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29° / 28° )
氣象
2019-08-12 | 台灣好報

香港遭遇“經濟海嘯”前景堪憂

趙國材(政治大學外交學系、國防大學法律學系兼任教授)

香港正處在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最嚴重的管治危機,民眾連續多個週末在街頭進行示威遊行抗議,議題從反對香港政府修訂逃犯條例,逐漸演變為質疑警隊濫權、抗議中央對香港加強控制和對香港政府高層管治認受性的懷疑。

6月初爆發的“反送中” 的暴力政治抗爭運動中,示威者指控警方濫權濫暴,要求港府,包括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的議案,設立獨立委員會徹查警民衝突,以及特首林鄭月娥辭職等。

6月15日發生暴力政治抗爭運動之後,香港特區政府宣佈暫緩修訂《逃犯條例》。

香港這些少數激進分子實施的暴力政治抗爭運動,挑戰了“一國兩制”的底線,部分示威演變成暴力衝突,包括衝擊政府總部、闖入立法會、圍堵員警總部,以及塗汙中央駐港機構中聯辦裡的國徽等。如果暴力政治抗爭運動繼續下去,香港可能面對的最大的經濟危機。

香港街頭繼續不斷出現暴力和破壞現象,致使警民衝突變成肉搏戰。香港警方,在暴力政治抗爭運動中並以武力驅散示威者,在衝突中向示威者施放了催淚彈和發射橡膠和布袋子彈。僅 8月 7日,警方共發射催淚瓦斯彈就多達800枚,而過去兩個月總共發射的也不過1,000枚。總共拘捕了628人。

香港連續多周發生示威及不同規模暴力衝突之際,暴力政治抗爭運動不時令香港部分區域陷入癱瘓,令立法會和一些政府部門運作陷於停滯。現在雖然香港政府已承諾條例“已死”,仍然未能有效扼制有組織的暴力政治抗爭風潮。但香港的抗議行動至今逐漸有平息的跡象。

返聘退休警務處副處長

香港暴亂抗議,在北京“止暴制亂”、“穩控情勢”、 “恢復秩序” 的攻勢下,香港特區警方召回前高官幫助處置“反送中”危機。

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張曉明公開傳達北京決策,稱“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壓倒一切的任務”,“挺香港特首、挺警隊是當前穩定香港局勢的關鍵”。

中國政府公開表態支持香港警隊對付反對《逃犯條例》修正案示威後,香港特區政府宣佈返聘退休警務處副處長劉業成“處理大型公眾活動”。

劉業成曾主持香港警隊處理多場大型示威之部署。他於1984年加入當時之皇家香港員警為督察,主要從事刑事偵查工作;1994年起調任不同部門,包括訓練部、員警公共關係科與多個警區;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於2000年至2003年間被借調香港機場管理局,督辦香港國際機場之航空保安服務;2010年獲晉升為助理警務處長;2013年晉升為高級助理警務處長;2016年10月起出任警務處副處長(行動);2018年11月達香港紀律部隊退休年齡57歲,原定於11月完成退休,正式離職;退休前休假。

劉業成曾主持處理2014年雨傘運動與2016年旺角衝突,香港民主派政團曾批評任命其擔任副警務處長為加深民怨之舉。

特區政府2019年8月9日宣佈任命其擔任“警務處副處長(特別職務)”,並明確屬於“編外職位”,職責還包括協助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策劃中共建政70周年慶祝活動等多項大型行動。

按照香港《基本法》,作為香港警方最高指揮官,警務處處長由行政長官提名中國中央政府任命,且必須由持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證,在外國無居留權之中國公民擔任。警務處副處長則不適用於此條文。

香港美國商會的調查

據香港美國商會(Am Cham)的問卷調查顯示,持續示威與政治危機令國際公司對香港的短期前景感到悲觀。

香港美國商會7月29日發表的一份對商會成員進行問卷調查顯示,隨著香港街頭的暴力衝突升級和政治陷入僵局,加深外國企業擔憂,香港正在變成一個風險更高的地方。

美國商會指,該機構在香港代表超過1, 200個成員,問卷於7月23日至25日午夜進行,收到約12%的成員的回應。

在回應問卷調查的成員當中,有38.3%認為香港近期的政治抗議令香港短期前景悲觀,但相信這座城市在之後會重整旗鼓;33.3%的成員則認為香港的長遠前景已經受到不可修復的破壞;只有7.1%的回應者對香港的感覺與過去一樣。

商會報告發表當天,正值中國國務院港澳辦首次就香港局勢召開新聞發佈會之,當天香港股市開市亦應聲下跌331點。

商會敦促香港政府立即採取措施和實質行動,處理近日示威的根源問題,重拾外界對亞洲國際金融中心的信心。

需要處理抗議的深層原因

香港是中國的經濟門戶,也是中國大陸的第一大交易夥伴和中國公司上市融資的首選地。

香港實行法治,有獨立完善的司法系統、金融系統,以及世界水準服務系統等,在吸引外資方面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香港暴亂抗議,曠日持久,已經開始打亂當地正常經濟民生的節奏。儘管香港經濟總量絕對值在中國經濟中所占比例逐年下降,但是在外貿和金融方面,香港目前還是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依2017/18年度的官方資料,在中國大陸全年所獲得的1250億美元的外商直接投資(FDI)中,990億通過香港流入,占總外商投資額的80%。

香港特別是在中美貿易戰的大背景下,香港目前還仍舊享有獨立關稅區的地位,未被美國列於征加關稅的地區,使得很多中國商品可以從這裡轉口。很多海外禁運的高科技產品也從這裡進口到中國大陸。

「香港面臨回歸以來最嚴峻局面。」這是中國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和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在最近一次香港局勢座談會上對現狀的評估。

過去連續數周的暴力行為升級,抗議示威和街頭衝突,已經開始觸及香港實體經濟。在幾乎不間斷的抗議示威活動中,占香港經濟約20%的旅遊業和零售業眼下首當其衝。有損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聲譽和中小企業的營運,亦影響普羅大眾安全和生計。有必要研究的措施“撐企業、保就業”,重點在為中小企業減輕經營開支負擔,並提供資金周轉上的協助。

示威持續將會對香港經濟造成影響。預料未來仍將有持續的示威行動,香港經濟狀況進入衰退期,多個國家向香港發出旅遊警示,訪港旅客數字下降,各行業開始面對生意下跌,估計部分行業生意跌幅達20%至50%,不排除未來會出現裁員潮。

有行業代表說,餐飲業由上月至今,生意同比下跌19%,旅遊區情況更嚴重,在衝突示威較少的地方,跌幅亦達到12%。亦有代表稱,銷售額錄得雙位數跌幅,擔心暴力事件持續會衝擊香港經濟。有美容業界代表聲稱,有些日子完全沒有生意,擔心未來經營困難。

港府已把年度經濟增長預期從3.5%調低至2-3%。一些投行和顧問公司甚至悲觀的認為,香港年度經濟增長可能會低於1%。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資料顯示,英國1997年把香港主權移交中國時,香港國內生產總值(GDP) 相當於大陸GDP的18%。如今,這個比例已降至2.7%。

香港美國商會會長塔拉.約瑟夫(Tara Joseph)7月29日在聲明中說,過去一周,我們接受問卷的成員當中絕大多數都表示,政府需要處理抗議的深層原因,而不僅從短期法律和秩序的層面上遮蓋社會不穩的表面裂痕。

搞亂香港的緣由

第一、修訂《逃犯條例》妨礙西方人士在香港的情報活動

長期以來,香港因特殊的地位和位置,成為西方情報機構活動最為活躍的地區,是美國在亞太地區對華情報中最重要的活動基地。

美國駐港總領館的工作人員數量長期維持在千人的規模,並且該領館並不直屬美國駐華大使館,而是直屬美國國務院。這其中有多少人是外交人員,又有多少人是以外交官或其他身份作為掩護的情報人員?

美國為自身利益,無視國際法和國際關係的基本準則,通過各種方式干涉別國內政,甚至策劃“顏色革命”以實現政權更迭,這樣的把戲已經屢見不鮮。

保護美、英、加、澳大利亞、紐西蘭五眼情報機關及其細作和北約情報機關及其細作運作活動的,從而妨礙接受香港、澳門、臺灣和中國大陸的司法機關行使管轄權,確保其人身安全無憂慮。

第二、放任“外國勢力介入”,插手香港特區事務更便利

香港的政治抗爭運動是受“外國勢力介入”的港獨分離運動。“外國勢力” 包括美國政府、中央情報局(CIA)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香港美國中心、英國情報機關鉤結港獨、台獨、反中亂港分子等外部勢力,慣常借「自由」、「民主」和「人權」為名進行滲透,企圖破壞香港安寧和法治,干預香港的和平、繁榮與發展。

前特首董建華公開批評香港的政治抗爭運動,稱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風波與臺灣和美國等外部勢力有關。他發言呼籲港人“絕對不能被他人利用。”

依國際法,國家之間主權平等,香港是中國的城市,香港問題屬於中國內政,應由中國自行管理。根據《聯合國憲章》第2條第7款規定,任何外部勢力都無權干涉中國內政。

第三、人民幣“破七”,把中國標籤為 “匯率操縱國”

香港是發行人民幣的離岸中心。港幣和美元掛鉤,在美中貿易戰重開,美國降息,又有三國跟隨降息,川普擬使中國在失去成千上萬的企業,令人民幣進入陷阱四面八方受困,再利用人民幣“破七” 為理由,反指中國操縱匯率,使美國把中國標籤為 “匯率操縱國”,讓中美貿易戰,戰端重啟,從貿易戰而科技戰,從科技戰而貨幣戰,並且從局部而全面性升級。華府以為資助香港騷亂便可促使資金大幅度流向美國,香港必須保護家庭財富,促進人民幣國際化。

第四、取代香港作為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

驟然緊張,局勢惡化,香港作為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可能被新加坡等城市取代,大量國際企業也很可能選擇離開香港,不排除搬到上海、海南或亞洲其他城市,新加坡可能成為最大受益者。

第五、讓美國受惠而變得更加強大

在中美貿易戰背景之下,持續性的、日益升級的、有組織策劃的大規模暴力政治抗爭與衝突,及不定時不定點的破壞行為,以便套取錢財為目的,劫貧拯富令香港社會財富流失,讓美國受惠而變得更加強大。

結語:

過去兩個多月來,發生在香港的大規模暴力政治抗爭活動,很大的經濟海嘯已經出現,這次經濟影響比過往沙士和金融風暴所需復原時間更加漫長。

香港示威者被指以香港經濟做賭注,先前曾發起大規模不合作運動和罷工、罷課、罷市,擬癱瘓城市鐵路運輸。

大批示威者從8月 9日起至11日在機場集會三日,希望向訪港旅客講解香港現況。機場方面則要求:只准許持有24小時內有效機票者或員工證者進入離境大堂,除此以外,一律不准。

香港的暴力政治抗爭活動升級和暴力化,違反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核心價值,繼續下去會摧毀香港法治基礎、繁榮穩定基石,當前要捍衛國家主權,止暴制亂,譴責不尊重“一國兩制”的非法暴力行為。

反攻號角吹響,香港人不再忍耐,希望港府能夠儘早截斷外國勢力介入或資助分離主義的黑手。

不少香港外國籍洋法官存心不良,不再公正,近日情況益加嚴峻。日前被逮捕的一個港獨頭目,系一群暴力罪犯分子的領導,被控以「非法藏匿攻擊性武器」罪名起訴。洋法官故意重罪輕判,將其裁定:無罪釋放。這些洋法官歪曲正義, 背叛公道,毀損司法正義,聲望下跌,負面影響巨大深遠,須要立刻根治。

依國際法,國家之間主權平等,中國香港是中國的城市,香港問題屬於中國內政,應由中國自行管理。根據《聯合國憲章》第2條第7款規定,任何外部勢力都無權干涉中國內政。

任何外力黑手都不准在香港生事,否則,與中國搏鬥,即是象徵死亡。

(圖片來自網絡)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