謝格拉德集團」在斯洛伐克的首都布拉迪斯拉發舉行峰會,四國領袖一致反對歐盟有關攤派4萬中東及北非難民的建議。捷克總統澤曼表示,捷克與歐洲不應接納穆斯林移民;此一立場與德國總理梅克爾主張的人道主義收容政策,正是南轅北轍。

2018年2月25日晚,在布拉迪斯拉發附近的大馬察鎮,一位27歲的調查記者庫恰克和女友在家中中彈死亡,咸信此事與他揭發的該國政治人物(包括總理菲喬的助手和國安會秘書)與義大利黑手黨之間的醜聞有關。根據他的報導,多年來,歐盟對該國貧困地區的撥款已被非法盜用。

在斯國首都爆發25000人的群眾抗議行動後,文化部長和副總理兼內政部長雙雙被迫辭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也呼籲斯洛伐克當局,應徹底調查此一事件,並讓行凶者接受審判。從2004年加入歐盟以來,斯洛伐克的人民生活水準直線上升,但在新聞自由丶維護法治和反腐敗等方面,卻仍備受批評。

到底「自由民主」和「不自由民主」之間的真正區別在哪裏?歐爾班表示,自由民主價值強調的是開放社會丶自由主義和人權法治,並且繼承了1960年代以來在歐美盛行的民權運動(Civil Rights Movement)的主張,對少數族群丶同性戀丶異教徒丶世俗化與多元文化皆抱持寛容的立場;但是歐美本位的基督教價值觀,卻反對這樣的立場!

歐爾班和川普一樣,強烈主張本國利益丶民族至上、主張勝者全拿;而且反對司法獨立,拒斥外來移民,並積極挑戰那些支持全球化的精英份子。歐爾班是「中東歐向右轉」的代表性人物,他的反自由民主言論引起了全球的關注。在鄰近的波蘭丶捷克丶奧地利丶斯洛伐克丶義大利等國,這種「反自由民主」的言論和行動,以及拒斥人權與法治的新型民粹主義,正在快速勃興!

站在多瑙河畔,看著大河浩浩蕩蕩,淘盡了多少人世間的悲歡離合,但今後「維謝格拉德集團」將何去何從?是否會成為「不自由民主」的新堡壘?值得吾人正視與深思。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