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8°
( 20° / 18° )
氣象
2017-12-07 |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千禧世代更改彩妝市場規則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琪拉編譯

梅根洛克女士對於她上癮的症狀有點不大好意思,她很愛化妝。27歲的她每個月大概花三百美元買新的化妝品和保養品。她每個禮拜至少花三小時在Youtube看彩妝教學,學習新的化妝技巧,或是跟上最新的品牌。她每早花30分鐘化妝,用上至少15種化妝產品。

像洛克女士這種人是現在化妝品市場的主流。她們比上一代的人更願意花錢投資顏面,甚至比兩年前的自己多花了1.25倍的金錢在彩妝品上,每天至少用上六種化妝品。洛克女士最愛Ulta Beauty美妝店,她在那裏瞬間花了美金109元,添購妝前乳、粉底液、眼影盤。

在電商夾擊下,儘管實體零售業者挑戰重重,但是化妝品業的業績卻連年上漲,大家越來越需要遮瑕透光粉底、鮮紅的唇膏、閃亮的眼影。美國彩妝零售店Ulta Beauty、Sephora今年預計業績都預計再創新高。

這些品牌的成功代表一件事,千禧世代們因為每天花數個小時在社群媒體上,他們熱愛觀看Youtube,追蹤網路名人,他們重新更改了市場規則。化妝品公司於是不再撒錢在傳統的電視廣告上,它們更看重Youtube與Instgram。過去會花錢出國度假的美妝雜誌編輯,現在花更多時間尋找社群媒體上有上千萬人追蹤的網紅。過去品牌們要尋找模特兒或演員代言彩妝,現在他們要努力尋找有更深遠影響力的網紅。

此外還有很多舊產品,因為網紅的推薦而再次翻紅。像雅詩蘭黛在30年前就出產的粉持久完美持妝粉底(Double Wear foundation),今年的銷售量成長了10倍以上。有人說粉底液今年銷路特別好,原因是好的粉底液可以讓人在自拍時拍得很好看。

還有一些預算沒那麼高的化妝品品牌,藉著網路上名人的推薦而走紅。像一個印度的化妝品品牌Becca就因為與網路化妝品達人Jaclyn Hill合作一款稱為[Champagne Pop]的提亮粉餅,結果在短短20分內,它在網路上賣出了25000個。去年,雅詩蘭黛即以2億美元的價格買下了Becca。

另一個改變是品牌與網路紅人走得越來越近。網紅必須積極地爭取贊助者,推薦他們的產品(依據美國法律規定,若接受廠商付費推薦的產品必須做聲明。)但有時若網紅為了錢而推薦不好的產品,也會讓所有追隨者反感。

另外吸引網紅的還有廠商招待。每年,贊助商都會贊助網紅們出國度假,代價就是他們得在社群媒體上推薦公司的產品。對品牌來說,它們也有風險,因為有時他們無法控制網紅們在網路上的言論。24歲的彩妝布洛克沙瑪洛說他跟大概20個品牌都有合作關係,他經常收受彩妝品牌免費試用的產品,每個品牌都希望得到他正面的評價,但他說其實不可能,多少都會有他覺得用起來很糟糕的東西。

但是科技日新月異,千禧世代的口味與喜好每天都在變化。無論如何,五年前沒有人知道Instagram,但現在Instagram可能是彩妝品牌必爭之地,五年以後,可能又會換到另一個地方了。

參考資料:

millennials-cosmetics-boom.

Related Posts:

中國富裕退休族投資海外房產

千禧世代準備退休,永不嫌晚

能發電的窗戶

Andela-連通全世界人才的管道

69歲名模梅耶莫斯克(Maye Musk)

如果面對航班被臨時取消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房產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