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2°
( 23° / 22° )
氣象
快訊

2019-09-16 | 台灣數位匯流網

「公媒法」救華視?

「公媒法」救華視?

文/鄭自隆

九月華視董事會談到巨額虧損問題,一位被提名但未通過續任審查的「社運」董事侈言只要「公媒法」(公共媒體法)通過,華視有政府補助,一切問題都沒有了。當場就被科技大老與財會背景的2位董事打臉,哪有經營不下去不思解決之道,就賴給政府的道理。

有政務官歷練的陳郁秀董事長也說,法案明年要通過沒這麼簡單,這也顯示此董事昧於政治現實,公媒法要在明年通過,不但民進黨內要有列為優先法案的共識,更重要的是民進黨要掌握國會過半席次,但明年1/11的選舉有這麼樂觀嗎,與其他法案比起來此案有這麼急迫嗎,以本位主義思考,矇起眼睛樂觀的往想像中的「理想」或「位子」衝,這就是當代的「社運精神」,民進黨去年選舉就被這樣的社運人士玩掛的。

經營電視台當然不能只想靠政府補助,賠錢了就丟給政府,那隨便到街上拉路人甲路人乙來組董事會就可以了,也不用那麼麻煩要通過3/4的審查。

進步或文明的國家當然應該要有公共電視,但可不是把公共電視搞大才是文明或進步,不算客家台與華視,台灣公視已有3個直屬頻道:13主頻、公視3台與台語頻道,夠了,公視的精神不是要當老大,凌駕其他商業電視台,商業電視台服務的大眾(mass),公視服務的對象是商業電視台無法照顧到的族群,是有個別需求的多元但少數的公眾(public),二者的TA不同,公視不需要變巨獸。

也因為TA不同,因此不能商業電視台的收視率去苛責公視,公視絕大部分是好節目,但收視率亮眼的一年只有那麼1、2檔戲劇節目,為什麼?這表示商業電視台是提供「民眾想看的」,公視給的是「民眾應該看的」,舉個比方,商業電視台是出版通俗小說與漫畫,公視是出版唐詩宋詞;唐詩宋詞當然應該讀,但總不能要求每人每天每小時都要讀它吧,因此要把華視弄成另一個公視,靠政府給錢是不對的。

華視納入公廣集團後年年走下坡,現在收視率是4家無線電視台之末,但「叫好不叫座」的公視收視率卻只有華視的一半,2018全年25至49歲觀眾平均收視率,華視0.16、公視0.08,4歲以上觀眾平均收視率,華視0.20、公視0.11;今年7月1日至9月15日,25至49歲觀眾平均收視率華視0.14、公視0.09;4歲以上觀眾平均收視率,華視0.18、公視0.12。華視今年虧損可能達3億元,這是扣除房地產租賃收入後的數字,房地產租賃收入每年約有3億元,換言之華視若無祖產可出租,每年虧損會達6億元,多麼可怕的數字,想想看若公視也要賣廣告自負盈虧,又會是怎麼樣?

公視收視率只有華視一半,員工又比華視多百餘人,當市場價值折半,開銷又多,公視若自負盈虧每年應會虧12或13億元左右。因此每次在公視或華視董事會,聽到董事盛讚公視節目好得獎連連、華視節目爛虧損不堪,我總會替華視叫屈,立足點不同如何評比,2個孩子,大兒子要打工賺自己的學費,每天累兮兮髒兮兮功課自然不會好,小兒子學費父母給,雖然功課也不怎麼樣,但每天乾乾淨淨的,還會吟唐詩宋詞給爸媽聽,父母自然偏心喜歡。

2006年的公共化讓同樣是政府電視台的台視、華視走向不同的命運,華視因資產多被公視相中「強娶」,懷璧其罪,當年我擔任華視董事,兼併過程知之甚詳;台視只有一棟樓,就被拍賣了。但現在台視商業化後經營好好的,收視率不錯也有盈餘,原因呢?理由很簡單,自2006年以來只有一位董事長,負責經營的是不會3年一換的專業菁英團隊。

台視有老闆,所以可以經營下去,華視沒有老闆,又被外行董事叫東叫西,所以玩殘了,請華視12月要成立新的董事會,務必慎選治理團隊,拋開「社運」思維,以專業、務實的態度來經營,以後即使大公廣成立,華視也要具備機敏的商業性格,否則大公廣底下的4個機構:公視、華視、央廣、中央社,通通變成吃錢的怪獸還得了。

文化部期待的「台灣OTT國家隊」,在大公廣系統中只有華視有商業執照有商業經營經驗,應該負起這個責任,但要當OTT國家隊領頭羊,可得有領頭羊的樣子,賠錢束手無策賴給政府,商業電視台誰還敢跟在華視後面?

圖片來源:TDC NEWS翻拍重製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公視董事候選人名單公佈,華視怎麼辦?
公視董事不能獨立行使職權?

【讀者投書】

台灣數位匯流網歡迎各界踴躍發聲,來稿請寄至tdcpress.com@gmail.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職業與簡介。本網有權決定是否刊登及刪修之權利,本網不支付稿酬,且文責自負。

【請標明原文出處與原始連結方可轉載】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科技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